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别再自欺欺人了
    解蓝等了很久乔弈森才回来。

    乔弈森:“实在是抱歉了,让你一等就这么久。”

    解蓝笑了笑:‘没有没有,我刚刚这段时间也没有闲着,四处看了看。’

    当然也四处拍了拍。

    乔弈森又陪着他四下走了走,两个人聊了些和这次研究有关的事项,就散了。

    当天晚上蓝回到家中就看到解慕已经又换回了以前的面具,他说:“怎么?已经想明白了?”

    “嗯。”

    他给了蓝一把钥匙:“这是那个屋子的钥匙,我已经把她锁起来了,为了避免之后可能会有的意外,最近还是不要动她来得好。”

    蓝深深的看了解慕一眼:“我不是逼你,我只是想让你活下去。”

    解慕笑了:“我知道。”

    当天晚上蓝就把自己拍到的各种东西都传了回去,明明灭灭的荧光屏下,对面被称为“老爷”的男人笑和缓。

    他薄薄的嘴唇微微开合:“做得漂亮。”

    蓝一句话都不敢多说,知道这个视频通话结束之后才舒了一口气。

    之后乔弈森每次参观和实验研究都是蓝代替解慕去的。他也十分轻易的从方晴儿那里骗来了一些关系乔弈森的机密文件。

    蓝把这件事做的十分圆满,但是他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好像是有什么地方不对,这一切都好像是太顺利了。

    他这天终于忍不住问了解慕一句:“你有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解慕看了他一眼:“有什么不正常的?”

    蓝皱紧了眉毛:“我也说不清楚,但是就是感觉这件事好像是进行的太过于顺利了,以前的时候乔弈森就是这样的蠢么?”

    解慕的手指微微收紧:“你觉得他会喜欢上方晴儿这样的女人,是不是很蠢?”

    蓝的眼神一变:“也是。”

    “但我还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一个这样跨国集团的总裁就这样的好糊弄么?”

    只是他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现在这个案子已经算是完全交在了自己的身上,解慕好像就只是挂了个他个哥哥的名分而已。

    蓝看出来解慕好像有几分的失神,他走过去拍了拍解慕的肩膀,说:“上面说我的年纪已经到了,这次的任务结束之后,我就可以退休了。”

    蓝脸上的恶逞一旦消失,就像是一个邻家的大哥哥,他的脸上浮现出了几分的放松:“我最近越来越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轻了。”

    解慕在听到这话之后,他看着蓝的眼神都变得有几分的震惊:“你什么意思?”

    “你可能不知道,老爷也不是那么无情的人,在我们到了年纪不太适合这种任务的时候,就会给我们进行我们进行洗脑手术,让我们自由。”

    解慕:“我怎么不知道?”

    蓝哈哈一笑:“你知道什么?你现在的额年纪可是真当大任啊,直接就想着退休的事情了?”

    解慕身形微微一颤,他没想到像他们这样的人竟然还是会有一线生机的,更没有想到这竟然是蓝最后的一个任务。

    蓝比他年长几分,往日在组织里也是经常会对他有些照顾,虽然他看起来就好像是额恶魔,但是他心里也是有他独特的柔软在其中。

    如果这次的任务失败了……那么蓝就会死。

    解慕忽然间有几分的内疚,他有话已经堵在了自己的胸口,最后却还是咽了回去:“那好吧,那我就只能是祝你成功了。”

    蓝笑了笑和解慕击了个掌。

    蓝在乔弈森的试验计划中巧妙的安排了一些意外,乔弈森的试验计划屡试屡败,甚至再有一次实验不当的过程中,这个原本是无害的解毒药剂,竟然毒死了人。

    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实验不得不暂时的终止,各路投资方也纷纷撤资,一时间乔氏危在旦夕。

    只剩下了乔弈森一个人还在坚持。

    解蓝最后一次来到乔弈森的实验室的时候,看到乔弈森那张灰白的脸,他双目通红,坚持着资金的渗入,无论如何的不肯收手。

    解蓝笑了笑走到乔弈森的身边:“我说乔总,这计划我们要不暂时搁置一下?”

    乔弈森回过头看他:“我们的实验就要成功了,就马上要成功了,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放弃。”

    蓝看了眼没有剩下几个人的实验室:“你也就别再自欺欺人了,你要知道这时间不可能会成功的实验,而且据我所知这个项目现在连一半都没有进行到,我们就不要再苦苦挣扎了。”

    乔弈森紧紧抓住蓝的衣裳:“你听我说,现在……”

    蓝看了眼乔弈森已经范青的胡渣,心想这个风光无限的大亨看起来已经疯了。

    “现在没有什么,现在我们也要撤资了。”

    蓝笑了笑,直接甩开了乔弈森的手:“至于这个研究,你大可以继续下去,我看看你究竟能不能成功。”

    蓝已经了解到,这次的研究工程声势浩大,要是单单的靠乔弈森一个人是绝对不可能能够支撑起来的。

    任务已经进展到了这里,差不多就算是成功了。

    蓝回到家中,打开了视频向老爷汇报这里的喜讯。

    “老爷,现在乔弈森这边的各个巨头都纷纷撤资,您放心应该不出两个月,乔家就会彻底的垮掉。”

    那面的人满意的笑了笑。

    接下来的这两个月,蓝和解慕一直都在时时关注着乔家的动向,乔家的股盘大跌,乔家风光不再,方晴儿刚刚嫁入豪门就惨遭丈夫破产……之类的新闻层出不穷。每个人都像是在等着看乔弈森的笑话,终于两个月之后,乔家的公司已经关门大吉。

    蓝这才松了一口气,笑着对解慕说道:“这件事终于已经完美的解决了。”

    解慕没有说话吗,他只是看着蓝笑,那种笑意味不明,蓝有一点的不舒服。

    就在这时候,屋内的电话忽然响了,上面的号码极为熟悉,蓝直接就接通了电话:“老爷。”

    那面短暂的沉默之后,一个男人清越的声音冰冷冷的传来:“你能不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一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