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已经有了你的孩子
    随着乔弈森药剂的研制成功,解慕背后的一个大型集团随之渐渐浮出水面,但也十分迅速的崩塌。

    这个款麻醉神经的药物已经成为了欧洲上流隐形社会的“杀人利器”,现在一旦不再隐形,且已经有了解药,当初花了大价钱的人,都纷纷跳脚。

    剩下的事情就不用乔弈森做,有些人就已经替乔弈森挥刀。乔弈森最新得到的消息是那组织内部的首领已经被暗杀。

    在这种情况之下,解慕怎么还可能会活着?

    乔弈森限制了阮小溪的行动,他把她关在了自己的房间里,可他越是这样,就越是激起了阮小溪的愤怒。

    “你凭什么关着我?”

    阮小溪的手脚都被锁在床头,她看着乔弈森的眼神中只剩下了厌烦。

    乔弈森被这样的眼神触动,他开口:“先吃了饭。”

    阮小溪现在怎么还有心情吃得下饭,她现在只想要去看一眼解慕,她一定要找到他。就算是只剩下了个尸体,她也不想这个人就这样暴尸荒野。

    阮小溪有一种感觉,要是自己不去找他,这个世界上可能以后就不会有人再记得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阮小溪伸手挥开乔弈森的手:“我不想吃你们乔家的东西,你要清楚,乔弈森,我们现在已经离婚了,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关系。”

    “你现在的行为已经属于非法监禁。”

    乔弈森的衣服脏了,可是也没有生气,他让人端了另外一碗过来:“吃饭。”

    阮小溪扭过头:“我不吃。”

    乔弈森叹了口气,他现在实在是没有办法,他本以为自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可是偏偏就是对阮小溪没有办法。

    这几天他也吧阮小溪的挣扎看在了眼里,他的心脏隐隐作痛,难道她就真的这样喜欢解慕么?

    他说:“小溪,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真的和你离婚,就连你那天签的离婚协议书也是假的,上面是没有盖章,所以说你现在还是我的妻子。”

    乔弈森的眼神有几分的无奈:“你知道么,你还是我的妻子。”

    阮小溪现实愣了愣,随即冷笑了一声:“可是乔弈森,我已经不爱你了,就算是以前我们没有离婚,现在也可以。”

    “只要你把离婚协议书放在我的面前,我绝对会一点也不犹豫的签上我的名字。”

    阮小溪这段时间一直都在思考,自己和乔弈森之间究竟是算什么呢?

    一个保护者和一个被保护者。

    他们之间究竟究竟像不像风雨同舟的夫妻?真正的夫妻会向他们俩个这样互相折磨么?

    应该不会吧。

    乔弈森:“我们难道就不能像以前一样么?我们就不能像以前一样的安稳的生活下去么?”

    阮小溪笑了,她看着乔弈森,眼神中有些怜悯:“不可能了,乔弈森。”

    “真的不可能了,在你决定欺瞒我的时候,在你毫不犹豫的把我扔出去的时候,就已经不可能了。”

    “你让我知道我们之间根本就不是爱情,不是夫妻,我就像是一个可以随时被抛弃的宠物。”

    阮小溪说这话的时候是笑着的:“如果我们一直走下去,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你是因为要保护我所以才要把我扔出去,还是因为真的想要舍弃我。”

    乔弈森:“我这辈子是绝对不可能会舍弃你的。”

    阮小溪摇摇头:“你不要把话说的这么绝对,我只是不想要和你在一起了,你让人没有安全感,十分的没有安全感。”

    “所以,你就放我走吧。”

    乔弈森本以为等到这次事件解决之后,只要和阮小溪能够解释的清楚,她是绝对不会在意的,他们之间就能和好如初,可是阮小溪越来越决绝。

    开始的时候阮小溪可能是因为解慕的事情受到了打击,但是现在,她的决绝是那样的冷静。

    乔弈森也越来越害怕,她怕他们之间真的就这样无法挽回。

    “不可能,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我绝对不会放你走。”

    乔弈森说完这句话,就径直的走出了房间,没有回头。

    乔弈森刚刚出门就听到新来的管家告诉他:“方晴儿小姐来了。”

    他现在已经因为阮小溪的事情焦头烂额,根本没有心情再去管方晴儿:“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吗?再见到她就直接赶走就好了。”

    “可是……”

    “可是她说她怀了您的孩子。”

    管家说完这句话之后,乔弈森脸色就变得阴沉不定。

    “呵,这倒是有意思了。”

    就连方晴儿都没有想到乔弈森竟然着呢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她心中想:果然他还是在意我的,他终于肯出来见我了。

    乔弈森看着这个眼神火热的女人,心中一阵恶心。

    就是这个女人,在那场风波中自己装出一无所有的样子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就把自己甩了出去。

    就这样一个唯利是图的女人,乔弈森对她压根已经没有了一点的情谊。就算她在那个时候也算是一颗有用的棋子。

    方晴儿看着乔弈森:“我就知道你不会扔下我一个人的,奕森,那个时候是我错了,你能不能……”

    她的话还没说完,乔弈森就冷冷的开口:“不能。”

    方晴儿本以为这次乔弈森会来见她就说明他对自己还是有一点的情分在的,但是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那样。

    “奕森,你忘了你以前最喜欢我的,你还记得我喂你吃饭……我。”

    乔弈森一听到这样的话就觉得恶心:“我现在什么都不记得,我只记得在乔家濒临破产的时候,你是怎么嘲笑我,然后翩然而去的。”

    方晴儿现在已经很透了自己那个时候的愚蠢:“奕森,你要相信我,那个时候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只是因为有一个新的片子要拍,我不得不暂时的离开你。”

    乔弈森嘴角带了一点的冷笑,听着方晴儿给自己讲故事。

    “所以呢?你说你自己是迫不得已?”

    方晴儿点点头,这个时候她忽然间想到了自己还有一门杀手锏:“还有,我已经有了你的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