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乔总,夫人出事了
    乔弈森说:“那天刚刚好我弟弟也在游乐场里,中间有一些误会。”

    安伯勋的眼神有几分幽深:“实在是抱歉都是因为我家茜茜实在是太任性了,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下奶对你造成了影响实在是不好意思。”

    “是你的夫人感觉到不适么?”

    乔弈森摇头:“我弟直接把这事捅到了我们的母亲那里……”

    安伯勋也是从年轻的时候一路走过来的,他看了乔弈森一眼:“这件事情既然是因为我们茜茜而起,那我们安家就有必要要帮你解决。”

    “你可以继续给你的母亲打电话,我可以帮你作证,证明你个茜茜之间并没有什么。”

    乔弈森没想到安伯勋竟然还是一个这么有责任感的人,既然安伯勋的名声在他们那一带的商圈之中那样的响亮,他的母亲没有理由会不知道。

    如果这个时候安伯勋真的能够说些什么,那么乔母肯定是会有些相信的、。

    “那就麻烦您了。”

    乔弈森在之后直接拨通了乔母的电话,可是一直很久,那边都没有接通。

    乔弈森感觉到了有点不好的预感,但是这个时候他也不能够确认。

    他回过头对安伯勋说道:“好像没有人接通。”

    安伯勋笑了笑:“没有关系,如果哪天你还需要我的帮助,就直接打电话通知我好了,我们家茜茜可是一直在说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帮你。”

    “我还在发愁你这样优秀的小伙子怎么需要我这种老头子的帮忙了。”

    乔弈森和安伯勋笑着寒暄两句,两个人就直接各回各家了。

    乔弈森之后有给乔一鸣打了几个电话,乔一鸣都是一个个的挂断了,乔弈森在这种时候总是出乎意外的有毅力,乔一鸣是从来都不可能拧的过乔弈森的。

    电话终于接通的时候,乔弈森胸口的怒意已经积蓄到了一种濒临爆炸的地步:“我问你,你究竟有没有脑子?”

    乔一鸣从来都不会觉得是自己做错了,他反问道:“那大哥你有没有良心。”

    乔弈森说:“我问你,你知道妈的病是不能生气的,你为什么把这事告诉她?她要是气出什么三长两短,你能够承担么?”

    “你没有照顾过妈,之前的时候可是我陪在她的身边的,她已经没有了,倒是我要是不告诉她的话,还有谁能够管得了你。”

    乔一鸣的声音恨恨:“我就问你一句,你把小溪关在家里暗不见天日,自己和别的小姑娘在外面玩的是笑容满面,被我发现了你不但没有一点的反省,你还打我。”

    乔弈森的头很痛:“我说了一鸣,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样,那个女孩只是一个生意伙伴的女儿,她……”

    乔一鸣开口:“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你不就是想说这个根本就不是你的本意,因为生意上的事情不得不应付的么?”

    他的话里话外都是乔弈森的不是,也把他对安茜的同情置之于无。他会对安茜还算不错从来都不是因为生意上的原因。

    “然后你就因为这个做戏对么?这个借口已经用的烂了……”

    “不是。”乔弈森忽然开口:“她是我生意伙伴的女儿,她也十分的干净美好,让人忍不住想要保护,但是我很清楚我对她从来都不是爱情。”

    “她的身体不太好,先天性心脏病,可能不能活多久了。”

    “还先天心脏病,哥你该不会是电视剧看多了吧,那样的女人一看就是装作白莲花的表子!你还说她干净美好,你看看现在小溪的样子,以前的时候……”

    乔一鸣的声音干哑:“她在没有和你在一起之前也是一个那么干净美好的人,她是被你一点点的吞噬的。”

    乔弈森不想再和乔一鸣说这些事情,他直接开口道:“总之这件事你不用再管,我知道我自己究竟是想要什么,你最好不要让妈在为我们操心了。”

    乔弈森和乔一鸣的电话还没有结束,手机上又有个电话从美国那边打过来。

    乔弈森想也没想的就直接挂断了电话,接通了这个。

    电话那边的人是乔弈森留在乔母身边的一个助理,那小姑娘一点也没有稳重,这时候说话都带了点哭腔:“乔总,不好了,夫人出事了。”

    乔弈森的心中猛地一颤:“你说什么?”

    “夫人刚刚病情忽然之间恶化了,医生说夫人可能是熬不过去了。”

    乔弈森:“怎么可能?刚刚夫人不是还没有什么事?她不是已经病情稳定了么?怎么会忽然之间就这样了?”

    那助理已经吓得口不择言:“刚刚就是在和乔总你挂断电话之后,夫人的脸色就是很白,但是那时候还是很正常的,她后来忽然之间说了句话之后,就开始剧烈的咳嗽,就吐了血出来。”

    乔弈森问道:“夫人那个时候说了什么?”

    “她说……她说,孽子啊孽子。”

    乔弈森心中狠狠的一痛:“医生呢?医生呢?让他过来。”

    小助理匆匆忙忙的就去找了主治的医生:“乔总,我把电话给他。”

    乔弈森在之前就听说这是最好的医生他才会放心把自己的母亲送到那边的,情况也一直都报告的是稳定,怎么会忽然之间就要下病危通知书了呢?

    “我想请问一下,我母亲的病……”

    那医生都已经知道了乔弈森想问的是什么:“这位先生你就不要再费心了,您的母亲应该是真的撑不过这次了。”

    乔弈森:“怎么可能?刚刚她还和我打电话!怎么会忽然之间……”

    那医生冷冷的开口:“这就要问您了,我的病人原本也是好好的,可是忽然就气急攻心,这让我们也很为难,在过程中应该是您的不当言论才造成她这样的。”

    乔弈森的眼睛一阵血红:“那就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了么?”

    医生叹了口气:“现在看来,如果您这个时候能够赶回来,还能见她最后一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