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今天的任务就是开心
    这样的话,城西自然也是有人,但自然就不会有那么多。

    安茜像是一只被从笼子中放出来的小鸟,一上苍白的脸上也有了几分的红润。

    “我以前的时候,爸爸和哥哥总是不让我做这个不让我做那个,我偷偷的告诉你,那天在那个part上,算是我第一次出门了,然后我就遇上了你,你说这算不算是一种缘分?”

    乔弈森想起那天的场景,心中不由得感叹:这还真的算是一种缘分,谁能想到会在个派对上发生这样的事情?

    要不是中间发生那场意外,他也不会有机会认识安茜。

    “我其实一直都在想,我躺在床上过了这二十年,倒还真的不如快快乐乐的活一天。”

    “但我就是想想而已,我可不能那么自私,我不想看到爸爸哥哥难过。”

    乔弈森抓住安茜的手,他说:“现在不要想那么多,你就只用好好的玩就好了,你今天的任务就是开心。”

    安茜点点头,忽然之间元气满满:“我要玩那个!”

    乔弈森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就发现她指的东西竟然是过山车。

    “不行。”

    安茜的脸色颓了下来:“为什么这个也不行?”

    乔弈森看着那一百八十度的转弯,就连他这个没有心脏病的人都觉得一阵战栗,更不用说安茜了。

    “这个……这个以前发生过重大事故,你就不要以身范险了,我可是答应了你爸要把你好好的带回去的。”

    安茜转了头,又看到旁边的海盗船:“我要玩那个!”

    乔弈森闭了眼,再睁开的时候说:“这样,我带你去玩一些有意思的东西吧。”

    乔弈森已经实在是没有办法控制安茜那颗躁动的心了。

    他最后带着安茜去了旋转木马。

    安茜坐在木马上,听着耳边的音乐,笑的像个孩子。

    “好有意思,真好玩,谢谢你!”

    乔弈森自己也坐在木马上,被转的有些头晕,说实话他不是很能够理解为什么安茜会这样的开心,这个究竟是有什么意思?

    旋转木马这种东西,是要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才会有意思的吧、

    忽然之间乔弈森想到了什么,眼中又回想起阮小溪已经黯淡无光的表情。

    两个人从木马上下来,乔弈森说:“你恐高吗?”

    安茜笑着问他:“什么是恐高?”

    乔弈森:“……”

    “恐高就是你站在高处会不会害怕。”

    安茜摇摇头:“不会啊,高处的风景多好,越是高我就越是开心啊!”

    乔弈森点点头:“那我们就去玩摩天轮。”

    两个人到了那个小小的包厢之后,乔弈森就已经后悔了。安茜激动的像是一只找到了粮仓的小耗子,看着外面兴高采烈:“啊,你看那里!”

    乔弈森看了一眼,听耳边的安茜说道:“那里有个卖冰淇淋的。”

    乔弈森却什么也看不清楚,这安茜的眼神还真的好。

    只不过她好像是太过激动了,这包厢都要被她摇晃掉了。乔弈森心惊胆寒的下了包厢,还真的是第一次坐摩天轮都感觉到恐惧。

    整个一下午下来看,安茜倒像是什么都没有的样子,但是乔弈森就被折磨的几乎无法呼吸了。

    安茜死死抓着乔弈森的手,脸上的笑容荡漾:“我今天实在是太开心了。”

    乔弈森有些累,但是看着安茜分外明媚的笑容,觉得今天的也算是值得。

    安茜拉着乔弈森的手往刚刚看到的那个卖冰淇淋的地方跑:“你看那边有卖冰淇淋的,你请我吃好不好?”

    乔弈森想起了上次安茜吃了辛辣的食物导致心脏病突发的样子,他心中一沉:“你能吃这些东西么?”

    “当然可以了。”安茜信誓旦旦的开口。

    乔弈森叹了一口气,他就不应该问安茜,在她眼里自己是什么都能够尝试的。他直接给安伯勋打通了个电话。

    “你在给谁打电话?”

    乔弈森看了安茜一眼:“给你爸。”

    安茜忙的就伸出手要去打掉乔弈森的手机:“啊,你不能够问他,在他的眼里我是什么都不能吃的!”

    乔弈森听了笑出声来:“你什么都不能吃的话,不是早就已经饿死了?”

    她看到乔弈森不相信的样子,直接撩开了自己的衣袖:“我每天都有打营养针。”

    乔弈森看着安茜手臂上密密麻麻的针孔,要不是知道安茜是什么样的身体,他还会以为这是一个瘾君子的手。

    安茜:“我的胃也不太好,所以他们有的时候会给我打营养针。”

    乔弈森看着安茜苍白的脸孔和瘦弱的身体,她不知道安茜竟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当初安伯勋说的是她还能活半年,但……真的有半年的时间么?

    电话已经接通了,那边的安伯勋问他:“怎么了奕森,是有什么事么?”

    乔弈森忽然直接说不出话来,沉默了一会,他说:“没什么,一会我就会带安茜回去,我是打电话过来让你们不要太过担心。”

    安伯勋嗯了一声,两个人之后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就挂断了电话。

    安茜听到乔弈森的话,激动的在乔弈森的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谢谢你。”

    乔弈森忽然觉得安茜和自己说的最多的话应该就是这句谢谢你了。

    “我答应你让你尝一尝它的味道,但是最多只能吃一口,你听到了么?”

    乔弈森心想心脏不大好的人应该是不能吃辛辣过甜的东西,但是只是一口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乔弈森就抱着这样的侥幸,带着安茜来到了卖冰激凌的小店,那店家十分的友善,尤其是看到乔弈森和安茜都是郎才女貌,直接就做了特大号的出来。

    安茜舔了一口,就被这样甘甜的滋味虏获了,她吃了第一口就要吃第二口。

    乔弈森阻挠:“你忘了刚刚答应什么了?”

    安茜眼巴巴的看着乔弈森:“可是都已经吃了第一口,第二口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吧。”

    “不行。”乔弈森强迫自己硬下心肠,毕竟是他擅自带着安茜出来的,这附近也没什么医院,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他怎么对安伯勋交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