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现在恨不得你去死
    乔弈森一路上都想着乔一鸣刚刚说的话,乔一鸣说自己一定会救阮小溪走。

    乔弈森摸了摸口袋中的钥匙,这钥匙只有一把,而且那锁链的质地并不一般,硬来是绝对不可能的。

    安茜看出来乔弈森的魂不守舍,一路上好几个急刹车都险些把安茜整个人栽出去。

    之好不容易吧安茜送回了家,他也没有进安家坐一坐,就归心似箭的离开了。

    他不担心乔一鸣吧阮小溪带走,但是他担心乔一鸣会和阮小溪说一些什么。

    乔弈森回到家中的时候,就直接回到了自己房间。

    当他看到阮小溪的那一瞬间,整颗心就放了下来。

    乔弈森不知道要是没有看到她,自己会不会发疯。

    他慢慢脱下身上的西服,走到阮小溪的身边问她:“今天一鸣有没有过来?”

    阮小溪说:“我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他们两个了。”

    最近阮小溪经常会有些寂寞,只是程琳再也没有来过。

    她知道是为什么。

    要是有一天晨微被这样生不如死的关押,恐怕她也不会忍心去见她,是不敢。

    虽然阮小溪已经一次次的说:“这和你没有关系,你不用因为劝不了乔弈森而感觉到内疚。”

    但是程琳和乔一鸣还是没有办法原谅自己。

    乔弈森说:“我今天碰到了一鸣。”

    “他们认为我出轨了,还和我大吵一场。”

    乔弈森笑着说:“我几乎都要招架不住了,打了一鸣一巴掌,我怕他会在意。”

    阮小溪也笑了:“其实根本就没有必要,我都不在意,更不用他们帮我在意。”

    乔弈森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得不承认在刚刚听到阮小溪说她不会在意的时候,他的心狠狠的痛了一下。

    “你真的不会在意么?”

    乔弈森终于还是摇晃着阮小溪的肩膀忍不住问道。

    阮小溪嘴角有几分的嘲弄:“我为什么要在意?我会嫉妒难过,都是建立在我在乎你,我爱你的情况下的,我现在恨不得你去死。”

    “这样我们都能够解脱了。”

    乔弈森被阮小溪悲观的话刺激的不知道怎么言语,他看着阮小溪:“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阮小溪抬起手上的锁链:“你难道还不清楚么?”

    “我会变成这样,全是因为你啊,乔弈森。”

    ……

    安茜会到家中就一直有个事情想不明白。

    终于在晚上安平回来之后,她抓住了自己的哥哥:“哥,我有一件事想要问你。”

    安平看了一眼安茜问道:“什么?你说。”

    “表子是卖什么的啊?”

    安平原本正在喝水,一时间没忍住,喷了一地。

    “谁和你说的?什么玩意!这不是小孩子应该知道的词!快给我忘了。”

    安茜哼了一声:“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去问爸爸。”

    “我觉得你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安平急匆匆的拦住了自己的这个宝贝妹妹:“你可千万不要去问爸爸,不然的话,他一定会把和你说这个词的人撕成碎片的。”

    安茜有些疑惑:“这么严重的么?”

    安平点点头,可是转念又想到,和自己的宝贝妹妹说这种粗话的人,不是就应该被撕成碎片的么?

    “你是从哪听到这句话的”

    安茜知道自己的哥哥这是想要套自己的话,她才没那么傻:“不告诉你,你先告诉我这是什么意思,不然的话我不告诉你。”

    安平轻轻咳了两下,他小心翼翼的凑到安茜的身边:“你知道吧,这个表子……就是……卖。”

    安茜已经等不急了,她早就知道这是卖什么东西的了,她急切道:“你能不能说的快点?”

    安平看着自己一脸纯良的妹妹,是实在说不出口。

    安平叹了口气,他说你今天吃了什么?

    “冰淇淋……”

    她这话一落下,安平就整个人炸了:“什么!乔弈森不但让你听到了表子这个词,还带你去吃那种东西!我一定饶不了他……”

    安茜一把就把安平拽了下来:“你小声一点!要是让爸爸知道了怎么办!我知道她不应该让我吃冰淇淋,但是你也不能怪他,是我求他这样做的。”

    安平看着自己妹妹那种小鹿乱撞的眼神,叹了一口气,这个妹妹真的已经被那个男人虏获了。

    “这个表子吧,就是卖冰淇淋的。”

    安平随口的胡诌了一句。

    他总不能够告诉自己的妹妹,这表子的真正含义吧。

    水晶的世界就应该是纯净透明的,容不得一点的污染。

    安平说道:“你现在可以告诉我,这词是从哪里听来的了吧。”

    安茜忽然想起乔弈森和他的弟弟之后发生的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她撇了嘴:“就是不告诉你,臭哥哥!”

    安平简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自己反而还成了臭哥哥,真不愧是女大不中留,就才跟着心上人出去了一趟,就已经看补上自己这个哥哥了。

    安平不肯罢休:“不行,茜茜,你得告诉哥哥,是我好还是乔弈森好!”

    安茜水晶般的眼睛看了眼安平,马上就回答:“当然是奕森哥哥好了啊。”

    一瞬间安平的心上就穿过了一百只箭。

    今天安茜十分的开心,乔弈森带着她见到了很多他曾经不曾见到过的东西。

    晚上安伯勋回来,安茜就小鸟一样的飞过来:“爸爸,你回来了!”

    “嗯。”

    安伯勋看到女儿脸上的笑容。一时间也有几分地开心。

    茜茜以前的时候很少这样的开心,既然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就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每一天都开开心心的。

    “怎么了,今天出去玩的开心么?”

    安茜点点头:“非常开心!”

    随即安茜就发现自己说错了话,明明今天爸爸走的时候她答应了要一直都照顾念念的。结果自己却去跑出去玩了。

    安伯勋看着自己女儿捂嘴,他还不知道自己的女儿?

    就连一开始那个医生都是安伯勋安排好的,不然怎么有机会让乔弈森和茜茜单独相处,这个爸爸当得也算是操碎了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