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一定很喜欢你吧
    阮小溪是真的不想看,外面越是美好,她就越是想要离开,她几乎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想法和情绪。

    尤其是现在,那个男人已经答应三天之后会带着自己离开,她现在要做的应该就是让乔弈森……讨厌她。

    乔弈森听到阮小溪的声音,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还是松了手。

    “小溪,你今天是怎么了?”

    阮小溪看着乔弈森:“没事,我只是忽然之间觉得你实在是太恶心了。”

    “对了,你看今天来的那个女孩,既然你已经答应他的父亲要好好照顾她,那就说明她一定很喜欢你吧。”

    乔弈森一时间说不出话。

    阮小溪继续开口:“既然是这样的话,你不如就直接娶了她吧,正好抱回房间里照顾。”

    阮小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来这些话的,她竟然真的说出口了。

    乔弈森愣愣的看着阮小溪:“你知道你再说什么么?”

    阮小溪笑了,像是一株罂粟花样的鬼魅:“我当然知道,我现在十分的厌恶你吗,只要能够有机会把你推出去,我实在是太高兴了。”

    乔弈森心中像是被刀子狠狠的刮了一下:“小溪,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

    “好了,我今天有些累了,我不想说这些了。”

    阮小溪咬了自己的嘴唇:“可是我还没有说够。”

    她不能够妥协,她要离开这禁锢。必须要离开。

    “你不是说我和解慕接吻了么?”阮小溪继续说着刺激乔弈森的话:“其实你想不到的事情太多了,我们已经做过了,你知道么?”

    乔弈森回头恶狠狠的看着阮小溪:“你闭嘴!”

    阮小溪却继续说着:“我不单单是解慕有什么,我和祁哲耀也有关系,乔弈森你不知道吧,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头上有多么的绿。”

    乔弈森双目通红,他不想听阮小溪接下来还想说什么,只是径直的往外走。

    “乔弈森我就是一个这样的人,也就只有你把我当成一个宝贝一样的关押着,你知道你自己多么的可笑么?”

    乔弈森虽然知道这很有可能是阮小溪在刺激他,但是乔弈森还是没有办法不在意,他忽然时间想起来那天阮小溪和解慕接吻的样子,他的胃一阵阵疯了一样的绞痛。

    他想吐。

    乔弈森呕出了中午吃的所有的饭,还呕出了血。

    乔弈森看着一池的鲜红,他忽然觉得自己就这样死了也挺好,他带着阮小溪一起从这生活中消失,应该也就没有那么多的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也不会有别人干预。

    但是这样的想法只是子大脑中稍微的转了转,乔弈森就想起了他的孩子们,人有的时候真的不能够活的自私。

    他忽然时间想起来那天自己对安茜说的话:“人活着很多时候都不是为了自己。”

    乔弈森在书房待了一个下午,晚上的时候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没有和阮小溪说话,却听到阮小溪说:“你还真的是心胸宽广,这些你都不会在意么?”

    乔弈森闭上眼睛,再睁开的时候已经是满脸的忍耐:“小溪,你真的不用再诋毁自己来试探我了,我不会放开你的。”

    三天后,安伯勋再一次带着安茜来到了乔家。

    安茜就像是一块牛皮糖一样的粘着乔弈森,安伯勋抽了时间到了乔家的主卧。只是在阮小溪的手上塞了一把钥匙。

    他说:“什么时候走你自己决定,但是最好不要是今天。”

    阮小溪知道安伯勋的意思,她点了点头。

    安伯勋的给她的钥匙极为奇怪,以前的时候,阮小溪从来都没见过这种东西,后开解慕才告诉她,这是一种只有顶级特工才会有的万能钥匙。

    每一把都是可遇不可求。

    要是你没有购买渠道,就算是砸了天大的手笔,都不能够拥有一把。

    可是当时的阮小溪并不知道这东西的厉害。

    安茜自己做了小点心给乔弈森吃,她今天来竟然带了一顶帽子,这样的天气,乔弈森真的害怕她会中暑。

    安茜去上厕所的时候,安伯勋说:“茜茜现在已经开始掉头发了,我们正在给她服用保守的药物控制,不然这样的东西长在她的身上太痛了。”

    “前天晚上,茜茜痛的一晚上没睡着,我和安平看着她,都知道她难受。”

    “茜茜还问我们,是不是生小宝宝就是会这么痛?妈妈实在是太伟大了。”

    乔弈森听着安伯勋的话,这个男人的每一句话好像是那么轻松,可又都那么残忍,他就像是在漫不经心的讲述一个残酷的童话。

    乔弈森不得不说,他听的触目惊心。

    安茜这么一个可爱的女孩子,他没有办法想象,她的头发完全掉落之后的样子。

    乔弈森每每听到安伯勋的话都会有些害怕,他虽然是同情安茜的遭遇,但是又害怕安伯勋会在这个时候求他让安茜满足一下死前的心愿。

    乔弈森是真的不能答应。

    安茜没有一会就跑出来了,对乔弈森跑过来的时候,不小心被什么挂到了帽子,直接就被摘了下来。

    “啊!”

    安茜忙的抓住帽子,把它戴在头上,乔弈森走过去问她:“茜茜,你为什么这么紧张?”

    安茜看了一眼乔弈森:“茜茜最近掉头发特别的厉害,我就快要变成一个小秃头了,到时候就不漂亮了,你就不会喜欢我了。”

    乔弈森觉得有些扎心,他说:“茜茜你听我说,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一样会喜欢你的。”

    “再说了,你见过刚出生的小宝宝吧,谁有头发啊,可是每个人都一样的爱他们。”

    乔弈森觉得自己和安茜在一起的这段时间,哄孩子的能力逐渐提升,现在已经俨然能够出师了,开始的时候他还嘲笑安伯勋像是哄孩子。

    但是到了残酷的现实面前,每个人都会因为善良变得幼稚。

    安茜看了乔弈森一眼:“你真的不会因为我变成了小秃子笑话我么?”

    乔弈森说:“怎么就小秃子了?你看我的头发也不多啊,没有关系的,我又不是喜欢你的头发。”

    安茜把自己的帽子抓下来:“你真的不讨厌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