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已经有了家室
    他最近并不太想要和阮小溪之间再有什么其他的枝节。

    他和阮小溪是好不容易才能够走到现场,他不希望因为一些事情让他有了能够被别人拿捏的理由。

    乔奕森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各种寻找新的资金投入,可是却没有寻求到任何的帮助,祁哲耀也曾打电话过来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资金现在已经被套牢,祁哲耀是第二大股东,要是真的有什么意外,两家都会有不能预计的损失。

    就在这个时候,安家又一次提出了想要合资的事情。

    乔奕森不得不怀疑这是安家有所预谋的行动,只是现在他还牵连着祁家,现在他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

    只是乔奕森没有想到的是,安家竟然没有任何趁人之危的举动,安伯勋真的是全力的支持他,甚至在某些疑难之上还主动的帮助乔奕森解决。

    乔奕森在和安伯勋的接触之中,也了解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乔奕森也逐渐开始对他们有所改观。安平这个人虽然有些莽撞,但是天性善良,应该也是因为被保护的太好了,所以直到现在还是有几分孩子气。

    这天安伯勋硬是按着安平的脖子来到了乔氏,让安平向乔奕森道歉。

    因为这次的计划,安伯勋已经慢慢成为了乔氏的常客。

    乔奕森在看到安平不情不愿的样子之后,不由得有几分诧异,这又是怎么了?

    安伯勋说“上次的事情都怪平儿不对,感情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你情我愿,是强求不来的,他这孩子不应该这样。”

    乔奕森看着安平那不服输的劲头,有几分的哭笑不得,就算是安家爸爸这样负荆请罪,乔奕森也知道那天的事是两个人一起安排的。

    安平现在算是被他爸拖出来当做枪使了。

    安平抱着头说“乔哥,上次的事是我不对,你不要和我一般计较。”

    乔奕森笑了,一开始的时候他还是有点在意,但是之后他就不太在乎了。

    毕竟他也能够理解这两个人的心情,那是他们最重要的亲人,他们一定是想守护的,只是用错了方法罢了。

    “伯父,你也不用这样,我已经不怪罪那天的事情了,想到这段时间你对我们乔氏的照顾,我也是能够看得到的。”

    “谢谢您了。”

    安伯勋看到乔奕森一脸诚恳,他看了眼自己的手。

    “弈森,之前的事情都是我们不对,但是还希望你不要迁怒茜茜,毕竟……”

    “毕竟她越来越虚弱了。”

    乔奕森看着安伯勋脸上的悲切,其实安茜的事情他也有听说。

    包括她可能不会再能见到下一个春天这件事情。

    “我从来都没有怪过她,安茜是个十分可爱的女孩子,只是我已经有了家室。”

    “并且我的妻子十分爱我,所以我那天才会唐突。”

    乔奕森又一次提到了自己家庭,并且也为那天自己可能会有些过激的言行道了歉。

    “我都知道。”

    安伯勋虽然保养的很好,但是毕竟也已经人到中年,只要叹息的时候,还是能够看出一些苍老。

    “既然我们已经把话清楚,那么之后我希望我们之间就不要再心存芥蒂了。”

    乔奕森点点头。

    也就是这天晚上,一向健康的念念忽然之间发起了高烧。

    乔奕森匆匆忙忙的赶回家中就看到了一张小脸烧的通红的女儿。

    乔念念已经会叫爸爸了,她烧的模模糊糊,但是看到乔奕森的时候,还是伸出手来,奶里奶气的叫他。

    “爸爸,爸爸。”

    乔奕森的心都化了,他伸出手把念念抱起来,手一贴上她的脸就感觉到一阵阵的灼热。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到了现在还没有退烧?!”

    乔奕森声音有几分急切。

    “她现在刚刚吃了退烧药,应该还没有来得及生效,您先不要着急。”

    “爸爸……爸爸……”

    念念这个时候没有任何的神智,她只觉得抱住的人是她最亲近的人,软嘟嘟的小嘴直接就贴在乔奕森的脸上。

    乔奕森也吻了吻乔念念的额头,别人让他不要着急,他怎么能够不着急。

    “念念一直都待在家里,怎么会突然之间就发烧了呢?”

    乔奕森看着眼前的奶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奶妈说“原本小姐是安安静静的呆在屋里的,可是中间的时候少夫人说她想小姐了,我就把小姐带过去给少夫人看了。”

    “可能是路上的时候没有给小姐穿好衣服,所以就着凉了。”

    乔奕森皱眉“既然是你没有给念念穿好衣服,那你就说是你自己没有照顾好小姐,谁让你说是少夫人了?”

    那奶妈低着头一句话都不敢说。

    乔奕森忽然之间好像是明白了什么。

    “是谁让你这样说的?”

    乔奕森的眼神忽然之间有几分的锐利“是谁让你这样说的?”

    那奶妈忽然之间就吓得腿软了“没有没有,都怪我该死,其实就是我没有照顾好小姐,全都怪我。”

    乔奕森说“我问你是谁让你把这过错都怪在少夫人的身上的?”

    那奶妈看着乔奕森的脸色,支支吾吾的说道“是少夫人让我说的。”

    乔奕森冷笑“少夫人怎么可能让你陷害她自己?”

    乔奕森说完这句话,忽然之间就想明白了什么,一瞬间整个人就愣在了原地。

    “你是说是少夫人让你这样说的?”

    奶妈脸色发白“我说的都是真的,今天小姐发烧之后,我就觉得可能是我那个时候没有仔细给小姐系上扣子。”

    “之后少夫人也听说小姐病了,就叫我过去问,当他知道原因之后,就说要是少爷问你,你就说是我那天把小姐带到屋子里之后,小姐就病了。”

    “但是我真的不敢冤枉少夫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