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会变成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安茜的心脏扑通通的狂跳,她以前的时候从来没有和乔弈森这样近过,她的心脏都要炸了。

    “好……好。”

    安茜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按捺住自己有些激动地心,她咽了口吐沫,一次次的提醒自己绝对不能这么没出息。

    好像是她的心理暗示有了作用,她竟然逐渐的平静下来。

    安茜在乔弈森的背上听着他一声声沉稳有力的心跳,她从来没有一刻会有这么不甘心。

    要是她能够有颗健康的心脏多好?这样的话她是不是还会有希望能够和乔弈森在一起?

    安茜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一点:怎么可能呢?他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

    安茜有些孩子气的想,不过我以后也一定会有他的孩子,一定会的。

    二十楼,乔弈森背着安茜到达的时候,已经被汗浸湿了衣裳。

    安茜从乔弈森的身上下来,她看着乔弈森好像疲惫异常的样子:“对不起都怪我,你很累吧,好多的汗……”

    乔弈森笑了笑,喘了两口气:“没什么,就是有些热而已。”

    安茜终于如愿以偿的来到了乔弈森的大办公室,以前的安茜从来没到过乔弈森这么私密的地方,她笑面如花。

    “真的是很大很干净。”

    乔弈森:“每天都会有专业的人来打扫清理,所以会这样。”

    乔弈森身上的衣服已经黏在了身上,他打开自己的衣橱,从中又挑选了一套。

    “你在屋里玩一会,我一会就出来。”

    乔弈森说完就直接去了屋子里换衣裳。

    安茜趴在窗户上往外看,二十层的高度看下去,只觉得外面的一切都是那么渺小。安茜一时间看的入神。

    外面那个灯红酒绿,川流不息的世界不是属于她的。

    她的生活只是一个牢笼,一个爱的牢笼。

    乔弈森出来就看到安茜死死地贴在玻璃上,看上去还真的有几分的心惊胆战,她原本就瘦弱,看起来就像是要化成风离开了的样子。

    乔弈森扯着安茜的手把人拽回来:“以后不许和落地窗贴的这样的近,听到了么?”

    安茜点点头,说道:“我其实很喜欢高处的感觉,我很多时候,就会想我要是能够跳下去该有多么好?”

    这样就可以摆脱这样惨败的身体,远离病痛和折磨,化作一缕魂魄永远的在自己的亲人的身边,陪伴着他们。

    乔弈森说:“有些时候人活着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身边的人,每个人都是如此。”

    “只要活着就会有痛苦。”

    安茜听乔弈森竟然要一本正经的教育她了说道:“我只是在开玩笑,怎么可能真的会跳?我还有小宝宝呢。”

    乔弈森一听到这个词,问她:“你最近觉得有哪里不舒服么?”

    安茜摇摇头:“没有啊,我最近十分开心,只要见到你就觉得没什么病痛了。”

    乔弈森听安伯勋说,他们已经给安茜坐了全身检查,只不过结果要两天后才能出。

    这个莫名其妙的肉瘤,实在是奇特。

    诊断书下来,安茜肚子上的东西,是恶性肿瘤。

    因为没有做手术治疗,医生说安茜现在最多还有三个月的时间。

    安伯勋听到这个消息,眼前一阵阵发黑,可是安茜却还是十分开心,每天都会问自己的“小宝宝”长大了一些没有。

    有天晚上,安伯勋问她:“茜茜,你有什么愿望么?”

    安茜想了想:“有很多啊,我想要和奕森哥结婚,生一个漂亮的宝宝,然后一家人一辈子都在一起。”

    安伯勋问她:“茜茜,你是真的想要嫁给乔弈森对吧?你喜欢他么?”

    安茜丝毫都没有犹豫的点头:“当然喜欢,他是这个世界上最英俊的人了,要是能够嫁给他,那我就会变成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可是很可惜,他已经娶了别人。”

    安伯勋摸了摸安茜的头发,最近安茜开始掉头发,原本就松散的头发越来越稀薄,看得他心里难受。

    “没关系的,茜茜,爸爸一定会想办法让你变成最幸福的人。”

    安茜说:“你可不能像上次一样,我们不能逼迫别人,结婚本来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如果要不是真心的喜欢,而是建立在另外一个人的痛苦之上,这样的爱情我才不要呢。”

    安伯勋笑了:“傻孩子,爸爸怎么可能会逼他呢?”

    安茜听了安伯勋的话点了点头,她打了个哈气:“爸爸,我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会困,而且我好难受。”

    安伯勋听不了她说这些话,他摸了摸安茜的肚子:“你知道么?这是它在长大,等到以后就不会有事了。”

    安茜忽然来了精神:“他真的能够长出来像个小宝宝那样么?”

    安伯勋说:“当然可以,不过你现在要先睡觉了,既然困倦了,就要休息。”

    安茜点点头:“好。”

    安伯勋从安茜的房间里走出来,他叹了口气。

    乔弈森每次拒绝他的理由都是因为他的妻子,安伯勋不是没有想过从他的妻子阮小溪的身上下手,听说那也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要是和她说明原委,她应该会同意的吧。

    但是怪就怪在,阮小溪自从前段时间的风波之后就消失了。

    没有人在外面见过她,没有人有她的行踪。

    安伯勋一时间有些奇怪,就算是一个人能够再长时间的蜗居在家中,那也不可能一连三四个月都没有出过门,其中一定有些原因。

    安伯勋忽然之间想起来那天乔弈森在安茜接近他的主卧的时候,满脸的紧张。

    他想了想,他都已经做到了这种地步都没有能够让乔弈森稍微妥协,只有最后再尝试一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去,安伯勋就走近了安茜的房间。

    “茜茜,我问你,你想不想去乔弈森的家里玩啊。”

    安茜撇嘴:“他的家里一点都不好玩,还阴森森,很可怕的。”

    安伯勋说:“今天不让你去他家里乱跑了,你不是从小就喜欢做东西给别人吃么?今天我就网开一面,让你自己下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