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天
    乔弈森看着眼前的女孩,他还真的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见过她。

    那女孩眨动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是啊,你忘了我是谁么?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乔弈森实在是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救过这样的一个人了。

    那女孩子看到乔弈森没有任何的反应,一时间有点着急:“你忘记了么?我就是那个,那天在聚会上的那个……”

    乔弈森这个时候想起来她是谁了。

    那天在聚会上,他本来是想要去救阮小溪的,却被一个人拉住了手臂,之后那个男人又恢复了扫射,那女孩竟然是个傻得站着一动不动,他好像是为她挡了一枪。

    “你是不是已经想起来我是谁了?”

    乔弈森看着眼前的女孩,不得不说这个化妆技术有的时候实在是致命。

    他还记得那天他见到的人,妆容虽然精致,但是却让人觉得十分的怪异。

    现在他才知道有的人原来根本就不适合浓妆艳抹,就比如说眼前的这位,现在素面朝天的样子还真有点小家碧玉的味道。

    “所以说,你找我是有什么事么?”

    那女孩的脸忽然红了:“其实我就是想对你说声谢谢,毕竟那天是你救了我,可是后来就一直没有机会能够见到你,你实在是太忙了。”

    乔弈森总觉得这个人的身上好像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种恬淡简单……他是在谁的身上曾见到过呢?

    乔弈森的态度没有办法冷下来,他笑了笑:“我已经接受了你的谢意,就赶快回家吧。”

    那天在会场穿着蓬松宽大的衣服看不怎么出来,现在换上了日常的装扮,他才发现这个女孩的身材竟然是病态的瘦弱。

    阮小溪就已经够瘦弱了,但这个人竟然更甚。看起来轻飘飘的就像是一只白色的蝴蝶,一阵风就能把她吹走了。

    “你好,我叫安茜,你一定要记住我的名字,如果有什么我能够帮得到的你的,我一定会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乔弈森忍不住笑了,他能有什么需要这么一个女孩帮忙呢?

    “好。”

    安茜笑盈盈的看着乔弈森:“我其实今天来这里找你,除了想要表达我的谢意,我还想告诉你一件事。”

    “你真的太帅了。”

    安茜苍白的脸上慢慢的浮上一点点的红晕,她看着乔弈森的眼神痴迷又兴奋。

    乔弈森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子,这样大胆又直白的示爱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了。

    这种话应该只有在学校里的时候,才会听得到吧,乔弈森在之后遇到的人表达爱意,一般都是用自己的身体引诱。

    “所以说,你能不能给我签个名。”

    乔弈森不可置信的看着安茜从自己口袋里套出根黑色的碳素笔:“你看我都已经准备好了。”

    乔弈森恍惚间以为自己好像不是乔氏的总裁,而是个什么电影明星了。

    他看着女孩眼睛中的纯粹,她的眼睛就像是一块水晶,干净又美好,让人忍不住想要保护。

    鬼使神差的乔弈森竟然真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他明明知道这样的事情不太正常,也有点危险。

    毕竟如果有些居心叵测的人要是知道了他的笔迹,可能会有很大的麻烦,很有可能会伪造他的签名。

    安茜看着乔弈森的名字,她死死的把它搂在了怀中,像是对待什么稀世珍宝一样。

    “你一定一定要记住我的名字,安茜。”

    那女孩又重复了一遍这句话:“我觉得我以后一定能够帮得上你,就算是我不行,我的爸爸也能做到的。”

    乔弈森笑了,还真的有点像个孩子,张嘴闭嘴都还是自己的父亲。

    那女孩给乔弈森鞠了个躬:“实在是抱歉今天耽误了你的时间。”

    “我这一辈子都一定会记得这一天的。”

    安茜在直起身子的时候,身形稍微的踉跄了两步。

    乔弈森看到女孩轻飘飘的样子,他心中忽然有了几分的担忧:“你家在哪?不然我送你回去。”

    “不用不用,太麻烦你了。”

    安茜笑盈盈的开口:“我可是偷偷的跑出来的,我得偷偷的回去,不然家里的人会骂我的。”

    她说着就要往前走,可是下一秒心脏传来的闷痛就让她停下了脚步。

    乔弈森有些担忧的问道:“你怎么了?”

    安茜大口大口的呼吸,却好像没有氧气进入身体,心脏突突的狂跳,几乎要蹦出她的身体。

    乔弈森明显的看出了眼前的女人身体奇怪,他走了两步到安茜的身边,就发现这人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

    “你这是怎么回事?”

    安茜蹲下来,艰难的说:“我的心脏宝宝又不听话了……”

    “应该是今天太开心了。”

    乔弈森这时候已经隐约能够感觉到什么,这个女孩是有严重的心脏疾病。

    “你坚持一下,我送你去医院。”

    乔弈森直接就把人抱了起来,他皱了皱眉,这个女人也实在是太轻了吧,应该八十斤都没有。

    但现在他也已经没有了那么多的时间再去想这些,好在这里离着乔家并不算远,他直接就抱着怀里的人到了家中,开了车就一路往最近的医院走。

    安茜在乔弈森的车上的时候还是有一点的神志,她说:“我又给你添麻烦了。”

    乔弈森冷冷的开口:“你现在不要说话,一会就到了医院。”

    她看样子病的实在是严重,就这样的情况,家中的医生就算是有足够的能力,也没有急救的设备。

    安茜被送进急诊室的时候还是睁着眼睛的,那双黑盈盈的眼睛直直的看着乔弈森。

    他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那眼神中有笑意。

    安茜的情况虽然危险,但也不算危机,乔弈森在医生口中得知她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一般患上这种病症的人都是早早的夭折,这女孩能够活到这样的年纪,应该是家中废了极大的心思。

    乔弈森到病房中的时候,安茜已经睡了过去。

    他叹了口气,今天他究竟是做了点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