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和安茜不是那种关系
    就在乔弈森要把冰淇淋扔掉的时候,他忽然看到了两个熟人。

    乔一鸣和程琳。

    乔一鸣看着他的眼神冰冷,乔弈森这才注意到自己这个时候竟然是拉着安茜的手,两个人之间的氛围看起来极为暧昧。

    乔一鸣带着程琳一步步的走过来:“大哥,我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遇到你。”

    乔弈森当然也没想到会在这遇上乔一鸣,一时间有些尴尬,但是拉着安茜的手还是没有松开,安茜的性子只要一放开,说不定就会随着人群奔跑到哪里去。

    安茜没有发现乔弈森的失态,有几兴致冲冲的问道:“这是你弟弟么?也长得好帅。”

    乔弈森看着安茜纯净的眼睛,叹了口气,这傻姑娘还不知道别人已经误会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乔一鸣冷笑一声:“哥,这就是你的新口味?”

    安茜以为乔弈森说的是刚刚被扔到一边的冰淇淋,忙的解释:“不是,刚刚的冰淇淋就是最普通的那种。”

    安茜的话听起来很是做作,一般到了这个年纪的人,怎么能听不动乔一鸣的意思?

    但是,安茜就是听不懂。

    她脸上带了微笑伸出手过来:“你好,奕森的弟弟,我是安茜。”

    乔一鸣看着安茜骨瘦如柴的手指,嗤笑一声:“就这么个骨头架子?安茜?”

    安茜就算是再迟钝也能听得出眼前的这个人好像不太友好。她悄悄的问乔弈森:“你的弟弟讨厌你么?”

    乔弈森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讨厌的当然不是我,而是出了阮小溪在我身边的其他的女人。

    只是这种话现在不能够说而已。

    乔弈森说:“一鸣,事情不是你想象嗯嗯那样,你先回家,我会告诉你今天发生的一切。”

    “不是我想象的那样?”乔一鸣明显的有几分激动:“我看着你和她一起坐旋转木马,一起做摩天轮,我刚刚还看到她在你的脸上亲了一口。你告诉我究竟是什么样?”

    乔弈森皱了皱眉:“你跟踪我?”

    “闲着无事我为什么要跟踪你?”乔一鸣的眼神有几分沉痛:“我听说念念病了,你在医院里照顾,可是到了医院根本就没有你的踪影。”

    “刚好你的助理也来医院看望念念,和我说你今天这个奇怪的命令,我才推断你可能在这。”

    “当时我和晨微就觉得好奇,你一个人为什么会去游乐场,竟然是和这个表子在一起!”

    乔一鸣是亲眼看到了阮小溪的痛苦的,他不知道乔弈森和阮小溪之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才会让一个人拼了命的想要逃,一个人却无视她的痛苦固执的把她捆绑在家中。

    今天他算是看明白了,原来他这个一向号称专一的哥哥竟然已经有了别的女人。

    开始的时候乔一鸣就想冲上去问他们究竟是什么情况,是程琳拦着他,让他在等一等,他还以为是冤枉了乔弈森。

    现在他是实在看不下去了。

    乔弈森的眼神有几分的犀利:“一鸣,你说话注意一点,安茜不是那样的人。”

    乔一鸣几乎都要冲上来打乔弈森了:“我说的有错么?她就是个表子!”

    安茜这个时候睁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乔弈森:“什么是表子?”

    安茜从小就圈养在家里,安家的家风还是比较严正的,她没有听说过这些,十分的正常。

    乔一鸣就是看不上安茜这种故作清纯的样子:“你不知道么?我来告诉你,就是出来卖……”

    乔弈森忽然一个耳光扇在了乔一鸣的脸上:“闭嘴。”

    安茜一时间也被吓到了,她忽然之间甩开乔弈森的手:“你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可以随便打人!”

    程琳更是的心痛,尤其是看到乔一鸣嘴角的血迹的时候。

    乔弈森冷冷的开口:“我说了我和安茜并不是那种关系,你不要胡思乱想。”

    乔一鸣恶狠狠的看着乔弈森:“你为了她打我?你忘了小溪么?”

    “当初是你答应我一定会好好的对待小溪的,所以我才会把小溪交到你的手上,却没想到我直接把她托付给了一个混蛋!”

    乔弈森说:“乔一鸣你说话注意一点,我是你的大哥。”

    程琳这个时候也已经忍耐不下去,她知道自己本来是不应该干遇到乔家的事里,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开口:“如果你真的已经移情别恋了,那么就请你放开小溪吧,不要让她再继续痛苦了。”

    乔弈森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我说过了我和安茜没有任何关系,我还是爱着小溪,我这辈子都不可能会放开她。”

    乔一鸣擦干净了嘴角的血迹:“没有关系?好,我就问问看看你们之间是不是真的没有关系。”

    “我问你,你喜不喜欢乔弈森。”

    安茜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出来这样的两个人,上来就是质问的态度:“喜欢啊,我最喜欢他了。”

    “好好好……”乔一鸣几乎要鼓掌了:“哥,这就是你说的没有任何关系对吧。”

    乔弈森头有些疼,有的时候安茜的单纯实在也是一种麻烦。

    “你先回去,有什么等到回家再说。”

    乔一鸣双目通红:“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说的,我没有你这个三心二意的大哥,我告诉你,阮小溪我是一定要救出来的,我一定要让她看清楚你是一个什么样的恶心的人!”

    乔一鸣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带着程琳一起走了。

    乔弈森原本今天还是有几分的开心,这个时候好心情全部都被毁了。

    安茜看出乔弈森的低落:“他刚刚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那样生气?”

    她想了想说:“是因为他不希望我们在一起么?”

    乔弈森揉了揉安茜的头发:“你不要胡思乱想了,没有那一回事,现在天色已经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好。”

    安茜原本还想再缠着乔弈森一会的,这时候看得出来男人的情绪低落,也就只能点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