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求你一件事
    乔弈森的脑海中经常会回想起阮小溪在解慕的脸上落下一吻时候的样子。

    原来阮小溪也是可以主动地,满脸甜蜜的吻着另外的一个男人。

    天亮的时候,安茜睁开了眼睛,她醒了醒盹,走出自己的房间去找乔弈森:“奕森哥哥,奕森哥哥,你给我的惊喜在哪里?”

    乔弈森就知道安茜要是醒了肯定第一件事就是找他看奇迹。

    乔弈森的手往一个方向指过去:“你看到了么?我昨天晚上把你们家的游轮变到这里了。”

    安茜的眼神十分的好,她一眼就看出来那还真的是她们家的游轮,她高兴的几乎要跳起来:“天啊真的好厉害!太神奇了!以后奕森哥哥能不能也教我怎么做?”

    乔弈森看安茜兴高采烈的样子:“好,以后的话我教你。”

    其实就是给你那个神通广大的爸爸串通好就可以了。

    安茜倒是一点也不在乎这个,她看着眼前的巨轮一点点的靠近,像个孩子一样的欢呼。

    一点也不记得自己想要去美国玩的的事情了。

    乔弈森真的觉得像是安茜这样活着实在是一件太过于幸福的事情了,每天都像是一个傻子一样的开心。

    安茜不知道乔弈森在心里已经把自己当做了个傻子,她满脸的兴奋:“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就能回家了?”

    乔弈森点点头:“对,我们可以回家了。”

    安茜说:“太好了。我也已经想爸爸和哥哥了。”

    其实安茜根本就不想去看什么美国的风景,她就是想单纯的呆在乔弈森的身边,只要在这个人的身边她就会快乐。

    他不懂什么是爱,但是她知道什么是快乐,和乔弈森在一起就是快乐了,毫无疑问。

    乔弈森和安茜已经出来了快要一个星期的时间了,他喃喃自语道:“我也想她了。”

    安茜回过头来:“奕森哥哥想谁啊?”

    乔弈森摇摇头:“没什么,我就是说着玩的,别在意。”

    中午的时候,两辆船坐了交接,乔弈森带着安茜回了游轮,没想到却在上面看到了安伯勋。

    安茜也没想到安伯勋会在这里,她叫到:“爸爸!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下就连乔弈森也已经诧异了,安茜根本不应该和他学什么戏法,因应该和她爸学才对啊。

    只是乔弈森当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诧异,他笑着走近安伯勋:“您也来了。”

    安茜说:“奕森哥哥实在是太厉害了,他昨天晚上变了个魔法给我看,今天早上我就看到了咱们家的船,尅想到他把爸爸都变回来了。”

    乔弈森一时间有些不大好意思,安茜的话本来就是用来哄人的,安伯勋听了一定会笑他。

    “是啊,你的奕森哥哥最厉害了对不对。”

    安茜点点头。

    “好了,我现在就看看我们茜茜的宝宝好不好?”

    安伯勋可是惦记着重要的事情的:“让爸爸看看。”

    安茜原本是打算撩开衣裳的,可是她忽然之间又想到了什么:“不行,不行。奕森哥哥说了不能给别人看,不然他会生气的。”

    乔弈森一时间有些尴尬,尤其是对上安伯勋探究的眼神:“因为茜茜一是开心就要和全船的热炫耀,我才会这样说的。”

    “再说了,这个是你的爸爸,不是别人。”

    安茜这才“哦”了一声,可是这时候安伯勋又开口了:“算了,我一会会让医生来好好的检查一下。”

    安茜的眼神有些惊慌:“要叫医生来么?我……我不喜欢医生。”

    安伯勋知道她是怕什么:“放心吧茜茜,这次就只是稍微的看一看,不会痛的。”

    “好。”

    安茜被送进了房间,乔弈森和安伯勋都在门外,安伯勋问他:“最近茜茜有什么反常么?”

    乔弈森开口:“没有,就是经常会吐。应该是晕船。”

    “对了,杰克已经说你母亲的并没有什么大问题了,只是现在的大环境下医疗水平没有到达那个水平而已。”

    乔弈森听到安伯勋的话一时间就放心了,每次他见到安伯勋,这个人总是能够让你一次次的心怀感激。

    其实前几天亚麻也给他打过电话,去了一个很奇怪的外国人,上来就要给乔母手术,还说是乔弈森派来了的。

    乔弈森当时表示:“他说的什么一定要照做,百分之百的相信他,因为他们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选择。”

    乔一鸣之后也有打电话给乔弈森说母亲的病竟然离奇好转,只不过刚刚有了成效,那医生就不见了。

    乔弈森开始还担心如果有什么后遗症没有解决,杰克人也不在,会不会造成某些问题,但是现在既然安伯勋已经让他放心,那他就真的可以放心了。

    没过多久房间的门就打开了,有医生从屋子里出来。

    安伯勋说:“茜茜现在怎么样了?”

    “已经吃了安眠药睡着了。不过现在她的情况不太乐观,我刚刚帮她稍微的检查了一下,很可能就是肿瘤,因为之前的时候我们谁都没有太过在意,我们的关注点全都放在了心脏病这一点上,所以就造成了今天的这个情况。”

    安伯勋问:“那……有没有治好的可能?”

    那医生看了安伯勋一眼,他没有说话,只是那眼神中有几分的阴沉:“她的心脏绝对不可能支撑的起大剂量的药物,也不能支撑起大规模的手术。”

    这一句话几乎是断送了安茜的所有活路。

    安伯勋踉跄着后退了两步,他说:“还有什么别的办法么?”

    那医生摇摇头。

    乔弈森看着安伯勋的样子有些可怜,他扶住安伯勋,直接问道:“那杰克会不会有办法?”

    安伯勋看了乔弈森一眼,没有说话,那眼神中的绝望深深刺进了乔弈森的心底。

    安伯勋被乔弈森扶着在沙发上坐了一会,他这个时候才觉得,安伯勋真的是老了。

    平日里的时候,这个男人总是衣服风华正茂的样子,让人一点也看不出他也已经快要五十岁了。

    安伯勋说:“奕森,我求你一件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