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想看到小溪不快乐
    乔弈森这个时候才正眼看了方晴儿一眼:“哦?那和我有什么关系么?”

    什么叫有什么关系?这当然就是你的孩子啊。

    方晴儿最近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是出了点什么变化,去医院检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怀孕了,她最近离开了乔弈森之后就过得放浪形骸,她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孩子是谁的。

    不过按照时间来推算,绝对不可能是乔弈森的。

    但是乔弈森又怎么知道呢?所以方晴儿就想出来了这样的办法,用孩子威胁乔弈森。

    就算是乔弈森不喜欢她了,也不会不在乎这个孩子吧。

    “你是想告诉我,这个孩子是我的么?”

    方晴儿点头,大声说:“这个孩子当然就是你的,不然还能够是谁的孩子?”

    乔弈森看着方晴儿就像是在看着一个笑话:“我现在就告诉你,这段时间我们其实没有发生任何的**关系。”

    “这怎么可能!我明明……”

    乔弈森直接扔了片致幻剂在方晴儿的面前:“你难道不知道你这幅肮脏的烂身子已经变成了什么模样么?你难道就不清楚你现在怎么可能在生活中得到快感?”

    方晴儿看着手上的东西,她忽然之间明白了:“乔弈森!你原来一直都在骗我!”

    她直接就要向着轻易的扑过来,却被周围的人拦住了。

    “乔弈森,原来你就把我当成个枪靶子在用!”

    “但是那你不是也被利用的很愉快么?要不要我提醒你你到底是偷了我多少的文件送到解蓝的手上?”

    “你要不要看一看你自己和解蓝偷情的视频?”

    乔弈森越说越觉得恶心:“方晴儿,你会落到今天怪不了别人,全都是你自找的。”

    方晴儿的眼神中有点闪烁,原来自己做的那些和事情乔弈森竟然是都知道的。

    “我今天会出现在你的面前,是不想要和你再有什么纠缠,不然的话这些证据资料一旦曝光在众人面前,你可能连现在的地位都保不住了。”

    方晴儿没想到乔弈森竟然这么狠,她死死的盯着乔弈森:“我绝对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你的。”

    乔弈森倒是笑了:“那我等着。”

    方晴儿原本是想自己今天就算是没能够让乔弈森回心转意,也能够捞上一笔,没想到竟然成了自取其辱。

    等方晴儿走后,乔弈森才松了一口气,隐隐约约能够看得出疲惫出来。

    就在这时候,祁哲耀的电话打了过来,乔弈森看了眼那上面熟悉的电话号码,接通了。

    “怎么样?你和小溪和好了么?”

    乔弈森现在最不想听到的就是这个话,但是她还是如实的回答了:“没有。”

    祁哲耀在那边幸灾乐祸:“哎,你不是说这件事阮小溪要是知道了真相之后一定会原谅你的么?怎么现在吃瘪了?”

    乔弈森皱紧了眉头:“所以说你还有什么其他的事么?我要挂了。”

    “别别别。我还是有些事想告诉你。”祁哲耀的声音忽然之间变得正经:“那个人没死。”

    乔弈森的眼神幽深:“没死?”

    “所以说你最近还是要小心一点,这种毒蛇要是咬人的话可是会非常的疼。”

    “嗯。”乔弈森忽然之间又想起了在房间中的阮小溪,他的眼神变得有几分的无奈。

    这个女人总是能够让他有种挫败感。

    “还有,我劝你以后还是改改自己的作风。”祁哲耀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虽然你是我的情敌,但我也不想看到小溪不快乐。”

    “你总是喜欢在某些时候就把她扔出去,就连上次也是一样。”

    “这样的做,根本就不是在保护她,你这就根本属于不信任她。”

    乔弈森听着祁哲耀的话:“我只是想要保护她而已。”

    “我当然知道你的本意是好的,但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这样,就会让她有种自己是不是很无能,一直在拖累你的感觉。”

    “小溪虽然没有很大的能力,但是她总也会有只有她才能够做到的事情。”

    “或者你把自当成是小溪想想,要是她有了什么意外,怕连累到你,就一次次的把你推出去,你会觉的开心么?”

    乔弈森愣住了,他以前的时候没有太多的想过这样的问题,他只是单纯的觉得,我爱你,所以我就要对你好,我就要保护你不受到任何的伤害。

    他没有想过这样过度的保护,是不是阮小溪需要的。

    祁哲耀:“我总觉得这次,小溪是不会轻易的原谅你的,你也不要太过于急躁,她爱你是改变不了的。”

    祁哲耀现在已经越来越能够和乔弈森平和相处了,他虽然想到阮小溪还是会悸动,但他现在也逐渐明白,阮小溪对乔弈森的感情是已经渗透到血液里的。

    乔弈森忽然说:“谢谢你。”

    祁哲耀呵呵笑了两声,两个人也没有再继续说什么,就挂断了电话。

    现在的阮小溪对自己的抵触感是极为的强烈,甚至只要他出现在她的面前,阮小溪就会闭上眼睛。

    这几天阮小溪拒绝吃东西,她在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乔弈森,她不喜欢被这样困在家里。

    可是乔弈森是真的没有办法让她离开,乔弈森总是有一种预感,只要他现在放开了阮小溪,这个人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只要一有这样的想法,乔弈森就心痛的无法呼吸。

    他觉得自己和阮小溪之间都需要冷静,现在的阮小溪已经完全都不会听他在说什么,她的心里只有一个解慕。

    她张开嘴就会说,我要去找他。

    什么时候阮小溪竟然和解慕好到了这样的程度么?他想起阮小溪那天在聚会上和解慕之间的那个吻。

    “这位先生!我终于找到你了!”

    乔弈森忽然之间被人拦住,他低下头就看到了一个小巧的姑娘。

    他刚刚在思考小溪的事情,竟然不知不觉的就走了乔家。

    “你认识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