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想要好好的保护你
    蓝有些迟疑:“老爷,您在说什么?这不是乔家都已经破产了么?”

    那边的人冷哼一声:“破产?你自己打开电视看。”

    蓝不知所以的打开电视,里面依旧是播报着乔氏破产的新闻。

    解慕走到蓝的面前,他拿出了另外的一个遥控器:“实在是抱歉了,你刚刚是在播放录像,其实真正的电视频道在这里。”

    他的话说完,电视源就现实切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

    “乔氏的股票回温,据说乔氏已经研制出了针对刚果最近蔓延的生化武器的药剂,下面让我们采访乔总……”

    “大家好。”

    乔弈森的脸意气风发的出现在屏幕面前,哪里有前几天出现的那个狼狈男人的样子。

    蓝手指颤抖:“你……你背叛我?”

    解慕关上电视:“我其实并没有背叛你,我只是背叛了组织。”

    蓝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你是不想要命了么?那你不要带上我好不好?”

    “我原本……原本就可以脱离这里了。”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忽然间半跪在地上:“明明还有人在等待我,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残忍……”

    解慕看着蓝痛苦的样子,他走过去把人扶起来:“你难道还相信他说的话么?”

    “你以为我们真的可以离开么?你以为他真的会为你做什么洗脑手术,在帮你吧胸前的芯片取出来么?”

    解慕看着视频中那边的人:“如果我没有想错的话,这就是一个幌子罢了。”

    “他对我我们这种用过就丢的刀怎么可能有感情,怎么可能会这样费劲心思?”

    “是不是?老爷?”

    视频那边的人冷冷一笑:“谢幕我还是真的没有看错你,我以前的时候就觉得你是一个聪明人,没想到你竟然聪明到了这种地步,竟然能回过头来咬我一口。”

    解慕冷冷一笑:“你所谓的这种在我们胸前移植的微型炸弹,其实就是到了设定时间就会自行爆炸的微型装置吧。”

    “你怕会和我们这些杀手有了所谓的感情,所以说你自己也不给自己机会,我们这种人自从一开始被你培养,下场就只会是死。”

    开始的时候,解慕听说蓝能够离开的时候,就已经对这样的说法有了深深地怀疑,毕竟在他们这种地方,在他见识过的老爷,这个人是绝对不会费尽心思在他已经认定是废物的东西之上。

    与其给他洗脑,放他自由还不如直接就杀了,来的轻松又省事。

    而且洗脑这件事是有一些奇怪的原因在其中的,没有人能够知道会发生什么不确定的因素。

    每个人都知道的太多了,如果有一天他们想起来了一点什么,对于组织来说都是致命的危险。

    后来他在乔弈森的调查报告中看到,这种微型炸弹的构造和原理。

    原来竟然是这样的残忍无情。

    解慕看着蓝说道:“所以说他原本就是告诉你,你快要死了。”

    阮小溪在某天吃下解慕端进来的饭菜之后,整个人就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在睁眼的时候,那个房间还是一模一样,只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在门上竟然多出来了一个小小的送饭口。

    阮小溪也曾经尝试着挣扎,敲门,叫解慕的名字,可是却没有人来救他。

    而且在房间中的孩子都不见了踪影,她开始的时候还想要以死相逼,可是之后阮小溪就发现每天在饭菜送过来的时候,都会有几张孩子的照片和视频送到她的手上。

    阮小溪不知道现在的解慕究竟是有什么样的想法,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想要做些什么。

    阮小溪几乎不能够知道自己究竟是被困了多久,她的生活变得乏味而无趣。

    终于有一天,一直紧紧在她面前闭合的门打开了。

    在门外的人却不是解慕,是乔弈森。

    阮小溪看着眼前的男人吗,忽然生出来几分恍若隔世的感觉。

    她说:“怎么会是你?”

    乔弈森没有说话,他只是深深的看着阮小溪,他一步步走过来抱住她:“怎么了?你不想看到我么?”

    阮小溪说不出话来,不想见到乔弈森么?好像并不会是这样,但是为什么她的心中总是有一点的刺痛呢?

    她挣脱出乔弈森的怀抱:“我们不是已经分手了么?”

    分手?

    这个词好像用的不太正确,她苦笑一声:“我们不是已经离婚了么?乔弈森。”

    “还有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解慕的家中?解慕呢?”

    乔弈森看着阮小溪现在对他深深的怀疑,心中狠狠地一痛:“你这两个月一直都是在乔家,这个屋子只是按照解慕那里仿造出来的一模一样的存在。”

    乔弈森紧紧地握住阮小溪的手:“是解慕把你送回来的,他说他那里已经不再安全,甚至是还不比我这里。”

    阮小溪只想笑:“所以说就把我在这屋子里死死地关了两个月?”

    阮小溪忽然之间一点也看不懂乔弈森:“你就看着我痛苦挣扎没有办法挣脱出现在的困境。”

    “你就只是看着。”

    一阵冰冷的寒意从阮小溪的心底一点点的涌出来,她说不出话来。

    乔弈森走过去死死的拉住阮小溪的手,强迫她的眼睛看向自己:“你看着我。”

    “我只能这样做,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如果我失败了,我会连累到你。”

    “如果你继续在我的身边,我肯定会在蓝的面前露出破绽,我不想要你有一点的危险。”

    “我想要好好的保护你,可是我没有办法不演这场戏。”

    “如果我要是失败了,祁哲耀就会来到这里救你,就算是我死了,你也能够很快的忘记我……”

    阮小溪听着乔弈森的话,又是为了自己好,又是想要保护她。

    又是一次在巨大的风浪来袭之前把她扔了出去。

    就连把她关在这个虚假的房间里两个月也有苦衷。

    以前的时候阮小溪还会因为乔弈森这样的“关心”而感觉到感激,但是现在的阮小溪却不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