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也好想能够有一个孩子
    安茜有些责难的问他:“现在孩子都已经病成了这个样子,你还能笑得出来!”

    她的这一句话让乔弈森忽然之间有些恍惚。

    这句话实在是太像阮小溪了。

    要是以前的阮小溪,在这种情况之下肯定是会这样说的,只是……现在的阮小溪已经再也不会用这种待了点责备的娇嗔语气来和他说话了。

    “哎?你没事吧……”

    安茜看到乔弈森忽然之间变得沉默,还以为是自己刚才的语气惹得他不开心,有些小心翼翼的开口:“我刚刚不是有意责备的,我就是……”

    乔弈森回过神来:“没关系,我刚刚只是忽然之间想到了一些什么,你不用在意。”

    安茜因为这句话立马就有神采飞扬起来,她哈哈的笑道:“我还以为是我刚刚惹你生气了。”

    说实话,能够想安茜这样把自己的情绪稍不掩饰的完全表露出来的人,世间真的少有。

    乔弈森不得不承认,和安茜在一起的时候,他据地轻松很多。

    没有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也没有任何的尔虞我诈。

    他的纯净真的能够把你带到另外一个世界之中,一个属于她的世界。

    乔念念这个时候已经醒了,睁开眼就看到多了两张完全不同的面孔,她以前的时候待在乔家,很少见到外人,这个时候直接把安伯勋和安茜都当成了是医务人员。

    还以为是又有人要给她喂进去苦苦的药,要在她的屁股上打上重重的一针。

    “哇!”

    忽然之间原本和谐的病房中爆发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乔弈森回过头就看到念念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一时间也是慌了。

    这个时候安伯勋直接走到乔念念的身边,直接吧孩子抱了起来,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的西装正被孩子的眼泪浸湿。

    “乖……”

    他抱着乔念念的姿势娴熟自然,晃着孩子的力度也是刚刚好,乔念念本来就是刚刚醒过来,对上安伯勋的温柔,一时间有昏昏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一阵安静之中又睡了过去。

    乔弈森简直是要啧啧称奇了。

    安伯勋把念念放回床上:“我们在这里说话的声音太大了,孩子现在需要休息。”

    乔弈森懂安伯勋的意思,几个人都压低了自己的声音。

    “以前的时候,茜茜也经常会在大半夜的时候这样的哭泣,然后那个时候我还年轻,经常会被她扰的整晚整晚没有办法好好的休息。”

    安伯勋好像是看出来乔弈森的惊疑,笑着说道:“在照顾茜茜的过程中我就有了很强的育儿经验。”

    安茜听着安伯勋的话,脸上有了几分的失落:“爸爸,我长这么大,真的是辛苦你了。”

    “傻孩子,你能够健健康康的就是我最开心的事情。”安伯勋说:“我要是嫌麻烦的话,直接找来保姆不就好了?那里用得着这样的费心”

    安茜没有说话,她有些渴望的看着床上的乔念念:“孩子真的是太可爱了,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也好想能够有一个孩子。”

    “就算是之后我不在了,我以后没有办法陪在爸爸的身边,她也能够代替我照顾你。”

    乔弈森看着安茜的眼神,心里有一点的疼痛。

    在某些人眼中看起来在平常不过的东西,对她们这些饱经病痛的人开说都是可望不可即。

    安伯勋揉了揉安茜的头发:“说什么呢,爸爸这辈子有你一个宝贝就够了,我也没有心里再去装个别人了。”

    安茜憋了瘪嘴:“那要是我以后真的有孩子了,爸爸你是不是不会对她好?”

    安伯勋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当然会对她好了。”

    “那你刚刚还说什么不能装下别人了。”安茜眼睛中黑黑亮亮:“我告诉你哦,要是以后我真的有了宝宝,爸爸一定要对她比对我还要好。”

    乔弈森看着安伯勋眼睛中满满的都是苦涩,但还是笑着答应了:“那是当然,茜茜说出来的话,爸爸怎么敢不听呢。”

    安茜笑意盈盈,转头又去看床上的乔念念。

    乔弈森心想,还有什么比不能够实现的承诺更让人难过呢,据他所知,安茜的身体别说是生下一个孩子,就连怀孕也是绝不可能。

    安伯勋没过多久就已经离开了,但是却没有带走安茜。

    安茜说:“爸爸,我还想再玩一会。”

    安伯勋的语气有几分的严肃:“不要瞎闹,快点和我一起回家,我们是来探病的,不是来玩的。”

    安茜可怜巴巴的看了一眼坐在床边的乔弈森,眼神中有几分的请求。

    她好像在说:我好不容易才能够出来这么一次,你帮帮我,我还不想回去。

    乔弈森叹了口气:“安伯父,茜茜既然想要在陪着念念待一会就让她呆一会吧,反正她都已经出来了,不如就让她玩个高兴。”

    安茜忙的点点头。

    “这怎么行?茜茜肯定会给你添麻烦的!”

    乔弈森说道:“没有关系,等到一会我就会自己把茜茜送回家去,您就放心吧。”

    “我一定会保护茜茜的安全的。”

    安伯勋看了一眼安茜乞求的眼神,又看了一眼看起来似乎很靠谱的乔弈森。

    “好吧,你一定要小心,茜茜现在情绪不能有太大的波动。”

    乔弈森点点头:“您放心吧,我会管束她,不会让她有机会跑到外面去的。”

    安伯勋看了眼自己古灵精怪的女儿,叹了口气:“那好吧。”

    说完他就直接离开了房间,走到门外之后,安伯勋的眼神中有了几分的光彩,他打过去个电话。

    那边的人是安平。

    “爸,事情办得怎么样的了?”

    安伯勋轻轻咳嗽一声:“办妥了,茜茜现在已经和乔弈森单独相处了。”

    安家这两个父子,还真的就像是月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