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家女儿配不上你么
    安茜被这里的油烟味道呛得轻轻的咳嗽,她脸色微微的有一点红“我说你能收下就能够收下,这种东西本来就是身外之物,没有什么的。”

    “你要是不收下的话,我就直接把他扔掉了。”

    那小老板眼睛都直了,这个真的是遇到了什么大人物了。

    乔奕森看出来安茜的状况已经不大好,他拉了安茜的手腕“不要太晚了,我还要送你回家。”

    安茜的眼神中有些留恋“这么快就要走了么?”

    乔奕森被安茜的眼神打动,他忍不住小心翼翼的安抚道“这也是没有办法,你看我们都没有带着钱,等到下次我再带你出来玩。”

    安茜眼睛瞬间明亮“真的么?你还会见我,还会带我一起出来玩么?”

    乔奕森点点头。

    他带着安茜回到车上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的暗了下来。

    他走的这一条路有些黑窄,他说道“你要是累了,就先睡一会吧。”

    安茜自从上车之后就觉得呼吸困难,她稍微的打开了一点的车窗,却还是越来越觉得难受。

    乔奕森开始的时候没有发现,等到他注意到安茜的异常的时候,她已经脸色有些灰了。

    乔奕森心中一颤“安茜,安茜,你怎么了?你还好么?”

    安茜被乔奕森的声音叫的睁开眼睛“你刚刚叫了我的名字,我好开心。”

    乔奕森简直是要被这个女人气死了,都已经是什么时候了,竟然还是说这些有的没的。

    “你这是怎么了?是心脏不舒服么?”

    安茜藕色的嘴唇动了动“嗯。”

    乔奕森只感觉到一阵的惊慌,他对这里并不是特别熟悉,只能直接到安茜的家中,按照她说的话,她的家中应该是有专门的医生。

    “你坚持住,我们就快要到家了。”

    安茜的眼神中有几分的歉意“都是怪我,我明明不能吃辣,却非要逞强,害得你为我担心了。”

    乔奕森说“你不要说话,这些都不是你的错。”

    他这个时候才知道为什么安家的人都会对安茜特别的保护,因为她实在是单纯的太过于傻了。

    在这人世间还有这样纯净透明的存在,只会让人想要保护。

    乔奕森的车子开的极快,中间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闯了多少了红灯,终于在最短的时间之中把她送到了安家。

    乔奕森到了安家之后,一时间竟然为眼前巨大的建筑震惊。

    他从来都不知道在这里还会有人的住宅可以和他乔氏相媲美。

    眼前的这个建筑,甚至比起他家的别墅还有几分奢华感。

    只是这别墅中的人明显就是已经乱了手脚。乔奕森打开车门的时候,就发现满院子的佣人都在焦头烂额。

    乔奕森没有时间多想,他直接从后面抱起安茜,径直的走进了这栋别墅“你们的小姐回来了,快找医生。”

    这次乔弈森是抱着安茜回来的,而且安茜又是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

    乔弈森觉得要不是安茜爸爸在旁边镇压着安平的情绪,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冲过来把他撕层碎片。

    安茜这次的情况比起上次来好像是危机了很多,乔弈森在他们客厅中坐了一个消失,可是还没见到医生出来。

    乔弈森觉得今天本不应该是这样的,他是打算回家看阮小溪的,可现在却在这里被困住了。

    如果在这个时候提出要离开的话,就连乔弈森自己都觉得有些说不过去。

    只能闷着头受着安平的目光,一边心急如焚的等待,在和安茜有了这么小段的接触之后,乔弈森就发现其实这是一个很透彻的女孩。

    不得不说乔弈森也是不希望她会出什么事情。

    秒针一点点的往后走,乔弈森终于等到了医生出来。

    他说:“以后最好还是不要让小姐吃什么辛辣的食物,这样对她没有一丁点的好处,她的心脏已经经受不了一点刺激了。”

    安平听到这句话之后,他的眼睛里冒出火来,他一把揪住乔弈森的衣领:“你竟然让茜茜吃那种东西,你是想要害死她么!”

    乔弈森实在是冤枉,他说:“是她自己要吃的。”

    安平的声音暴躁:“那她要吃你就给她么?她不懂事就连你也不懂么?”

    乔弈森忽然之间觉得自己在安家就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其实他原本根本就没有做什么。

    安茜的父亲这次没有制止安平的动作,他只是问道:“那我想问,茜儿脖子上的那块玉去了哪里,乔先生你应该知道吧。”

    乔弈森点点头:“在我们外出的时候。因为没有钱付给那位老板,所以她就把这玉佩送出去了。”

    安平听后更是愤怒:“你带着茜茜出去,竟然连钱都没有带,让她把自己从小带到大的血玉都送出去了,你还是不是男人。”

    乔弈森被他骂的有些无奈:“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她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我想要看到的。”

    安平的话虽然不好听,但是确实是乔弈森带着安茜去了那个地方,要不是他的话,安茜也不会出这样的事。

    “你一句道歉就算了么?”安平喘了两口粗气“我和爸爸已经决定了,要让你娶茜茜。”

    乔弈森这一年都没有听到过这样让他震惊的消息:“虽然没这块玉佩是暂时抵出去,但这不代表……”

    安平说:“和那块玉佩没有任何的关系,只是我们看茜茜实在是太喜欢你。我们也是不愿意的。”

    “只是我们不想她总是往外跑,她的身体受不了的。”

    乔弈森是很佩服他们家人的重情重义,也觉得安茜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但是这不代表自己就要娶她。

    他还有阮小溪。

    这辈子乔弈森会娶得女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阮小溪。

    “抱歉,我拒绝。”乔弈森觉得现在自己已经不能再带在这里,安茜已经转危为安,他留在这里也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而且他觉得从安平口中说出来的话极为荒诞,他是绝对不可能会在这种事情上妥协。

    同情是同情,但是原则是原则。

    而且他并不爱安茜。

    “怎么?乔先生是觉得我家女儿配不上你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