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也想我么
    “我知道了。”

    安平放下这句话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乔弈森叹了口气,回到房间之后就看到安茜正在生闷气。

    “怎么了这是?”

    乔弈森觉得安茜的样子有几分可爱,忍不住调笑:“这么大了还和自己的父亲吵架?”

    乔弈森乐观的想,这也不一定是肿瘤,这只是他主观的推测而已,并不能当真的。

    “才没有,我才不会和爸爸吵架。”安茜气呼呼的说道:“只是他说我要是真的有了宝宝就要回家。”

    “我不想回去。”

    乔弈森坐在安茜的身边:“你知道么?他们也都是为了你好,你知道生宝宝是一件多么艰难伟大的事情么?”

    “你要是不在家里好好的照顾自己的话,很有可能就会让小宝宝死掉的,你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么?”

    安茜的眼神中忽然之间有了几分惶恐,她拼命地摇头。

    乔弈森又怕自己的话吓到她了,他说道:“你也不用太害怕,但是只要能够好好的修养的话,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你看我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爸爸了,我的妻子也还好好的活着。”

    安茜戳了戳自己的肚子,皱了眉说:“有点痛。”

    “可是这个她也是你的宝宝啊,你会好好喜欢他么?”

    乔弈森说不出话来,安茜实在是单纯,但是这个谎言一旦出了口,就要一直的编造下去。他不能让安茜据地绝望。

    人生本已经就足够灰暗了,为什么要让人一点的光都不能够看到呢?

    乔弈森笑着说:“当然了。”

    安茜这才舒了一口气:“太好了,我以后也一定会有一个那么可爱的宝宝,一定会有的!”

    乔弈森看着安茜高兴的样子,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第二天,安茜一大早就出了房间,她看到了那个抱着孩子的女人,兴冲冲的走过去,对她说:“谢谢你!我终于也快要有自己的宝宝了!”

    那女人看着安茜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一个疯子。

    安茜看他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就撩开了自己的衣裳要给人看,刚有动作就被乔弈森拦住了:“不能胡闹,你不知道不能够随便脱衣服给别人看的么?”

    安茜有些不明白:“到那时你不就随便的看了么?”

    周围的人的眼神都变得有些暧昧,乔弈森只能叹息的说道:“茜茜,你要知道我不算是别人,但是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对别人做,不然我就不带着你玩了。”

    安茜忽然之间脸色有一点的红,她听到了乔弈森说他不是别人。

    “好,都听你的。”

    晚上的时候,安伯勋又一次打来了电话,这次的话一开始就是:“茜茜,你得回来。”

    安茜的眼神瞬间变的失落:“爸爸,我不想回去,我还没有去见过美国,你不是说那里很好玩么?”

    安伯勋的声音有几分的沙哑:“乖,茜茜,以后我们还能够有机会去看的,到时候爸爸带你去好不好?”

    安茜没有说话,她只是噘着嘴。

    乔弈森在旁边听的有些难受,他说道:“没事的茜茜,就算是这次去不了,这算是哥哥欠你的,以后我们还一起去好不好?”

    乔弈森看着安茜肚子上的这个瘤好像并不是事一天之中出现的,只是人们已开始都把重点放在了她的心脏上,继而忽略了这些其他的事情。

    安茜看了乔弈森一眼,闷闷的“嗯”了一声,也没说些什么其他的,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乔弈森能够感觉到安茜怎么看都不太开心的样子,他说:“怎么了?为什么忽然这么不开心呢?”

    安茜看了乔弈森一眼:“就是不开心。”

    乔弈森笑了:“这可是稀奇了,安茜也会有不开心的时候,说说吧,是怎么回事?”

    安茜说:“等到回家之后,我就不能经常看到奕森哥哥了。以后就看到奕森哥哥的时候就会越来越少。”

    “好不容易才能和你在一起一个月,可是我们就这么回去了。就算是有了小宝宝,茜茜也不会开心的。”

    乔弈森心中一阵刺痛,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没有关系,以后就算是回到了家里,我也会经常去看你,再说了我就算是不能够去看你,你也能过来看我啊。”

    安茜眼睛一亮:“你说的都是真的么?”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安伯勋已经救了他的妈妈一命,怎么说都是他乔弈森欠他们安家的,如果能够让安茜开心,好像对她好一些根本就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情。

    乔弈森说:“好了吧,那你现在就不要不开心了,你要知道小宝宝可是会和自己的妈妈学的。”

    安茜马上脸上的表情就变了:“可是那我们怎么回去呢?这船上还有其他的人呢啊。”

    乔弈森在今天一早的时候接到了安伯勋的电话,原来安家的私人游轮一直都跟在这艘客轮之后,就算是安伯勋再放心乔弈森,也不可能会随意的让自己的女人受到危险。

    “你不知道了吧,我给你变一个魔法,明天早上你醒过来的时候,就会看到奇迹。”

    安茜就真的像是个孩子,乔弈森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就像是面对着稍微长大了一点的乔念念。

    “真的么!”安茜急匆匆的跑到自己的床上:“那安茜现在就要睡觉了,这样的话,我就可以早一点到明天。”

    乔弈森忍不住笑了:“行,你就早些睡吧。”

    安茜躺在床上之后,不久就睡了,乔弈森给她盖好身上的被子,一个人走到了甲板上。

    月光下的乔弈森一个人显得极为落寞。

    每天一到晚上的时候,他就会想起阮小溪,只是有这个人的影子在自己的身边。

    他转过头,好像是自己的身边还有这儿女人一样,他说:“你也想我么?”

    说完之后,可能是觉得有些可笑,他摇了摇头。

    阮小溪现在肯定一定恨死他了,怎么可能就会想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