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的关心
    他看着念念可能是因为身上一阵阵的发痒,所以就忍不住的磨蹭,身上的皮肤都已经开始隐隐约约的发红。

    “快点送念念去医院!”

    乔奕森知道,这么小的孩子要是感染了水痘没有好好医治,及时发现的话可是会极其危险的。

    就算是药物治疗,也要考虑到剂量的问题。

    而且因为阮小溪本身就对头孢类药物过敏,还要检查念念有没有遗传母体的过敏史。

    乔奕森越想就越是难耐,索性直接就把孩子抱了起来,直接开车去了医院。

    在路上的时候,乔奕森这才忽然发现,在自己家中要是有专业的医疗设备和医生,是一件多么必要的事情。

    这去医院的一路上,简直就像是在要他的命。

    到了医院之后,乔奕森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是安伯勋。

    “喂。”

    安伯勋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有几分的低沉严肃“弈森,你还记得今天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么?”

    “为什么这么晚了还没有来?大家都在等你。”

    乔奕森这时候才想起来今天原本定下来的行程,是真的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

    他深吸了一口气,解释道“实在抱歉。”

    “今天早上我的女儿生病了,我现在正在医院里……”

    乔奕森的话还没有说完,安伯勋就开口了“怎么回事?生病了!怎么会忽然生病?”

    说完这话,他可能也感觉到自己好像太过于在意了,有些尴尬的解释。

    “因为茜茜从小的时候就经常会生病,所以我对于这方面的事情,有一点敏感,你不要介意。”

    乔奕森笑笑“谢谢你的关心,念念应该是犯了水痘……”

    “水痘?”安伯勋的话语中有几分的疑问“这东西不是有打疫苗么?”

    乔奕森一时间被这话问的有几分窘迫“因为之前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就忘记了,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

    安伯勋声音冷了下来“对于孩子的事情,一定不能心存侥幸,否则到时候如果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就后悔莫及了。”

    虽然念念和安伯勋没有任何的关系,甚至安伯勋的话并不能说的上好听,甚至有几分谴责的味道在里面了,但是乔奕森还是觉得有几分的心暖。

    “那今天的会议就先取消吧,我会帮你解决的。”

    “谢谢。”

    乔奕森挂断电话之后,这才是第一次体会到了一个父亲在女儿生病的时候,是有多么的担心。

    以前的时候,点点虽然也有过病危,但那个时候是撕心裂肺的沉痛。

    这种日常的小病,让乔奕森忽然间更能够理解安伯勋的感受。

    一个人二十年如一日的照顾自己生病的女儿,每一天都担心她会不会离开自己,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啊。

    好在念念身上的水痘发现的明显,所以治疗起来并不是太过于麻烦。

    乔弈森在医院之中陪伴着念念,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安伯勋竟然也会出现。还是带着安茜。

    安茜以前一般都是在自己的家里治疗,从急事之后就很少来到这地方,一时间还有几分的好奇。

    上次乔弈森送她进来,还没有到他就已经昏死过去了,等待她醒过来又回到了家中。

    乔弈森看到安伯勋的时候:“您怎么来了?”

    安伯勋的辈分比乔弈森大很多,都能够让他叫一声伯伯了。

    安伯勋说:“我昨天听说这件事之后,就一直心神不宁的,我把这事告诉了茜茜,茜茜就非要我让我来看看孩子。”

    乔弈森看到安伯勋身后的安茜,微微皱眉:“她的身体一向不好,这医院里说不定就会有什么其他的病原,还是让茜茜回去吧。”

    安茜听了乔弈森的话,有几分闷闷的生气,她没有和乔弈森说话,反而是直接抱住了安伯勋的手:“爸爸,我好不容易才出来这一趟,绝对不要这么快就回去。”

    安伯勋看着安茜的眼神有几分的无奈,他对乔弈森说道:“你也就别管茜茜了,她昨天可是求了我好久我才答应应带她出来的,你要是再阻拦下去,她可能就要恨你了。”

    安茜看了一眼面前的乔弈森,一双大大的眼睛里全都是黑漆漆的光。

    乔弈森叹了一口气:“好吧。”

    安茜听了这话,就直接跑到了乔弈森的身边,伸出头去看乔念念那张可爱的脸。

    “啊,真的是小小的一只啊。”

    茜茜以前的时候一直都待在家中养病,几乎与世隔绝了,电视安平也从来都不会让她看,因为害怕会引起她的情绪。

    但是安茜知道家里的人把她紧紧地关闭在自己的玻璃罩之中,是因为担心她的身体,所以安茜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十分的乖巧,她从没有过挣扎反抗。

    就连应该有的叛逆期都不曾出现过。

    既然家里的人都把她当成一块水晶来对待,那她就做一块水晶好了,只要能够让身边的人能够感觉得到安心。

    只是最近安茜才被解除禁足。

    安茜不知道原因,只知道他的爸爸好像是希望她能够感受到更多的东西。

    是因为自己命不久矣了么?

    安茜忽然之间笑了,她戳了戳念念软嘟嘟的小脸:“实在是太可爱了,你看她还会眨眼呢。”

    这下安伯勋和乔弈森都笑了。

    “茜茜,人都是会眨眼的。”

    安伯勋走到安茜的身边,说道:“你不要太大声打扰孩子休息了,她还在生病呢。”

    安茜这才想起来怀里的这个小家伙现在可是正在重病,忙的收回了手指头:“真的这么严重么?”

    安伯勋说:“要是说要严重,在现在来说可是不算严重,但是在很久之前,生这样的病,没有专门的药物治疗,可是会死人的。”

    乔弈森觉得安伯勋和安茜在一起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了平日里的精英范,反而像是个讲故事的先生。

    乔弈森想起来安伯勋平日里严肃的模样,又看了眼现在他的和煦,强烈的对比让他忍不住笑出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