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明媚的微笑
    安茜在乔弈森的目光下真的就没有办法冷静下来,她不看乔弈森的脸,只是听到他的声音就已经心跳如雷。

    乔弈森忽然之间有些后悔,他不应该走过来的,要是没有见到他,安茜可能还会安全一点。乔弈森心中忽然有了疑问,难不成他就这样的可怕么?

    竟然能够把人吓出心脏病?

    乔弈森当然不是可怕,是太过迷人了。

    尤其是对于这种情窦初开的女孩子来说,实在是太具有杀伤力了。

    安茜自己缓了一会,拿出来两颗药咽进了肚子,好容易才能够和乔弈森好好的说话。

    “我没什么事。”

    乔弈森:“既然没有什么事就最好不要吓跑了,我看你的身体也不是很好。”

    安茜的的头越发的低了下去:“嗯。”

    乔弈森看她委屈的样子,又想起来那天在病床上她惨白的脸色:“你告诉我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安茜忽然抬起头:“不用了……我不想麻烦你。”

    乔弈森走在前面:“不麻烦,我今天原本也是没什么事的。”

    要是安茜在路上出了什么事,到时候才是最麻烦的。

    乔弈森已经见识过了安家的男人们,每一个都是把安茜当成一块易碎的水晶来对待的。

    安茜坐在乔弈森的车上之后,乔弈森打开车,放了一段极为柔和的音乐。

    安茜忽然间开口:“班得瑞的《欧塔妃》,你也喜欢么?”

    乔弈森没想到安茜竟然还对这些钢琴曲有研究,他点了点头:“还算是喜欢。”

    “没想到你知道的还挺多。”

    安茜的语气中有几分的小骄傲:“那是当然了,我十分喜欢钢琴曲,虽然我不能弹,但是我可以听啊。”

    乔弈森知道她为什么不能弹,这种心脏病能够支撑她的生活就很困难,更不要说去进行一些多余的爱好了。

    “但是我还是能够弹一些简单的曲子的。”

    乔弈森笑了,他在后视镜里能够看到安茜黑水晶一样的眼睛,她的手指白皙瘦弱,在空中虚无的按压。

    “要不是我的身体不允许,我还真的想要成为一个音乐家呢。”

    乔弈森说:“你已经是一个音乐家了。”

    “真的么?”

    乔弈森点了点头。

    安茜眼神中有点失落:“我虽然听过得曲子很多,但是我家里的人总是不让我碰钢琴,我偷偷告诉你,今天我又是偷偷跑出来的。”

    乔弈森心里轻笑,这还是他这几天第一次出公司呢,这个小姑娘的运气还算是不错,不然的话岂不是白跑一趟?

    “以后不要这样了,他们也是担心你。”乔弈森想起了那天两个男人脸上的忧虑,他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女儿。

    安茜说:“其实那天我本来是想要谢谢你的,结果又给你带来了麻烦,所以就想着再和你说一次谢谢。”

    乔弈森叹了口气,心想:你要是以后不要再出现,就算是给我最大的感谢了。

    安茜住的别墅的位置实在偏僻,不知不觉都已经开了小半个小时,还没到达目的地。

    这时候刚刚好经过了一片夜市,有喷香的味道钻进车内,安茜的肚子应声响了起来。

    他们的车都快要走过这里,安茜忽然开口:“我想要下车。”

    乔弈森有些疑惑:“怎么?到了么?”

    当然还没有到,只是安茜以前的时候从来没有来到过这种夜街大排档,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憧憬。

    “我想去那里玩。”

    乔弈森看了眼人声鼎沸的街市,又看了眼身形单薄的安茜。

    “你改天可以让你的哥哥带你来,我先送你回家。”

    “哦。”

    安茜没有出声反驳,她只是乖巧的应了一声,只不过眼神中满满的都是失落。

    乔弈森的车子又一次的启动之后,安茜说:“以前的时候,我从来都没去过这种地方,好玩么?”

    乔弈森对于这种地方也不太了解,他也是经常出入于高级会场的人,也不太懂那里的规矩。

    “我也不常去。”

    安茜扒着窗户往后看:“其实以前的时候,我的身体比现在还不好。以前的时候,我都是没有下过病床的。”

    “那时候哥哥出去玩之后,就会回家告诉我,说外面的世界多么的可怕,是没有一个好人的。”

    “现在的我的身体已经稍微有了好转,我就想去外面看看,真的那么可怕么?”

    乔弈森问道:“你觉得可怕么?”

    安茜气鼓鼓的说:“我出来才知道哥哥原来一直都在骗我,外面一点都不可怕。”

    乔弈森忍不住笑了,他没有说:其实外面真的很可怕,有的人的心是黑色,你只是没有碰到而已。

    “哥哥那个坏人是绝对不会带我去那么好玩的地方,他只会让我在家里看电视,一遍又一遍的看。”

    乔弈森的心忽然间软了。

    “你哥哥和你是龙凤胎么?”

    安茜点点头:“是啊,我和哥哥是龙凤胎,妈妈在生下我之后就去世了。哥哥的身体很好,但是我心脏有点小问题。”

    这何止是小问题,这分明就是悠关生死。

    “医生说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哥哥太能够吸收养分了,所以我就发育的不是很好。”安茜说这些的时候眼神中有点低沉:“然后哥哥就对我特别的好,他说以前的时候我抢了你的,现在要还给我。”

    安茜噘着嘴:“谁要他还我啊,他又不欠我什么,他是个傻哥哥。”

    乔弈森的车子忽然停了。

    安茜有些惊奇:“怎么了?是不是我话太多了?”

    乔弈森回过头对她笑了笑:“你不是想去玩么?我带你去。”

    安茜的眼神瞬间明亮,像是有烟花在她的眼睛里炸开:“真的么?”

    乔弈森没有回答,他开着车往回走。他喜欢看安茜的眼睛里的纯粹,他盯着她的眼睛好像就能看到另外的一个人似的。

    他记得以前的时候,阮小溪也是会这样明媚的笑,也会偶尔会对他花痴,也会在公司的底下等着他下班。

    但是她现在却只会说恨他,说自己不再爱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