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一定很喜欢她吧
    安伯勋倒是有些兴趣了:“是么?那就请她出来出来见一见吧。”

    “我还真的有些好奇,是怎么样的一个女人,能够让你这么神魂颠倒。”

    乔弈森这个时候只觉得心急,他在楼下看着安茜的身影和主卧越来越近,他对安伯勋说道:“我妻子今天身体不适,不希望别人打扰。”

    乔弈森很少会说出这样拒绝的话,安伯勋一下就听出来,乔弈森的话中的意思是不希望安茜打扰到他的爱人。

    所以安伯勋才会在下面喊了那么一声,及时的阻止了安茜打开门的动作。

    安茜闷闷的下楼:“奕森哥哥的房子实在是太大了,感觉很冷啊。”

    这倒是真的,乔家的装饰风格和安家完全不同,暗沉的家居风格,让这个房子有种古色古香的阴森味道。

    安伯勋一把拉过了安茜,他对乔弈森说:“既然她身体不好,那我们也就不打扰了,改天再来拜会吧。”

    乔弈森点点头,他送这父女两人出了乔家,才舒了一口气。

    他不知道自己囚禁了阮小溪的事情要是让别人知道之后应该怎么处理。

    到时候安伯勋一定会劝他放手,可是他这样的话实在是听的太多了,已经一句都不想再听了。

    乔弈森原本是打算去公司的,但是这时候他却打消了那个念头。

    在自己的书房子中处理了最近的工作。

    不得不说安伯勋这个人呢还真的十分厉害,他这段时间也跟在乔弈森身后的那条游轮上,但是他却左右着局势,乔弈森本以为回来之后肯定是各种问题堆积如山,可是他坐在电脑前的时候才发现,公司运行没有任何的问题。

    晚上,乔弈森一口口的喂阮小溪吃饭。

    阮小溪吃了两口就饱了,她问:“今天那个女孩是谁?”

    乔弈森一时间有些迟疑,阮小溪竟然听到了安茜的声音。

    乔弈森说:“没什么,只是一个合作伙伴的女儿。”

    阮小溪避开乔弈森的勺子:“那你一定很喜欢她吧。”

    阮小溪觉得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没有任何的感觉,她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已。

    乔弈森说:“你不要胡思乱想。”

    “你既然肯让她来乔家主宅,还让她直接跑到了主卧的门外,一定是很看重她,”阮小溪说出自己的分析。

    “他的父亲找人救了我的母亲。”乔弈森帮阮小溪盖好被子:“只是一个恩人而已,我总不能直接把他们都赶出去。”

    阮小溪没有说话。

    晚上,乔弈森和阮小溪躺在一起,他死死的抱着阮小溪的腰,可分明都已经离得这样的近了,他却觉得好像和阮小溪中间有千山万水。

    他已经触碰不到阮小溪的心。

    他把人压在床上,小心翼翼的吻她的唇,阮小溪没有闪躲,甚至眼睛都没有闭起来。

    乔弈森原本都已经有些沉浸在这个吻中了,可是一睁眼就对上了阮小溪那清明的眼神。她的平静就好像是在反衬着乔弈森的欲火焚身是有多么的可笑。

    像是有一盆冷水从乔弈森的头顶浇下,沉寂了他的所有**。

    乔弈森躺回去,平淡的说:“睡觉吧,晚安。”

    阮小溪这段时间一直想要和乔弈森好好的聊聊,可是每次自己只要一张口,乔弈森就会把话题转移,更甚至就直接避开。

    阮小溪想要告诉他,自己并不知道那天在聚会上的事情,她也并不是再为自己的移情别恋找借口,她根本就没有爱上别人。

    可是她的话实在是说不出来,两人之间的气氛实在是太奇怪了,奇怪的让人没有办法开口。

    一夜无梦,直接到了第二天。

    一切好像和以前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又好像完全不同。

    乔弈森还是早早的就离开了房间,这空荡荡的牢笼中又只剩下了阮小溪一个人。她看着窗外。

    解慕还活么?

    他还能等到她出去见他最后一面么?

    乔弈森自从答应了要经常陪伴安茜之后,她粘人的程度简直又攀升了一大截,这一大早乔弈森正要开上车去公司,就正遇上在乔家门口盯梢的安茜。

    乔弈森看着安茜的小脑袋躲在树后往这边偷窥的样子,一时间笑了,他说:“以后安家的人就不用拦了。”

    乔弈森开着到安茜的身边:“怎么了?这是哪位大小姐想到我家去偷东西?”

    安茜的脸一时间有些红:“我就是想要去见你,又怕门口的人赶我走。”

    乔弈森打开车门:“上车吧。”

    安茜有几分的兴高采烈,她说:“今天奕森哥哥要带我去哪里玩么?”

    乔弈森可是不会像安茜那样每天都有时间出去玩,他说道:“今天我要去工作,可能……”

    安茜眼神更加明亮:“那你要带我去你们家那个很大的公司里面么?”

    乔弈森叹了口气,他点了点头。

    既然是安茜想去的,那就带她去吧。

    只是到了公司之后,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意外,安茜的心脏病不支持他坐直梯。

    乔弈森的办公室在二十层,这下可是有些麻烦,乔弈森也不放心把她一个人扔在这里。

    安茜出了个主意:“我们爬上去吧。”

    乔弈森原本是想拒绝的,可是他看到安茜兴冲冲的样子,无奈道:“你可是不要后悔。”

    安茜眼神明亮:“绝对不会后悔的!”

    是的,安茜最后是没有后悔,后悔的是乔弈森。

    只是刚刚往上爬了三层,安茜已经整个人都不好了,全身上下都是冷汗。

    乔弈森看着安茜咬着牙还要往上走的样子,直接伸出手拦着她:“你不要命了?”

    安茜有些小小的固执,她对乔弈森说道:“我一定要去看看奕森哥哥的办公室。”

    “我想要了解你,每多一点都会开心,十分开心。”

    乔弈森听着安茜的话,他真的相信,以安茜的性格,就算是走到死也不会放弃。

    乔弈森走到安茜的身边,直接把她背了起来。

    “啊,你做什么?”

    乔弈森叹了口气:“既然你这么想去,我就一定要满足你啊,你不上去,我带着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