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真的怀孕了吗
    这么多年要不是他的帮助,茜茜是绝对不可能活的下来的,不过除了他没有几个人知道他的身份罢了。

    就连他其他的几个关系比较好的朋友都不曾得知。

    “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让他帮你的母亲看病。”

    乔弈森就像是在漫天的黑暗中忽然间看到了一点的光,他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刚刚的时候他还在想要怎么开口求他帮助。

    没想到安伯勋竟然直接说了他开不了口的事情。

    “谢谢。”

    乔弈森只能说出来这一句话。

    安伯勋说:“不客气。以前的时候茜茜就说过要我能够帮助你的地方多多帮衬,我还担心没有机会,现在终于有机会了。”

    “不过,茜茜……”

    乔弈森的心脏有一瞬间的骤停,不过什么?

    如果这时候他直接开口要让自己娶安茜该怎么办?

    乔弈森正胡思乱想,忽然听到安伯勋说道:“茜茜这个孩子太单纯了,她喜欢和你一起玩耍,可能会有点小孩子脾气,你不要和她一般见识。”

    乔弈森没想到安伯勋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其实明明可以在这个时候威胁他让他娶安茜做妻子的。

    可是他并没有。

    这样让乔弈森一时间有了些放松。

    “谢谢您。”

    安伯勋说:“以前的时候茜茜从来都没有出行过,这次你们就和杰克一起去吧。”

    乔弈森答应道:“好。”

    只是带着安茜去那边走一趟,安伯勋给他的帮助却是巨大的。

    当天下午,怪医杰克就坐了飞机直接去了乔母那边。

    因为安茜的身体原因,乔弈森只能和她选择了比较困难的方法:坐船。

    但是坐船这种就慢了实在是太多,安伯勋却说:“这边的事情你就不用担心,好好的带着茜茜,她开心就好。”

    乔弈森虽然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自己的母亲,只不过只要杰克过去,一切就不成问题。

    他只能按下性子,陪着安茜。

    安茜这还是人生中第一次坐船,虽然这不像飞机,但是对人体也是还有一定程度的损耗。

    尤其是安茜晕船。

    一上船,安茜就开始吐,吐的昏天黑地,看的乔弈森都不忍心。

    因为她吐出来的大多数都是药片。

    乔弈森开口道:“你还好么?要是不行的话就不要勉强,这才刚刚开始我们还可以回去的。”

    安茜果断地摇头:“不要!总会习惯的,我才不要回家,我这是第一次看到大海,好开心……”

    说完他就又一次的吐了出来。

    乔弈森无奈的摇摇头,只能坐在安茜的身边:“你啊,就是太任性了。”

    安茜哼了一声:“你也很任性呢,不然的话怎么会让妈妈生气,我都听爸爸说了。”

    乔弈森一时间有些愣:“你爸怎么和你说的?”

    安茜说:“不就是你很顽皮气坏了妈妈,然后你要过去和她道歉么。”

    乔弈森有些哭笑不得,就这样天大的事,放在安茜的嘴中好像就是孩子之间的玩玩闹。

    安茜实在吐得有些离谱,有人经过两个人的身边,问他:“你媳妇是不是怀孕了?”

    乔弈森被问的一脸茫然,忙道:“不是。”

    先不说安茜不可能怀孕,再说了她也不是自己的妻子。

    安茜倒是满脸的开心:“是啊,我是怀孕了。”

    她说着说着就好像是真的一样,她竟然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你说我是不是真的怀孕了!”

    乔弈森有些无奈:“不会。”

    人总不可能会自孕,这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安茜眨着自己的星星眼:“怎么不会?我听说人要是一直吐的话就是怀孕了。”

    乔弈森不知道怎么会和她解释,人要……怎么做才有可能怀孕,只是乔弈森看着安茜一脸单纯的样子就没有忍住,叹息着说道:“你喜欢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结果今天晚上,安茜就个安伯勋打过了电话:“爸爸,我怀孕了。”

    安伯勋原本正香告诉乔弈森他母亲的病已经稳住了,两个人不要太过于着急,可是当他听到安茜的话之后,刚想要说的话就全部都忘得一干二净。

    安伯勋问:“茜茜,你刚刚说什么?”

    乔弈森听到安茜一上来就说这么劲爆的话,他忙的接过安茜手中的手机,和电话那边的安伯勋说道:“您不要听茜茜胡说,她只是今天一直一直的吐,所以就以为自己怀孕了。”

    安茜在旁边笑闹:“怎么了?我就想要个小宝宝,哼……”

    乔弈森叹了口气:“好了好了,都听你的。”

    乔弈森这辈子就对两个人没有办法,一个是阮小溪,另一个就是安茜了。

    乔弈森忽然想到那天自己对阮小溪说出来的话,他有一瞬间的恍惚,那天他实在是太过于失控了,不然的话也不可能会做到这种地步。

    阮小溪听了那些话应该会很受伤的吧。

    安伯勋倒是很快从失神中回过神,乔弈森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安伯勋的语气听起来好像是有几分的失落,他说道:“没什么,我懂得。”

    “你母亲的情况已经完全稳定下来。你放心吧。”

    乔弈森心中一阵感激,要不是遇上了安家的人,他可能会有一系列的麻烦都无法解决。

    安伯勋最后只说了一句:“照顾好茜茜。”

    乔弈森答应下来。

    安伯勋既然会把自己的宝贝叫到自己的手上,就一定是给了他极大地信任,毕竟安茜的身体就像是块玻璃,只要一碰就会随裂开。

    船上是不可能有那么好的医生的,乔弈森必须要尽量让安茜保持平静的心态,不能让她太过于激动了。

    不然的话她的身体是绝对承受不了的。

    但是安茜明显就像是被放出来笼子的小鸟,看到一切新奇的东西都会开心的像个孩子。

    乔弈森本在安茜的身边,他忽然之间也感受到了生命中的美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