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他深深思念着这个女人
    就这时候,有大批的人从屋外进来。

    为首的男人长了张极为冷峻的脸,虽然上了点年纪,但是却没丝毫的沧桑感,他一进房间就有了种肃穆感。

    乔弈森一眼看上去就觉得这个人应该是什么大人物,一般的人是没有这个气场的。

    他半跪在病床前,紧紧的握住了安茜的手,语气确实和缓的:“茜儿。”

    乔弈森忍不住提醒道:“她刚刚做完手术,你就让她睡一会吧。”

    男人向后看了一眼乔弈森,眼神中满满的都是冰冷。

    乔弈森一时间被这样的眼神震慑,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人从屋外跑进来。乔弈森看了他一眼,一时间还以为自己的眼睛坏掉了。

    跑进来的男孩竟然和床上的安茜有着张可以说是一模一样的脸,只是这人的五官看起来更加的深邃些。

    “妹妹怎么样了?”

    男人好像是因为他的匆匆忙忙不悦:“没什么大问题,只是这样简陋的病房,茜儿是不能在住下去了。”

    乔弈森一时间有些尴尬,听着男人的意思是在怪他挑了个这么简陋的屋子,可是这房间在这家医院中已经算得上是顶级。

    乔弈森:“既然家人都已经出现了,那我就走了。”

    原本这个女孩出现的就是极为古怪,他和她也是萍水相逢,没有留在这里受气的理由。

    更何况阮小溪现在还在家中,她已经一天都没吃东西了,他难免担心。

    “你说什么?你竟然想走!”那男孩的怒目而视,直接就走到乔弈森的面前,揪着他的领子;。

    乔弈森一时间觉得有点滑稽,男孩不如他高,应该只有一米八的个子,他这样的动作完全没有任何的威胁感。

    “我为什么不能走?”乔弈森倒是想要笑了:“你看起来也是大户人家,这种事情上应该轮不到我来相助吧。”

    乔弈森有些不明所以,怎么这大户人家现在也流行起来碰瓷了?

    “你勾引了我妹,现在又把她害成了这个样子,你还想一走了之?你的责任心呢?被狗吃了?”

    乔弈森一时间无语凝噎:“你说什么?我勾引你妹妹?”

    “我和令妹萍水相逢,在之前也就是一面之缘而已,我可不记得我什么时候勾引过她了。”

    那男孩子气闷:“你就不要狡辩了,茜儿这二十年来都没怎么出过家门,就前段时间参加了个聚会,中间还发生了那样的事故。”

    “她回来之后就像是丢了魂,我看到她上网查的资料全都是你,不就是乔家的人么,有什么了不起?”

    “你要是真的勾引了我的妹妹,你就好好地负起责任来。”

    乔弈森真是感觉晴天霹雳,他只是不小心救了一个女孩而已,怎么就变成了要负责?

    乔弈森:“实在是抱歉,我真的没有像你说的那样对令妹示好,如果中间有什么误会的话,令妹醒过来之后,我一定会亲自解释的。”

    那男孩已经认定了就是乔弈森勾引,那里还听得进去他解释,乔弈森越说他就越觉得这个人是在推脱责任。

    “我的妹妹冰清玉洁,就像个小天使一样,要不是你不要脸的对她示好,她又怎么会在今天从家中偷偷的跑出来,现在还住进了医院。”

    乔弈森听到“不要脸”这个侮辱意味极重的词语,一时间表情了变了:“请注意一下你的措辞。”

    原本在安茜病床前的男人忽然间开口:“够了,平儿闭嘴。”

    那原本张牙舞爪的男孩瞬间就安静下来。

    男人走到乔弈森的面前:“实在抱歉,我的犬子说的话你不要太过在意,谢谢你今天把我的女儿送进医院。”

    乔弈森觉得这里的气氛十分怪异,他含糊的点了点头,说道:“因为我家中还有其他的事,所以就暂时不在这陪您了,我的妻子最近身体不太好,需要照顾。”

    男孩听了乔弈森的话:“什么,你都结婚了!”

    男人的眼神锐利的扫了过去,原本叫嚣的声音乍然停了。

    “那好,因为我女儿现在的状况并不是太好,我就不远送了。”

    乔弈森笑了笑。

    他从那病房中走出来的时候,才觉得自己松了一口气,这个家庭还真的奇怪,似乎是对这女孩保护的也太过好了。

    这既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件坏事。

    乔弈森回到家中,刚刚踏进乔家的大门,一阵灰蒙蒙的阴郁就把他整个人都包围。

    要去见阮小溪,但是,他又应该怎么去见她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乔弈森已经对于这个名字有了种奇怪的惦念。他思念着这个女人,有深深的恐惧着她的冷漠。

    他很害怕从阮小溪的嘴中听到别的男人的名字,更怕她一嘴一个不爱他了。

    乔弈森站在屋外想了想,最终还是走近了他和阮小溪的房间。

    房间里没有拉开窗帘,阴沉沉的闷,乔弈森走到阮小溪的身边。

    “小溪,我回来了。”

    阮小溪没有说话,空荡荡的沉默。

    以前的时候,乔弈森是非常想要回到家里的,家里有爱他的妻子,有他的孩子。

    但是现在阮小溪好像不再爱他了,他的孩子正在接受近乎残忍的治疗。这个家中被一层黑暗笼罩,只能让人觉得压抑。

    他看着阮小溪的眼睛,早就没有了之前的清澈明亮,只剩下一潭死水般的寂静。

    阮小溪说:“乔弈森,我们冷静下来,仔细的想一想,我们之间究竟还有没有所谓的爱情。”

    乔弈森不想想,他和阮小溪之间分明就是爱情。

    阮小溪喜欢他,他也深深的爱着阮小溪,这是一件根本就不需要怀疑的事情。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阮小溪却一次次的怀疑两个人之间的感情。

    “我爱你。”

    乔弈森坐在床边,他温柔的抱起阮小溪虚弱的身子:“乖,听话,好好吃饭好么?”

    阮小溪看着乔弈森:“我吃不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