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听我解释
    “好了,你不用担心,奕森已经吧和你一起出去玩的事情告诉我了,不算你说漏嘴的。”

    安茜这才松了一口气。

    安伯勋说:“那你就来告诉我,你们今天玩了什么?”

    他边说这话,一边倒了一杯茶水:“我想知道究竟为什么我家姑娘这样的开心?”

    安茜说道:“我们今天去晚了旋转木马。”

    安伯勋点了点头,这个还算是不错,毕竟他这个女儿的心脏不太好,玩些这种舒缓的还是可以的。

    “我们还一起坐了摩天轮。”

    安伯勋皱了皱眉,这个就已经很危险了,还好茜茜并不恐高。

    “然后我们还在一个表子那里买了冰淇淋。”

    “噗!”安伯勋的一口茶水就这样的喷了出来。

    “爸!你怎么了?”

    安茜不明白了为什么一提到这个词,哥哥和爸爸的态度都这么奇怪。

    他觉得可能是因为自己吃冰淇淋的这件事让家里的两个人不开心了。

    “不过我就吃了一口而已,我真的就吃了一口,你不要怪奕森哥哥,都是我求他的。”

    安伯勋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样失态过,他直接看着自己的女儿问道:“茜茜,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个词?”

    “表子?”

    安伯勋的心中一痛,强忍着想要清除掉茜茜记忆的冲动:“对。”

    安茜说:“这不就是卖冰淇淋的别称么?为什么爸爸这么在意?”

    男人额角的青筋都隐隐约约的凸起:“爸爸问你是谁告诉你的?说这个是卖冰淇淋的意思?”

    “哥哥啊……”安茜黑漆漆的眼睛看着安伯勋:“难道不是这样么?”

    安伯勋只觉得嘴里一阵的苦:“对,就是这个意思,不过这个词不能随便乱说,这个是对卖冰淇淋的人的鄙称呼,十分不礼貌的,我们不能这样。”

    “哦,原来是这样!”

    安茜乖巧的点点头:“我已经知道了,以后不会这样叫了,每个人都应该平等礼貌。”

    安伯勋揉了揉安茜的头发:“对,虽然今天很开心,但你也要早一点睡,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就叫爸爸。”

    安茜知道他这是担心今天自己吃的那口冰淇淋会不会吃坏自己的肚子。

    “好,我知道了!”

    安茜的眼神有几分的明亮,她笑着上了楼梯:“好,爸爸你也早一点睡,我真的很喜欢乔弈森哥哥,我和他在一起特别开心。”

    “你一定要在他有困哪的时候帮助他一把,因为茜茜喜欢他。”

    安伯勋点点头:“我知道了,你快点上去睡吧。”

    在安茜回到自己房间之后,安伯勋直接就踹开了安平房间的门。

    安平正在打游戏,他回头就看到自己的爹:“怎么了?这么晚了?”

    安伯勋直接挥了手上的棒子把自己这宝贝儿子打的乱叫:“你和茜茜说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要是再敢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安平捂着头:“我冤枉啊。”

    但是乔弈森万万没想到乔一鸣没有回来直接告诉阮小溪,反而是打了电话直接通知了乔母。

    乔母打过来电话电话的时候,乔弈森原本正在开会,一看到这个熟悉的号码就直接终止了会议。

    乔弈森这段时间忙碌于各种各样的事物之中,和乔母打电话的次数可见一般。

    “妈?有什么事么?”

    乔母说:“你还敢叫我一声妈,你说说你自己究竟是做出来了什么事。”

    乔弈森一时间有些懵:“我怎么了?”

    乔母在那边气的一个劲的咳嗽,声音嘶哑:“你还不敢承认,我告诉你,一鸣都已经告诉我了。”

    他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乔一鸣这段时间安安静静竟然是为了去准备场大的,乔弈森觉得头有点疼:“妈。我现在正在开会,要是这事的话,一会等我结束了会议,好好的和你解释行不行?”

    上次念念生病的事情就已经把这个会议推延了,要是这个时候再因为种种情况终止,实在是有些过分。

    上次的时候是安伯勋自己主动承担了所有的责任,他给各个股东打了电话,说那天他有事无法参与。

    他毕竟是商圈中少有的几个不太喜欢张扬的巨鳄,他的话还是不会有人不听的。

    这次可是已经不会有人帮他了。

    乔母早就被乔一鸣和她说的事气的头晕脑胀,她上次的病原本就是稍微好转,乔一鸣在电话中告状的一句话都能够让她喘不上来气。

    乔弈森听着乔母粗重的呼吸,解释:“妈,你相信你的儿子么?”

    “事情绝对不是像一鸣说的那样,我一定会给你一个解释,但是现在我真的有一个重要的会议要开,事关乔氏的生死存亡。”

    乔弈森都已经这样说了,乔母愤愤的挂断了电话。

    在忙音传来之前,乔弈森听到母亲叹息似的声音:“家和才能万事兴啊。”

    乔弈森有些魂不守舍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安伯勋在身边问他:“怎么了?”

    乔弈森勉强的笑笑:“没什么。”

    他不知道乔一鸣竟然会不懂事到这种地步,他们都已经这样的年纪,竟然还因为这种家里的琐事像母亲告状。

    这已经不是以前小的时候了,乔母的身体并不算好,竟然还在这个时候让她担心。

    乔弈森深深地叹了口气。

    会议中说了什么,乔弈森都没有仔细的听,他脑中一直在想着怎么和乔母解释这件事。

    散会之后乔弈森现实给他的好弟弟打了电话。

    乔一鸣没有接,那边的忙音好像嘲笑着乔弈森的急切。

    安伯勋走过来问他:“奕森,你今天是怎么了?是发生什么事了么?我看到你接了那个电话之后,就一直魂不守舍的。”

    乔弈森勉强的笑了笑:“我没什么,只是家里发生了一点意外,我的家人认为我和令媛的关系似乎是有些太亲近了。”

    安伯勋听到乔弈森的话就知道是怎么回事:“那天你带着茜茜出门的事情被家里的人看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