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他爱着阮小溪,非常的爱
    原来每天看得都已经习惯了的东西,用一种不同的心态去看也能看到不同的风景。

    只是安茜有的时候也会像孩子一样犯错。

    比如说这天,他们两个人在甲板上吹风。

    有个妈妈抱着自己的小孩子也坐在了这阳光之下。

    安茜看了一眼那妈妈手上的孩子,眼神中有几分的羡慕。

    那孩子似乎是感觉到了安茜的眼神,她对着安茜“啊啊”的叫着,伸出自己的手。

    安茜像是被蛊惑了一样一步步走到孩子的面前,看着孩子肉圆圆的脸蛋,抓住了他的小手:“好可爱。”

    一般做了妈妈的人都会对于莫名其妙的陌生人有几分的警惕,那孩子倒是十分的开心,手舞足蹈的笑着。

    安茜也笑了:“真的好可爱,我也想要一个宝宝。”

    那妈妈一听到安茜的话,忽然抱着孩子往后推了两步:“要是想要孩子,你就去自己生啊,不要这样看着别人的孩子!”

    说完就急匆匆的走了。

    安茜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乔弈森看到安茜这可怜巴巴的模样,走过来拍拍她的肩膀。

    安茜说:“我刚刚做错了什么么?”

    他做错了什么么?

    真的没有,只是现在的这个世界上人们已经习惯了带着一层面具生活,遇上一个眼神里全是渴望没有一点遮掩的人。

    这就像是遇上了一个疯子。

    这不是安茜的错,也不是那个妈妈的错,是世界的错。

    乔弈森说:“没有啊,你没有错。”

    “那她为什么急匆匆的就跑开了?”

    “可能是因为她太在乎自己的孩子了吧,你看那小孩子见到你多么开心啊,怕那孩子喜欢上你跟你跑了。”

    安茜不大理解的看着乔弈森:“就是因为这个麽?”

    “但是如果要是孩子真的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比较开心,那她要是真的爱他的话,就应该让他跟着能够让他更加快乐的人啊。”

    安茜说的话本无意,但是落在乔弈森的心里就完全不一样了。

    如果他真的爱阮小溪,就应该给她自由,只要她能够过得快乐就好了,不是么?

    可是乔弈森就是真的不能放手,他心里想的全是自己不能离开阮小溪。他爱着阮小溪,非常的爱。

    她就像是自己的呼吸,要是她离开,乔弈森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样才能生活下去。

    他说:“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能够做的这样的人就很少。”

    安茜不大认同乔弈森的话,但是她看到了乔弈森脸上的失落,她没有继续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真的是这样么。”

    晚上的时候,安伯勋的电话还是照常的打过来。

    安茜还是一开口就说自己怀孕了。可是安伯勋这个时候已经不会再相信她了,只是一笑就要吧话题带过去。

    可是安茜这次却不依不饶:“爸爸,我真的怀孕了。”

    安伯勋有些无奈的问道:“好,那你说是谁的孩子?”

    安茜兴致勃勃的开口:“我和奕森的孩子啊!”

    在旁边本来只是默默打酱油的男人一口茶水险些喷出来:“安茜,你可不能胡说啊。”

    安茜倒是眼神清明:“对啊,就是我和奕森的孩子,我们已经睡了好几天了,爸爸你以前不是说男孩子女孩子睡在一起就会怀孕的么?”

    乔弈森简直无语:“这个睡和那个睡不一样的好么?”

    安伯勋也知道乔弈森不可能会对安茜作什么,他说:“那你的肚子有没有鼓起来啊?我的茜茜?”

    安茜摸了摸自己的小腹:“你知道么?爸爸,我就是因为我发现自己的肚子鼓起来了,我才会这样确认的。”

    “回到家我一定要给爸爸看看。我的肚子。”

    安茜的话说的有些模糊笼统,但是乔弈森还是明显的感觉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意味。

    他皱了眉:“安茜,你说什么?”

    安茜直接站起来,半撩开自己的衣裳给乔弈森看:“你看,我这里是不是鼓起来了?”

    乔弈森目不转睛的看着安茜的小腹,确实真的鼓出了一个肉包。

    但是一眼看上去就知道绝对不会怀孕的样子。

    以前的时候,阮小溪怀孕的肚子乔弈森也没有少见,从都不会这样:“这是怎么回事?”

    安伯勋在电话那头也忽然之间提心吊胆:“发生了什么?”

    乔弈森走到安茜的身边,他轻轻摸了下安茜的身上的肉团……

    这触感……该不会是肿瘤吧。

    乔弈森看着安茜丝毫没有怀疑的眼神,一时间整颗心都被吊了起来。

    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好的一个人,为什么就要让她终年饱受着病痛呢?

    乔弈森勉强的让自己笑出来,他安慰着安茜:“没错,这就是我们的孩子,你看今天那个人刚刚嘲笑了我们的茜茜,结果你就有了自己的宝宝。”

    安茜一听到乔弈森的话瞬间就眉开眼笑,她笑着开口:“真的吧,我就说这就是我们的孩子!”

    安伯勋在电话那头听出来乔弈森的语气不大正常,就算是乔弈森再能够安慰茜茜,也不可能说出来这样的话。

    但是安伯勋还是跟着乔弈森的谎言编造了下去:“是啊,茜茜,你看看你既然已经有了宝宝,那可是十分重要的事情啊,你可就不能够去美国玩了。”

    安茜的表情瞬间就变了,她把自己的衣裳拉下来,跑到角落里和安伯勋吵架去了。

    乔弈森脑海中忽然之间闪过了她腹部的肉团。

    他在上船之前存了安平的电话,他趁着安茜不注意出了门给安平打通了电话。

    乔弈森的电话打来的时候,安平正在泡吧,群魔乱舞,灯红酒绿。

    “怎么了?”

    乔弈森开口:“安茜,她可能是得了肿瘤。”

    这一句话如同一道惊雷在安平耳边炸响:“你说什么?”

    乔弈森说:“我今天看到了安茜的肚子,她的小腹上好像生出了肿瘤。”

    “这绝对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安平的情绪瞬间崩溃,嘶吼起来:“乔弈森你不要胡言乱语,茜茜已经够可怜的了,你不要再把一些没有的病按在茜茜的身上。”

    乔弈森平静的开口:“你冷静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