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想和你在一起了
    乔弈森在进入房间的时候就已经吩咐人下去给阮小溪熬粥,现在已经有人吧粥送了进来。

    “那也勉强吃一点,不然你的身子受不了的。”

    阮小溪摇摇头推了乔弈森的手,手上的链子叮铃铃的响:“你不要再这样,折磨你也折磨我。”

    乔弈森说:“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折磨你,是你在折磨我们。”

    阮小溪苦笑:“真的是我在折磨我们?”

    “我想问你,乔弈森,如果我不再爱你了,你怎么办?”

    “就这样锁着我一辈子么?就算是我不爱你,你也不让我走?”阮小溪看着乔弈森的脸:“你觉得自己和宋舟鸿有什么区别么?”

    乔弈森成了勺热粥放在阮小溪的唇边:“你不要总是胡思乱想了,你不会不爱我的。”

    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是你曾经亲口说的,你会一直一直的爱着我,永远。

    难道就因为这么点小事,两个人之间就在这里分手了么?

    阮小溪这次没有直接的反驳乔弈森的话,她只是说:“每个人都会有后悔的时候,我现在后悔了,我不想和你在一起了。”

    阮小溪这段时间心里非常的混乱。

    她需要些时间去理清自己和乔弈森的感情,她知道自己还是在意着乔弈森的,十分在意。

    但是她却不想见他,甚至一听到这男人走进房间里的声音就觉得心烦。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七年之痒么?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乔弈森把她放开,让她去完成自己想要做的事,然后再回过头仔细的看看乔弈森这个人。

    但乔弈森漫无目的的囚禁让两个人之间最后的一点情分都要消磨殆尽。

    阮小溪现在只有一个固执偏执的念头:“我要走,一定要走。”

    只要一天不能够获得自由,她就绝对不可能有机会静下心来。

    乔弈森也陷入了一个魔咒,我不能让她离开,要是她真的离开,就可能会永远也不回来。

    两个人都走进了一个死胡同,固执的用自己的身体去碰撞坚硬的石墙,两个人都是血肉模糊,却谁也不肯后退。

    乔弈森吻了阮小溪的额头:“你不要说胡话了,是两个月的孤单让你出了问题,没关系,我会陪在你的身边,直到你正常为之。”

    阮小溪一听到乔弈森的话,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我不想要正常,到达你所谓的那个正常,难道说只有心里全都是你的阮小溪才是正常的那个女人么?

    我阮小溪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因为男人才存在的附属品?

    我是个人,我有自己想要做的事,也有自己的想法,没有任何人能够左右我,包括你乔弈森。

    “什么是正常?”

    阮小溪的声音忽然冰冷起来:“难道说我就躺在床上日日夜夜等着你的临幸,每天都强颜欢笑的说我喜欢你,才是正常么?”

    “乔弈森,你未免太过于自恋又可笑了。”

    乔弈森从来都没有那种想法,只是最近的阮小溪已经完全现实变了一个人,这让他一时间无法接受:“你累了,吃了东西就睡吧。”

    当天乔弈森又和阮小溪不欢而散。

    他给哦程琳和乔一鸣打了电话,让他们回来照顾阮小溪。

    现在的两个人气氛已经变的怪异非常。他们之间好像已经不能再有对话。

    乔弈森这几天一直都睡在公司中,期间程琳也曾打来电话,说这样不行,不能一直都强硬的关着阮小溪,要求解开阮小溪的锁链。

    但是乔弈森每次都是十分决绝的拒绝了他们的请求。

    解慕这个人带给了乔弈森很大的危机感,虽然他觉得解慕这个人应该是已经死了,但是万一他要是还活着,阮小溪真的和他在一起……

    拿自己又该怎么办?

    乔弈森发现自己不能想象那个画面,只要一有那个想法,自己的头就像是炸裂一样的疼。

    开始的时候乔一鸣和程琳还会劝他,后来渐渐的他们的电话也没有了。

    乔弈森每天都觉得自己的心中空空荡荡,他在公司住了一个星期,他尝试着用各种各样的工作掩盖自己的情绪。

    却适得其反的让自己的脾气越发的暴躁。

    他看着桌上的日历,他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回家,没有再见到过阮小溪了。

    乔弈森每天做梦都会梦到之前的一切,梦中的阮小溪是那样的美好单纯,她会抱着自己的手臂说这辈子永远爱他。

    乔弈森这天终于忍不住了,她想要回家看看,他想要见到阮小溪,这么久她有没有好好吃饭?

    原本身体就不好,乔一鸣和程琳真的能够好好的照顾她么?

    乔弈森从楼上上下来,他直到走出公司都没有人敢和他打招呼,最近的乔弈森实在是太过于可怕了,经常会因为一点的小事就大发雷霆,整个公司的人都怨声载道,一点也不像以前的乔总了。

    乔弈森走出公司的大门,刚刚打开自己的车就看到公司旁的一棵树下站了个穿了一身白衣的人。

    这样的画面有几分的诡异,恍惚间乔弈森还以为自己是见到了女鬼,他回过头仔细的看了,原来是安茜。

    乔弈森不知道自己应该是觉得安心还是担心。

    安茜好像也没有想到乔弈森竟然会发现自己,一时间也是愣了。

    乔弈森想起来之前他被安茜的兄弟揪着衣领子的画面,又看了眼原处愣愣的女孩。

    他原本是不想要管的,但又十分担心,要是自己就这样的走了,这时候要是她在犯病的话,真的还能熬得过去么?

    乔弈森叹了口气,发现自己还是没有办法做到置之不理。

    他对着那棵树走了过去。

    “你怎么又来了?”

    安茜没想到乔弈森竟然会走到她的面前,她的脸一瞬间涨得通红,心脏也是扑通通的狂跳。

    这个男人对她而言简直就是行走的荷尔蒙。

    “我我我……我。”

    乔弈森看着眼前的女人好像忽然之间有一副心脏病就要发作的样子,他开口道:“你不用紧张,我没有什么责难的意思,你可以先冷静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