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切都是因为我爱你
    乔弈森挂断了电话,他停下了车,忽然之间整个人都伏在了方向盘上。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乔母竟然会因为刚刚自己的几句话就会有这么大的情绪波动,他忽然之间想起来刚刚她那一句:家和万事兴。

    乔弈森的电话嘟嘟作响,他看过去是乔一鸣。

    他接通电话就听到乔一鸣在电话那头气急败坏:“哥,你现在是不是疯了,竟然说到一半就挂断我的电话!”

    乔弈森再听到乔一鸣的声音,只觉得讽刺,他开口:“你知道么?刚刚医院那边给我下了病危通知书,妈就快要不行了。”

    “什么?”乔一鸣忽然之间紧紧的握住了手机:“你刚刚说什么?怎么回事?”

    乔弈森开口:“你问我怎么回事?你不应该问问你自己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还不知道么?”

    “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和她打这个电话,你不知道她的病不能够受到刺激么!”

    乔一鸣整个人都傻了:“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

    乔弈森声音干涩:“你不知道,你倒是推得一干二净,刚刚医生和我说我们要是现在立马赶过去,可能还能见她最后一面。”

    乔一鸣那边忽然之间就沉默了。

    很久,乔弈森才听到他的声音:“哥……怎么办?我真的,真么没有这个想法,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

    乔弈森心脏一阵狂痛:“你要知道你已经不再是之前的孩子了,我们谁都不是了。”

    乔弈森说完之后就挂断了电话,他现实回到家和阮小溪说了这件事,当阮小溪知道乔母病危的事情,脸上原本的木然完全被震惊所取代:“怎么可能?为什么会这样?”

    乔弈森明知道这件事和阮小溪没有任何的关系,但是他一想到乔一鸣是因为阮小溪才会和乔母拨通的这个电话,他就不愿意再和她多说什么。

    他明知道自己的这样的行为已经属于迁怒。

    但是他现在没有办法原谅任何人,包括他自己。

    乔弈森没有回答阮小溪的话,只是直接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我要去那边一段时间,你在家里要好好照顾自己。”

    阮小溪有些急切的开口:“也带上我吧,我能够好好照顾夫人的。”

    乔弈森看了阮小溪一眼,眼睛里满是阮小溪看不懂的嘲讽:“你到底是想去看夫人,还是想趁机去看你的解慕?”

    阮小溪愣愣的看着乔弈森,她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之间乔弈森会提起这个人:“你在说什么?”

    乔弈森冷声道:“我在说什么你还不清楚么?”

    “那天我在聚会上看到你和解慕接吻,还真的是郎情妾意啊。”

    “阮小溪,你说你凭什么?明明是你先背叛我的,却让所有的人都反过来指责我,就连我的母亲都不相信我。”

    阮小溪根本就不知道乔弈森现在在说什么:“你在说什么?”

    她那天完全醉了,根本就不记得自己竟然和解慕接吻的这件事情。

    乔弈森恶狠狠的走到床边,乔母忽然之间的病危压垮了乔弈森的神经:“我告诉你阮小溪,你一直都在怪我隐瞒你,怪我不告诉你事情的真相……”

    “但是,那一切都是因为我爱你,我想要保护你,我虽然没有做到十分的坦诚,但是我保持着那爱你的心。可是你呢?”

    乔弈森说:“你看似留在了我的身边,可是你的心却在动荡不安。”

    “别以为我妈去世了我就会放开你,绝对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就算是有天我不再爱你也不可能。”乔弈森的眼睛一片通红,看起来就像是个陷入绝境的困兽。

    阮小溪忽然之间觉得自己说不出话来,她没有办法在这个时候反驳这个男人,乔弈森说的有什么错呢。

    乔弈森一直都坚持的相信两个人会一直在一起,一辈子。

    先产生怀疑的确实是她,但是这份怀疑也不是没有原因,也不是有错的。

    只是两个人都太钻牛角尖了。才会造成今天的状况。

    乔弈森没有再看阮小溪一眼,就直接提着包走出了房间。

    阮小溪木然的看着乔弈森的背影,她想起乔弈森刚刚的话,她和解慕接吻了?她怎么可能会和解慕接吻了呢

    如果这件事是真的话,那么她就可以理解乔弈森为什么会一直不肯想自己说的那样仔细的思考一下两个人感情中的问题。

    那是因为他在潜意识里就觉得是自己出轨了。

    他认为是我爱上了解慕,他认为我的心里已经没有了他,他觉得我只是在找借口,找一个背叛了他的借口。

    乔弈森出门之后,给安伯勋拨通了个电话。

    “喂。”

    乔弈森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我最近接种发生了一些事情,可能这段时间没有办法一直留在h市了。”

    安伯勋问道:“是那母亲那边发生了什么事么?”

    乔弈森说:“对,我的母亲刚刚被下了病危通知书,我要赶过去。”

    “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忽然这样?”

    乔弈森虽然不想解释但还是控制住自己情绪,说道:“医生说是气急攻心,心肌堵塞,引发的休克性的昏迷。”

    “就这样?”

    乔弈森听到安伯勋的话一时间有些愤怒:“这样还不够么?”

    安伯勋能够听出来乔弈森生气,他开口道:“孩子,我的意思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说,我家茜茜如果因为这个就被下了病危通知书,她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乔弈森这才忽然想到发安伯勋的身边几乎全部都是顶级的心脏病专家:“您的意思是?”

    “我知道这样的病症一般的医生来看的话是真的有些困难,但是我身边有世界顶级的心脏科专家杰克。”

    乔弈森一时间说不出话,这个人他以前听说过,不过这个人十分的古怪,行踪难寻,一般人是不可能会接到他的帮助的。

    “您认识杰克?”

    安伯勋笑了笑,他何止是认识,那个人就是他的大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