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是在吃醋对么
    安伯勋出现在楼下的时候,乔弈森正手忙脚乱,安茜一点都没有安伯勋说的那样做饭不错的样子。

    两个人这一小会的时间竟然已经打破了三四个碗碟。

    安伯勋走进厨房,叹了口气:“茜茜,你又忘了爸爸是怎么教过你的吧,你在旁边看着,我在教你一次。”

    安茜倒是十分的乖巧,安伯勋的话音一落,他就直接走到了旁边,乖巧的看着安伯勋的动作。

    安伯勋一看就是个练家子,洗菜摘菜,颠勺出锅,一气呵成。

    乔弈森在一旁都看的惊呆了,他还真是不知道原来安伯勋竟然还有这么好的手艺。

    安伯勋把才放在安茜的面前,问道:“茜茜,你看到了么?你喜欢么?”

    安茜猛地点头,在安伯勋的脸上亲了一口:“天啊,真是太棒了。”

    乔弈森在旁边看的脸上带了笑意,他忽然之间想到如果念念将来长大之后,会不会也这样的崇拜他?

    事实证明,这个女儿也是要分类的。

    乔念念长大之后,变成了个日常嫌弃老爸的小魔鬼。

    安伯勋把菜盛了盘子,放在安茜的手上:“茜茜,你看,这是你做出来的。”

    乔弈森心里觉得好笑,这怎么看得出来是安茜做的?

    “你看你买的食材,你也在旁边指点,爸爸就只是帮你操作了而已。”

    乔弈森简直是佩服安伯勋哄女儿的能力,他一时间没有忍住笑出了声音。换来了安伯勋严厉的一瞥。

    乔弈森把自己的笑容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安茜倒是十分的开心,她笑着说:“太好吃了!好吃!”

    安伯勋指了指餐桌:“去,把这个放在桌子上。”

    安茜乐的一跳跳的往那边走。

    安伯勋对乔弈森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刚刚说的话非常的扯?”

    乔弈森摇摇头:“没有没有,我就是觉得茜茜很可爱,只要是人们说出来的话,都会相信。”

    “那是因为从来都没有人骗过她。”安伯勋这个时候已经又开始准备下一道菜了:“她小的时候就很喜欢厨房里的事情,可是她的身体根本就不能允许他闻到这种刺激的油烟味。”

    安伯勋说:“所以我就会和她说,爸爸就是你的手,你想要做什么,爸爸就听你的指挥,这样其实还是茜茜的功劳。”

    乔弈森没想到中间还有这么一段,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出声,因为这对父女身上太多的痛苦的回忆了,他一句话把控不好,可能就会让他们觉得痛苦。

    安茜不一会就走了进来,她和乔弈森说:“奕森哥哥,你一会去尝尝我和爸爸一起做出来的菜!”

    乔弈森点点头:“一定非常美味。”

    吃过饭后,安伯勋就带着安茜走了,乔弈森也算是落得清净。

    他走回自己的房间,在推开门之前,他忽然间觉得有些不对,他记得自己在下楼的时候,这门是关闭的紧紧的,没有一点缝隙。

    可是为什么这时候会出现了缝隙呢?

    乔弈森拉开房门,正对上阮小溪看着他,他走到床边检查了阮小溪的手链脚链。

    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阮小溪看着乔弈森,她的眼神中有几分的痛苦,可却还是讽刺出口:“怎么,你是害怕我逃走了?你放心吧,你把我锁的这样紧,我就算是有了翅膀也不能够离开。”

    乔弈森没有说话,他只是坐在阮小溪的身边,伸出手想要把阮小溪散在额前的头发顺到耳后,却忽然感觉到了一阵炸裂一样的疼痛。

    阮小溪竟然直接咬住了他的手掌,尖利的牙齿没进乔弈森的皮肉,直接切割出鲜血来。

    乔弈森没有动也没有闪躲,只是任由阮小溪咬着。

    还是阮小溪实在是受不了乔弈森的眼神看,还有满嘴的血腥之后才送开口的。

    乔弈森说:“怎么了,今天你在不高兴么?”

    出了在最开始吧阮小溪关起来的时候,阮小溪会这样的反抗,会反驳乔弈森的每一句话。但是之后她稍微有了些理智之后,就只会冷战了。

    阮小溪冷冷的看着乔弈森:“对,我看到你就觉得恶心。”

    阮小溪听了安伯勋的话之后,她想了很久,要是她直接和乔弈森说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那样的话直接就等于是把安伯勋出卖了。

    要想让乔弈森同意,她能够做的,也就只是让乔弈森恨她,不爱她。

    不会因为和别人有了婚姻就觉得对不起自己。

    乔弈森这样的话已经听的习惯了,他没有说话,只是深深地看着阮小溪,那样的眼神看的阮小溪的心中一阵阵的颤抖,先回避了他的眼神。

    乔弈森问她:“今天有任何和你说了什么么?”

    阮小溪心中一紧:“没有。”

    乔弈森掰过阮小溪的脸,他说:“小溪,你看着我的眼睛说。”

    阮小溪不敢看乔弈森的眼睛,她一直都是一个藏不住事的人,要是对上乔弈森的眼睛,她的一切都会被看穿。

    “我今天听到楼下有人来了的声音。”阮小溪侧着头说:“我听到了女孩子的声音。”

    乔弈森忽然笑了:“所以说你是在吃醋对么?”

    “你放心吧,那个人是和她的父亲一起来的,她是我一个合作伙伴的女儿,她身体不太好,所以他的父亲就希望我能够多多照顾她,就这样而已。”

    阮小溪听到乔弈森话,她这时候已经知道,原来刚刚那个男人真的没有欺骗她。

    “你别多想,我只是觉得和别人共用一个男人十分的恶心。”

    乔弈森发现今天的阮小溪好像是有些不对劲,以往的阮小溪虽然也尖利,但是不会到这个地步。

    乔弈森说“今天的天气非常好,你要不要看一眼?”

    说着,乔弈森就要去拉开窗帘。

    “不要!”阮小溪忽然急促的喊道:“我不想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