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有责任好好照顾她
    “所以我才那么说的。”

    乔奕森把念念放进奶妈的怀里“既然念念已经交道你的手里,你就有责任好好照顾她,今天的事我不希望再次发生。”

    那奶妈吓得话都说不利落,听了乔奕森的话,连忙点头。

    “我知道了,少爷。”

    乔奕森走到自己的卧室门口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阮小溪。

    他最爱的这个女人,竟然为了能够离开他,竟然能够想出这种自己诬陷自己的办法。

    乔奕森嘴角不由得露出一点苦笑。

    直接推开了房门。

    阮小溪正躺在床上,久日的不见阳光让她最近又苍白了很多,她的眼睛里已经完全没有了曾经的光芒。

    乔奕森坐在她的身边。

    “念念今天生病了你知道么?”

    阮小溪回头看他“我知道,是我造成的。”

    乔奕森叹了口气,他说“刚刚奶妈已经把一切都告诉我了。”

    “你也不用再费尽心机让她们陪你一起演戏了,我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们之间已经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这样的事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阮小溪笑着看他,像是在嘲笑“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

    “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阮小溪被乔奕森关了这段时间,她脑海中解慕的样子却越来越清晰,她明明知道就算是出去也不一定能够在见到他。

    但是阮小溪还是幻想他能够活着。

    阮小溪从来都不是一个心狠的人。

    要是解慕还活着,她就教会他应该怎么活着,如果他死了,她就去给他收尸。

    乔奕森不想再说那种事,转移话题道“念念好像是在发高烧,我还是有点不太放心。”

    阮小溪刚刚也已经看到了念念现在的状态,刚刚她本来是极其担心的。

    但是后来她发现念念其实就只是简单的发热,只要好好的休息吃药就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提着的心也就落下了。

    这段时间,阮小溪一直在试图让乔奕森能够放开自己,可每一次的尝试却都是徒劳无功。

    阮小溪一天天感觉到了绝望,再这样下去,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她心里有那么一个夙愿,如果不能够完成,他这辈子都会有一个遗憾。

    也一辈子也不能够放下解慕这个人。

    阮小溪最近陷入了一个深渊,她有一天忽然间想到,现在的乔奕森会关着她,应该是因为喜欢她。舍不得放手。

    但是如果他不再爱自己了呢?

    阮小溪决定要做出一切能够让乔奕森觉得厌恶的事情,只要能够让她暂时逃离这几乎把人吞噬的囚禁就好。

    “你不用和我汇报念念的事情,我一点也不关心。”

    阮小溪说这话的时候,眼前闪过了念念那张稚嫩的脸,心里一阵阵的剧痛,可是她表面上还是云淡风轻。

    乔奕森不敢相信阮小溪刚刚说的话“你说什么?”

    阮小溪嘴角露出一点冷笑“我说我一点也不在乎你的女儿的死活。”

    乔奕森呼吸都要停止了“阮小溪,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么?那不光是我的女儿,也是你的女儿。”

    阮小溪眼神冰冷,看着男神说道“不,我现在恨你,和你有关的一切我都会觉得恶心。”

    乔奕森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冷漠无情的阮小溪“你不要说这些违心的话,我不会因为这些事就放开你,就讨厌你。”

    阮小溪冷冷一笑“无所谓啊,其实你愿意绑着我,你就可以一直绑着我。”

    “希望你能够绑住我一辈子,不然的话只要我有机会,就一定会离开你,让你再也找不到我的踪影。”

    乔奕森深深吸了一口气“我们不说这些了,我今天遇上一些好事,公司的危机也一点点的解除了……”

    乔奕森对阮小溪说着自己今天遇到的一切,可是阮小溪只是非常冷淡的听着,一句话都没有说。

    这段时间,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变得非常奇怪,每个人都在较劲,等着对方先屈服。

    但是两人都是倔强的性子,宁可互相伤害,遍体鳞伤,也不互相妥协。

    晚上,乔奕森搂住阮小溪的肩膀,想要亲吻她的脸庞,却被阮小溪侧头躲了过去。

    “我想你了。”

    乔奕森说着这样温柔的话,在向阮小溪求爱,可是她却冷笑的开口“但是,乔奕森,我不想你。”

    “你也不用装作柳下惠的样子,你以前的时候不是经常会发疯一样的伤害我么?你现在也一样可以。”

    阮小溪抬了抬手,手腕上的链子叮铃作响。

    “你看我现在像不像一个被你捆住的奴隶?”

    乔奕森死死的抱住阮小溪,用一个吻堵住了她的嘴。

    很久,乔奕森才说道“小溪,你不要说了。”

    阮小溪眼神中带了冷意“为什么不想让我继续说了?是你不敢听了对么?”

    乔奕森点点头“对,是我不敢听了。”

    “早些睡吧。”

    阮小溪睁着一双空洞的眼睛,看着窗外的月光。

    我有的时候真的不太明白,乔奕森,为什么你这么痛苦,却还是不肯放手呢?

    第二天,乔奕森一早上醒来出了门,去了念念的房间,就看到了奶奶手忙脚乱。

    乔奕森皱了皱眉头“怎么了?”

    奶妈小心翼翼的解开念念的一个扣子“我总觉得小姐这次的病有一点的奇怪,今天晚上就看到她的身上多了很多红点。”

    “该不会是发了水痘吧。”

    乔奕森心中一抖,忙的过来看。

    只看到念念身上还真的出了不少的红点。

    “这是怎么一回事?孩子不是有打疫苗么……”

    乔奕森说到这里才忽然之间想起来,念念是早产,之后就被阮小溪带走了,该给孩子打疫苗的时候,她正落在宋舟鸿的手上。

    那个男人肯定巴不得孩子死,怎么会关心这么多么?

    奶妈道“但是据我所知,现在的孩子应该都有打疫苗的啊,应该不太可能,是过敏吧。”

    乔奕森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了心情对她解释为什么孩子没有打疫苗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