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已经永远都不会原谅你了
    乔弈森一开始虽然就已经预想过安茜可能正在因为药物和病痛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但是当她把帽子摘下来的时候,乔弈森还是惊了。

    距离上次两个人见面也就是只有短短的三天而已,安茜的发量大幅度减少,她原本是正常人的发量,可是现在她的头发被小小的皮筋束着,竟然还没有一个小手指粗。

    安茜看到乔弈森的脸色,有些委屈:“吓到你了。”

    ,没有什么比眼睁睁的个看着一个人死亡更让人触目惊心。

    三个月。

    在安伯勋第一次提起的时候,乔弈森心里没有很大的感觉,但是当那个时间一次次的逼近,乔弈森才知道这原来是一件这么残酷的事情。

    安茜抓住帽子往头上扣:“我今天梳头发的时候,就看到地上有很多的头发,我也不知道最近到底是怎么了。是因为我有了小宝宝了么?”

    乔弈森听到这个“小宝宝”的时候,觉得无比的刺耳。就这么一个丑陋又险恶的肉瘤,在安茜看来还是一个美好的存在。

    安茜的世界一点也不美好,她的美好都是人们用善意的谎言编出的一个环境罢了。

    “对。”

    乔弈森笑了:“没有关系的,我以前的时候就觉得喜欢短头发的女孩,你知道的,我不在乎那些的。”

    “你无论怎么样,都很漂亮。”

    只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去拆穿这个谎言,谁也不愿意。

    安茜说:“真的么?那就太好了,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会很丑的,既然听到奕森哥哥都这样说我就放心了。”

    “不过生小宝宝实在是太难受了,我每天晚上都痛的睡不着觉,总想着还不如死了才好,只要呼吸就是痛的。”

    乔弈森忍住心头的难受,他说:“没事,等到小宝宝长大出声就好了。”

    “你知道了么?茜茜,这都是上天给人的磨砺。”乔弈森说:“以后你一定会心想事成的。”

    安茜听完这些话高兴地像个孩子,下午的时候,安伯勋还要带着安茜去检查,乔弈森跟着一起去了。

    一开始的时候,乔弈森只是吧安茜当成了个普通的熟人,但是在接触中他发现自己好像越来越在乎她,甚至是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妹妹。

    医生看到安茜头发掉落的程度都表示震惊,因为按理说不应该有这样大的药效,最后她们一致认为,安茜的身体可能连一般的化疗药物都不能够承受。

    在她难受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给她服用止疼片了。

    乔弈森知道医生话里的意思。

    安茜不用治疗了,只要等死就好了。

    安伯勋没有说什么,从医院里走出来的时候都极为平静,他们一起把安茜送回了家,乔弈森走出安家大门的时候。

    安伯勋忽然之间跪在了乔弈森的面前。

    乔弈森一时间慌了神,他连忙去扶安伯勋:“伯父,您这是干什么?你不要这样,有什么话好好说。”

    安伯勋跪在地上不肯起来:“奕森,我也没有求过你什么,但是这次我希望你真的能够帮我一把。”

    “茜茜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医生说她还有三个月的时间,但是……谁都不知道茜茜还能够撑到什么时候,你就满足她这辈子最大的一个心愿吧,你就装个样子娶了她吧。”

    “你就让她看到什么是婚姻,什么是誓言,让她有机会能够穿得上一次婚纱。”

    “我求求你了。”

    要是之前的乔弈森肯定会直接反驳的,但是他在今天看到了安茜的头发,看到医生的态度,再看到痛不欲生的安伯勋。

    他犹豫了。

    他扶起安伯勋说道:“安伯父我能够理解您的心情,您先起来,我再细细想想再给你回复好么?”

    安伯勋听到乔弈森的话,知道他也是稍微有了点回环的余地,他起了身说道:“奕森,茜茜这辈子没有见过太多东西了,最后的时间,我想让她快乐一点。”

    乔弈森说:“我都明白。”

    乔弈森有些魂不守舍的回到了乔家,他回到房间,坐在阮小溪的身边。

    乔弈森说:“小溪,如果我因为同情别人做了错事,不会不会原谅我?”

    阮小溪看了他一眼,说:“我已经永远都不会原谅你了。”

    晚上,乔弈森和阮小溪久违的温存。

    两个人都像是拥有着对方最后一次的那样纠缠,阮小溪抱着乔弈森,忽然就落下眼泪来,她在心里说:“再见了,乔弈森。”

    第二天,乔弈森一大早就出了门。

    阮小溪知道,现在离开并不是最合适的时间,因为距离安家来过太近了,可是她现在已经完全等不下去了。

    她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到解慕,每耽搁一分一秒,找到他的机会就越小。

    她拿出了那把钥匙,尝试的塞进了钥匙孔里,她胡乱的转了两下,只听到“咔吧”一声,手上的锁链打开了。

    可是阮小溪没有时间用来开心,她看了眼屋子里的一切,她忽然觉得好像今天之后,她就不会再回来了一样。

    她在桌子上找到了笔,写道:

    乔弈森,我走了。

    我不爱你了。永别。

    只是几个字而已,阮小溪几乎是用尽了自己全部的力气去写的,因为阮小溪知道要是做的不够决绝,乔弈森是绝对不可能放弃她,然后和其他的那人结婚。

    哪怕是这个人足够可怜,能够激的起任何一个人的同情。

    阮小溪写完之后,直接这张纸压在了桌子上。

    她几乎能够想到乔弈森在看到这张纸之后脸上的表情该是多么的愤怒。

    她换了身衣裳,先去婴儿房看了自己的孩子,点点现在还在治疗,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阮小溪这次没有带走几个孩子,乔弈森能够给他们的是她给不了的。

    阮小溪从后门偷偷的溜了出去,再次呼吸到外面的空气,阮小溪感觉整个人像是重生了一样,她已经不是以前的阮小溪了。

    她现在要学会放下乔弈森,理智的思考两个人的感情。

    阮小溪走在路上,看着熟悉的风景,却看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