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对,我就是喜欢他
    她和乔弈森已经认识了这样长的时间,其实在这次方晴儿的事情突发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实在是太突然了。

    突然地有些说不过去。

    她想有没有可能是乔弈森出了什么事情,想要把自己置身在一个安全的地方?

    开始的时候阮小溪是还有一点的希望的,但是她看到乔弈森和方晴儿的接触之后,她发现自己竟然是没有办法原谅他的。

    不管他有没有原因。

    阮小溪看着乔弈森,她说:“不管你究竟是深恶原因,我都觉得你和方晴儿之间让人恶心。”

    乔弈森忽然意识到阮小溪可能是误会了些什么:“我没有和方晴儿发生任何的事情,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阮小溪忽然想起了那天解慕放给她听的那段录音。

    “是么?”

    乔弈森:“我一直在给她服用致幻剂,她已经吸毒很久了,她根本没有办法走在普通的**上找到快乐。”

    阮小溪现在心思完全都不在这里:“所以呢?你是赢了对么?”

    乔弈森点点头:“对,我成功了。我终于找到了怎么就我们的点点的方法。”

    阮小溪忽然间想起解慕来,想起那个满身伤痕还奋不顾身的男人。

    “那解慕呢?”

    阮小溪抬起头看着乔弈森。

    “……”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阮小溪能够看得出来,乔弈森现在是隐约的有一点的怒意的。

    阮小溪心中有了一点不详的预感:“我问你,解慕呢?”

    她没有等到乔弈森的回答,索性就直接要走出房间去找他。

    她知道自己会出现在乔弈森这里肯定是因为解慕,解慕是什么时候决定和乔弈森合作的呢?她还记得解慕和她说的话。

    不是乔弈森死,就是他死。

    现在乔弈森好好的活着,那他呢?

    乔弈森一把抓住了阮小溪的手腕:“你不要闹了,他就对你这么重要么?他算是你的什么人?”

    他算是我的什么人

    阮小溪忽然之间被这问题问的愣了。对了,解慕算她的什么人?两个人不像是朋友,更不是爱人,但更像是家人。

    阮小溪经常在照顾解慕的时候感觉他就像是个大孩子一样幼稚。

    “他是我的家人。”阮小溪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说出这句的话的识货竟然流下眼泪来。

    好像在这一秒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一样。

    可是她的身边又是这样的风平浪静。

    阮小溪的话传进乔弈森的耳朵里就变了味道。

    这段时间以来,乔弈森也是心力交瘁,他能感觉到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正慢慢侵入他的周围。但他却又不知道是什么人。

    敌暗我明,实在是非常棘手。

    之后好不容易调查到了一些什么事情,却发现和他做对的人竟然是个世界性的黑手党势力。

    以现在的他来讲就是以卵击石,要是硬来根本就不可能会成功。

    好在这个时候祁哲耀和解慕都帮了他一把。

    他是好不容易才能活下来站在阮小溪的面前,把她接回家的,可是阮小溪现在嘴中口口声声都是别的男人。

    乔弈森的眼睛几乎能够喷出火来:“阮小溪,你就这么喜欢他么?”

    乔弈森的态度实在是凶狠,阮小溪忘记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有见到过这样失控的乔弈森了。

    而且她现在的情绪也濒临崩溃的边缘。在一个密室中被关了两个月,自己在乎的人也不知道生死,阮小溪直接就开了口:“对,我就是喜欢他。”

    阮小溪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我爱他,我非常的爱他。”

    乔弈森不可置信的看着阮小溪,他心痛的手指都在颤抖:“阮小溪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不是说过了这辈子只爱我一个人的么?”

    阮小溪流着眼泪笑了:“不,我已经不爱你了,乔弈森。”

    这句话变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乔弈森整个人都处在了歇斯底里的边缘。

    两个人不知道是怎么滚到床上的,乔弈森死死的钳着阮小溪的脖颈,控制着她的挣扎反抗。

    “不绝对不能爱上别人,绝对不可以。”

    阮小溪的身上一阵剧痛,却还咬着牙反驳:“我为什么不可以?你以为你是谁,我们明明已经离婚了,你管得了我?”

    乔弈森渐渐的被逼的眼睛通红,他看着阮小溪,忍不住要流出眼泪来,但他终究还是没有。

    他只是说:“我绝对不会让你去见解慕的,绝对不会。”

    在剧烈的摇晃之中,阮小溪还是陷入了黑暗之中。

    晚上阮小溪醒过来,她的腰肢被男人死死的搂字啊怀中,她已经回到了乔家的主卧,全身上下没有一丝半缕。

    她刚刚睁眼的时候,看到乔弈森的脸,还以为最近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一场噩梦,可是解慕的脸却在自己的眼前也发的清晰。

    “啊!”

    阮小溪忍不住捂住自己的脸,她竟然哭出声来。

    可能阮小溪自己也知道,解慕是不可能还活着的,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但是她还是忍不住有一点的幻想,自己还没有见到解慕的尸体,就绝对不算数。那个人还是会笑着在她的身边开玩笑。

    会陪着点点一起玩耍,还会因为自己的一些玩笑话羞的满脸通红。

    乔弈森被阮小溪惊醒,他搂住阮小溪:“怎么了?”

    乔弈森在之前的粗暴之后就忍不住的后悔,这其实并不是他的本意,他原本是想要和阮小溪好好的在一起的,可是为什么两个人就变成了这样?

    阮小溪光着身子下床,黑暗中她一点点的摸索着自己的衣裳。

    “不行,我还是要去找他,他还活着。”

    阮小溪忘不了是自己让他按照自己想要的生活活着,他知道要不是因为自己,解慕是绝对不可能在这种紧要的关头和乔弈森合作,连最后的退路都封死了。

    乔弈森一看到阮小溪的举动,就忍不住皱紧了眉毛:“你是不是疯了?”

    阮小溪:“对,我是疯了,我真的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