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假装和她结婚好吗
    乔弈森问:“您说,要是能够帮得上你,我一定……”

    “你娶了茜茜吧。”

    乔弈森的话戛然而止,他愣愣的看着安伯勋,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这个他真的做不到。唯独这个他没有办法答应。

    安伯勋看到乔弈森的表情,他说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真的娶茜茜,只是你假装和她结一次婚。”

    “让她体会一下从来都没有体会到过的美好。”

    乔弈森知道自己如果这个时候还不答应的话,实在是有些残忍,可他也只能残忍下去。

    “可是我已经结婚了。”

    乔弈森对安伯勋开口:“其余的事情我都可以帮你,唯独这件不行。”

    安伯勋的眼神有些失望,可是她也没有太强求,他坐在座位上,叹息道:“我总不可能逼你,那茜茜……你就继续骗她吧。”

    “她应该没有太多时间了,你要是有时间就多看看她。”安伯勋的眼神有几分落寞:“我已经忘了有多久都没有见过她这样开心的样子了,她要是能够多笑一天就是一天。”

    乔弈森点点头:“好,安伯父您放心吧,我一定会经常来看茜茜的。”

    安家的穿开的很快,他们出来的时候用了一个星期,可回去却只用了三天。

    乔一鸣给他打来电话,问他为什么还没有到,走到哪里了,乔弈森和他说让他在那边好好的照顾乔母,不要再让她有什么负担。

    乔一鸣这次学的乖了,他嗯嗯的答应,但是还是忍不住问:“你真的和那个女人没什么么?”

    安伯勋在乔母醒过来之后就和她通过了电话,告诉了他这边的情况。

    因为安伯勋的身份并不一般,乔弈森要是说谎的话是绝对不可能搬得动他来圆谎的。

    乔母和乔一鸣一时间都安了心,乔一鸣也觉得自己当时实在是冲动了,不应该那样的不懂事。

    乔弈森已经不想再一次的解释,他只是说了一句:“照顾好妈,就挂断了电话。”

    乔弈森回到乔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阮小溪。

    上次的时候他说的话实在太重,乔母的病和阮小溪毫无关系,但是他却把自己的情绪全都宣泄在了阮小溪的身上。

    阮小溪还是在乔家的主卧之中,这段时间她都没拉开那扇紧紧闭合的窗帘,没有阳光的滋润,阮小溪已经苍白的几乎透明。

    乔弈森坐在阮小溪的身边,他轻轻地抚过了她的头发:“你还好么?”

    阮小溪直直的看着乔弈森,她想说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口。

    她应该和乔弈森说什么?她自己都不知道。

    乔弈森也没在意阮小溪的沉默,自顾自的说道:“那天妈病了,我口不择言,你不要太在意。”

    阮小溪看了一眼乔弈森,一种越发沉重的感觉紧紧地压在阮小溪的心口,她终于开口道:“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在阮小溪的记忆中乔弈森不应该是这样委曲求全,他活的张扬放肆,就如同神邸。如果那天乔弈森说的都是真的,他真的看到了自己“出轨”。不应该是这样低三下气的,滋味了让她能够留在自己的身边。

    是她改变了乔弈森么?

    乔弈森说:“我怎么了?”

    阮小溪觉得乔弈森的爱实在是太沉重了,沉重到两个人都已经改变。

    “我想出去,我有一件事没有完成,只要我做到了,我就会回来和你好好的理顺我们的感情。你说好么?”

    乔弈森看着阮小溪眼睛里的乞求:“不好,你别想骗我。”

    “你要是走了,就绝对不会再回来。”

    阮小溪有几分的的急切:“你相信我,我真的不会。”

    乔弈森给阮小溪盖上被子,说:“睡吧,我还有些事,就先不陪你了。”

    乔弈森已经不能听到阮小溪说要离开他的话,阮小溪是他的,是唯一不能放弃的人。

    乔弈森正准备出门,忽然之间听到楼外有些动静,他皱了皱眉下去看,就看到了安茜。

    “她怎么会在这?”

    乔弈森一时间有些疑惑,他们这才刚刚登陆,为什么安茜就一个人跑来了?

    可是下一秒他就看到了安茜身后的安伯勋。

    原来是他带着安茜来的。

    乔弈森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裳,就直接走了出去。

    安茜冲过来就搂住了乔弈森的手臂:“哇,你家也好大啊!”

    安伯勋在安茜的身后有些无奈地说道:“茜茜非要来你这看看,我拦都拦不住,实在是给你添麻烦了。”

    乔弈森倒是没有什么介意的,他揉了揉安茜的头发:“没什么,她想来就来吧,是我以前答应她的。”

    安茜开心的像只小鸟,她一想到这是乔弈森生活的地方,心中就一阵阵的欢欣雀跃。

    “这里是奕森哥哥的家,实在是太棒了,茜茜不要走了。”

    安伯勋拉了安茜一把:“不要胡说。”

    安茜吐了吐舌头,对乔弈森说:“奕森哥哥,我能去参观你的大房子么?”

    乔弈森笑了:“当然可以了。”

    安茜蝴蝶一样快乐的飘走了。

    乔弈森和安伯勋都有些无奈,对于安茜这样的孩子,他们也只能无奈了。

    阮小溪在楼上就听到了楼下的声音,像是有人来了,但是她好像隐隐约约听到有个小女孩的声音,是谁呢?

    安茜在楼上转来转去,看到一个紧紧闭合的门,她一时间有些好奇,尝试着伸手去推,就忽然听到楼下有人叫她的,名字。

    “茜茜。”

    安茜忙的收回了手,走到楼梯旁边往下看:“怎么了爸爸?”

    安伯勋说:“你不能在别人家的房子里乱转,这样很不礼貌,你知道么?”

    安茜委屈的点点头,她在心里默默的说了句:刚刚的时候为什么不说,偏偏等人家都快逛完了才说。

    乔弈森原本是没有担心的,可是当安茜的身影出现在他的卧室门口的时候,他才略微有些慌了,他几乎都要忘了,阮小溪还被他锁在房间里。

    安伯勋看到乔弈森的表情不对,他说道:“怎么了?”

    乔弈森说:“我的妻子在家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