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还是爱我的,对不对
    乔弈森听完了安茜说这块玉佩是怎么失而复得,之后,乔弈森就从安家出来。

    中间他没有见到安家的其他男人们。他还真的是佩服安茜的能力,竟然能把家中的两个男人都管的死死的。

    他原本是想要回家的,可是这一觉过去,就已经是第二天了。

    乔弈森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忙,只能再等到下午再回家了。

    他的药品是已经研究成功了,但后续的事情并没有那样的容易,各项申请的工作还没有告一段落。

    他回到公司之后也稍微的查了安家的事情。

    安茜饿的爸爸叫做安伯勋,他们家极为低调,安家的公司资金稳定而雄厚,安家的人貌似都十分重视家族感情,自从安氏发展起来之后,这几代之中没有任何的一个家主离婚。

    安伯勋的妻子因为难产已经死了二十年有余,但是安伯勋却从来没有过想要在娶的念头。

    他有两个孩子,安茜和安平。

    安平原本不是叫这个的,只是他五岁的时候就改了名字。

    乔弈森大概能够了解原因。安平,反过来念的话就是平安。

    应该是希望安茜能一生店铺平平安安的吧。

    这家人都因为安茜的病费劲了心血,安茜一出生医生就断言她绝对活不到一个月,可是她竟然活了二十年。能够活到现在。

    乔弈森不得不佩服这一家人的羁绊感情。

    只是虽然是深深的同情,但是他就是没有办法听从安平的话,自从认识了阮小溪之后,乔弈森就觉得婚姻绝对不是那么随意的东西,只要你进入了婚姻生活,就说明自己要对她的一生负责。

    好不容易已经到了下午,乔弈森解决了大部分的事物,他开车回到家中。

    一进门他就能够感觉到一种压抑的气氛。

    乔弈森已经让程琳和乔一鸣一起照顾阮小溪,可是为什么好像家中的感觉更是低沉了?

    他一步步的走到房间的门口,程琳正坐在阮小溪的身边,好像是在和她讲点点最近的状况。

    可是阮小溪的态度就极为冷淡了,她好像是在听,又好像是没有。

    程琳自己讲了一会,好像也觉得没有意思,也就听了下来。

    乔弈森这个时候才发现,阮小溪好像已经很久都没有笑过了,她好像还活着,但又好像是已经死了。

    乔弈森走进房间,程琳看到他,眼神暗了暗:“大哥。你回来了。”

    阮小溪听到程琳再叫大哥,她抬起头看了乔弈森一眼,又迅速的回了头。

    乔弈森走到阮小溪的身边,他问程琳:“最近小溪还好么?有没有好好的吃东西。”

    程琳说:“还好吧,小溪最近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吃不了太多,就算是强吃下去也会吐。”

    乔弈森看着坐在床上的阮小溪,她又瘦了,乔弈森忽然觉得现在的阮小溪好像和安茜的体态查不了多少。

    都是病态的瘦弱。

    程琳看到乔弈森坐在床边,她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直接走出了房门。

    屋内的这两个人,他们的生活都是她们自己的,别人是没有办法插手。也插不进去。

    程琳离开之后,阮小溪才开合着发干的唇问乔弈森:“你最近冷静下来了么?”

    乔弈森没有回答她的话,他发现阮小溪对他有一种神奇的吸引力,只要是见到这个女人,他就会控制不住的想要抱住她,亲吻她的嘴唇。

    乔弈森说:“你最近肯定没有好好的吃饭,看看你都瘦成了什么样子。”

    但是他不敢再碰阮小溪,哪怕是极端渴望,他也在按捺自己的冲动。

    阮小溪现在应该一点也不想要他,甚至是不想见他。

    乔弈森一有这样的念头,心中就会涌出来一阵的狂躁。

    阮小溪说:“我有好好吃饭,我也想好好的活着,只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没有办法吞咽下去。”

    阮小溪在乔弈森不在的这段时间也有想了很多,而且这几天都是程琳一直陪伴在自己的身边,她不想让程琳为她担心。

    可是她明明是这样想的,她有几天也在强颜欢笑,是程琳最后说:“小溪,你要是不开心就不要逼自己开心,我会觉得难受。”

    阮小溪看着程琳,问她:“你觉得我还爱乔弈森么?”

    程琳看了眼阮小溪苍白的脸色,她说:“你既然会问这问题,你就应该有答案吧,感情这种东西还是要靠着自己去体会的。”

    “如果你真的不爱他了,就不会觉得痛苦难过,也不会一次次的怀疑质问自己,更不会一次次的强调你不再爱他了。”

    不得不承认这段时间没有见到乔弈森,阮小溪的心中还是有几分的期盼的。

    她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但是她知道自己那个时候的是真的有在想他。

    可是乔弈森真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阮小溪又会觉得厌烦,他又会觉得自己真的不想要见到这个男人。

    这份烦躁也是真的。

    只不过经过这段时间两个人之间的沉淀,他们都没有了前几日了疯狂,两个人都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想要轻易的就让对方崩溃。

    但越是小心翼翼,就越是压抑。

    阮小溪问道乔弈森的身上有一种药物苦涩的味道:“你最近是病了?”

    乔弈森摇摇头:“没有。我十分的好。”

    这句话说完,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

    很久乔弈森才继续说:“我这段时间听你的思考了很多,冷静下来,我发现自己前段时间变得狂躁暴躁易怒,像只发了疯的狮子,对任何人都会大发雷霆。”

    “小溪,我很抱歉我真的不能够离开你。”

    乔弈森握住了阮小溪的手,他轻轻的亲吻着阮小溪的手背:“我真的不能够放你走。”

    “我也知道你还是爱我的,你虽然会说出这样伤害我的话,但是你还是爱我的。”

    阮小溪回过头:“所以说你冷静了这么多天就发现自己还是没能放开我?”

    乔弈森点点头。

    阮小溪笑了:“你错了,我想要你想的不是你还爱不爱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