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无法接受你爱上别的男人
    “我们之间的感情夹杂了太多别的东西,他们太过于混乱沉重,我也相信你还依然爱我。”

    “你可能觉得那是你可以背负的,我也一直都背负这个重担往前在走。”

    阮小溪的眼神灰暗:“我原本以为自己是不会累的,但是有天我忽然间停下了脚步。”

    “你亲手把我背负的东西搬走了,我才知道原来没有这份爱得我可以过得那样的轻松。”

    乔弈森明白阮小溪的意思:她是想要说这份婚姻给她太过沉重的压力。

    “所以你想要把那份沉重还给我的时候,我会觉得痛苦,我会憎恨,甚至憎恨你。我现在暂时还不想要重新承担他,你么明白么?”

    乔弈森摇摇头:“我不明白,我也不想要明白,我只知道我绝对不能够让你走。”

    阮小溪说:“因为我知道了没有了这份沉重的轻松感,所以我也想让你尝试一下。”

    “我并不是必须要和你分手,只是我希望我们都能好好的理清楚自己究竟是想要什么,习惯就真的是最好的么?”

    乔弈森问了阮小溪的唇,他觉得无比的甘甜:“我真觉得,你就是最好的。”

    阮小溪叹了口气,闪躲了乔弈森的唇:“我原本也以为你是最好的,但我现在不这样觉得了。”

    “你现在之所以会这样的执着,也可能是没有接触过其他的女人。”

    乔弈森心中有了几分的火气。

    我不是最好的,那谁才是最好的?难不成是解慕么?

    谁说我最近没有接触过其他的女人。

    方晴儿和安茜都在他的生活中出现过,但是他对她们的感觉和对阮小溪都是不同。

    他很清楚,他爱阮小溪。

    十分的清楚。

    “你不要因为自己的迷茫,就怀疑我的忠诚。”乔弈森忽然说道:“我不用想,我很清楚,我爱你,我真的爱你。”

    阮小溪冷笑:“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如果你真的爱我,又怎么会在这里关着我?”

    “你难道不希望自己爱的人幸福快乐么?我现在生命都要腐朽了。乔弈森。”

    乔弈森死死地抓住阮小溪的手腕:“你知道么?我也希望你能够快乐,你能够幸福。我可以把我的命都给你。”

    “但是阮小溪,我不能够接受你移情别恋。”

    乔弈森说这句话的时候,有几分的崩溃:“我真的没有办法接受你爱上别的男人。”

    “所以我不是为了关住你,我是想制造出机会,让你重新爱上我。”

    “就算你已经喜欢上了别人,我也不在乎,我要是一直都留在你的身边,你才会看看我。”

    阮小溪说:“原来是你疯了。”

    乔弈森也觉得自己疯了。

    阮小溪说的其实没有错,她现在所做出来的事情其实是和宋舟鸿没有什么区别的。

    但是他没有办法停止自己愚蠢的行为,他绝对不能让阮小溪离开自己。

    真的不能。

    那样无异于是抽走他的呼吸。

    安伯勋坐在会议桌前,周围聚了五六个人,各个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有人笑道:“二哥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有心情把我们聚起来了?”

    安伯勋喝了口桌上的茶,有些苦。

    “我今天吧各位找来,有一件事想和大家说。”

    安伯勋的话一落,周围的人都安静下来。

    “茜茜也算是大家看着长大的,她能够长到这么大,每个兄弟都为我废了心力。”

    安伯勋的眼中有感激:“茜儿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她在我身边陪了我这么久,老天终于还是要把她带走了。”

    这句话一落下,桌前的每一个人的眼中都有了几分的震惊,有人说:“二哥,你的意思是……”

    他的话没有说完,这样的话对于一个父亲来说,实在是太过于残忍了。

    安伯勋声音沙哑,继续说道:“前几天医生告诉我,就算是用了人工心脏,那也是有限期的,这颗人工心脏最对还能跳动半年的时间。”

    安伯勋身边的男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的眼神中有几分的深重:“二弟,还能再换么?”

    “不能了。”

    安伯勋说:“茜茜现在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了,我每次看到她,我都知道她每呼吸一次,都是痛苦。”

    “她已经经受不了下一次的手术了。”

    周围的每一个人都沉默了。

    安伯勋继续说道:“不过还是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

    “茜茜恋爱了,她喜欢上了一个男人,那个人足够优秀,也值得她喜欢。”

    他的话好像是一个喜讯,但是周围却没有人能够开心的起来:“是么?是谁?茜茜要和他结婚么?”

    “只不过他不想娶茜茜。”

    这句话落下有人拍案而起:“我们的茜茜这么可爱,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她。”

    “不行,我就是硬按着他的头也得让他对我们茜茜负责。”

    “对,他要是对我们茜茜不好,我打折他的腿!”

    安伯勋这个时候开口:“她喜欢的人是乔弈森。”

    这话一落,人们就又安静下来,乔弈森这个人的身份比较特别,不是能够随意动的人。

    再说了在大家的印象中,这个男人好像是有妻子的。

    “二弟,你不用担心,就算他是有什么天大的能耐,我也能让他低头。”

    安伯勋摇摇头说:“我不是那个意思,这个孩子我也见过他,还不错,我没有想搞垮他的意思。”

    安伯勋身边的男人,嘴角露出一点温和:“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只会适当的给他一点困难,不会太过分的。”

    ……

    乔弈森最近发现自己的生活有些奇怪,他的研究项目已经完结,这批药也真要开始投产,可是当时给他投资的一个巨鳄忽然之间不见了踪影。

    几经打探也没有找到他的下落。

    乔弈森一时间有些焦头烂额,这可是一笔重大的赤字,如果不能尽快填补的话,在停产期将会造成巨大的亏损。

    这时候安家向乔弈森投出了橄榄枝。

    乔弈森接到这个企划书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不是因为其他,那天在安家的事情,他可以不追究,但不代表他不会介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