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话想对你说
    蓝被解慕这句话惊得说不出话来:“我的天啊,慕,你大概是已经疯了吧,竟然能说出这么矫情的话。”

    “还有你脸上专业性的笑到哪里去了?你是不是已经完全失智了?”

    解慕没有再理会蓝,他疯了,大概在遇上阮小溪的时候就已经疯了。

    解慕看着蓝在自己的身边喋喋不休,他这才忽然间发现原来自己的身边,也不是一味地冰冷,每个人几乎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去关心身边的人,就算是最后可能会因为自己的原因或者什么其他的因素背弃彼此,但是总在有那么一瞬间都是真心。

    阮小溪这一天都没有听到解慕叫她出来的声音,她今天只是吃了个早饭,半夜饿的混混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恍惚间听到有人走到了自己的身边,他好像说了什么,但是阮小溪完全听不清楚,只是感觉在寒冷的夜里,自己的脸颊上有了一点温暖。

    第二天本来是解慕约好的去和乔弈森一起参观这次的研发,他向乔弈森拨通了一个电话,大概说了今天他临时有事,他的弟弟解蓝可以代替他完成这次的参观。

    乔弈森没有任何发的异议,爽快地就答应了。中间还能听到方晴儿矫揉造作的声音。

    阮小溪听到蓝走了,她从房间里探出了个头出来。

    她问坐在客厅中的解慕:“我能够出来了么?”

    解慕没有说话,到那时阮小溪实在是饿的狠了,她犹豫了一会还是走出了房间,她在经过解慕的身边的时候,那人拦住了她。

    阮小溪久违的看到了解慕绅士般的微笑。

    “以后这个房间你是不能再随意走动了,你要是有什么需求以后我会让人一一都送到你的房间里的。”

    阮小溪看着眼前的解慕,他的冰冷生疏,好像只是一夜的时间就让他们回到了初识的时候。

    “解慕,你这是怎么了?”

    阮小溪问他:“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解慕笑了:“实在是抱歉,我一直是这样看别人的,现在还是请你先回到自己的房间吧。”

    阮小溪不肯走,她有点慌乱:“解慕,不应该是这样的,你不应该是这样的啊,你忘了我和你说过,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按照自己想活的样子去活着,你……”

    解慕:“是么?不管怎么样,人首先要做的都是活着。”

    说着他就不知道是从哪里掏出来一把小刀,直直的抵在阮小溪的腰上:“这位小姐,你不要让我逼你。”

    阮小溪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人:“解慕……你。”

    解慕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手上的刀子又往前顶了顶:“回去。想想你的孩子。”

    这一句威胁就让阮小溪不得不迈动自己的步子。

    阮小溪回到房间中之后,就听到门外有上了锁的声音。

    解慕说:“这个门的钥匙只有我一个人有,除了我没有谁能够打开,每天我都会打开一次让人把今天的食物送进来。”

    阮小溪站在屋内,她看着眼前被锁死的房门,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开始疯狂的去砸它。

    “解慕,你放我出去……我有话想对你说。”

    解慕看着眼前不停震动的房门,他站在门口,一句话都没有说,听着阮小溪在房间里从崩溃失控一点点的平静下来。

    阮小溪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之间两个人变成了这样,她觉得自己的心脏有一点尖锐的疼痛,好像是因为解慕现在的态度,又好像是因为点什么别的。

    她心疼解慕。

    在看到了解慕身上斑斑的伤痕的时候,阮小溪就对这个总是放荡不羁笑着的男人有了深深的心疼。

    他活的好像是放荡不羁,但是有极其的卑微。

    他没有自己的生活,每天生活的就像是一个机器,没有自己想要做的和事情,没有想要珍惜的人,也没有自己的意愿。

    解慕就只是或者而已,他的身体像是一个正在被一天天消耗的机器,每天的任务其实就是呼吸而已。

    阮小溪觉得他不应该这样的活着,她也以为自己好像是已经改变了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只是一天而已,为什么他就又变回了原来的那个模样。

    解慕站在阮小溪的房间门口,他死死的握住了手上的钥匙。

    他走到门外,拨通了乔弈森的电话。

    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阮小溪去死,如果蓝一旦成功,那么阮小溪是绝对保不住自己的一条性命的。

    他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绝对不允许。

    解慕忽然间想起来阮小溪说过的话,喃喃自语道:“是啊,人就应该按照自己想活的样子活着,不管是多么短暂,那才叫活着啊。”

    乔弈森看到手上的电话闪烁的时候他正带着蓝一起参观实验室。

    他皱了眉头,又看了一眼在实验室中兴高采烈的蓝。

    为什么解慕会给他打过来电话?他的人就在自己的身边,就算是有什么问题也应该对自己手下的人问啊。

    乔弈森明显感觉到了点奇怪。

    解蓝:“乔总,你的手机好像在响,是有什么急事么?”

    乔弈森笑了笑:“好像是什么重要的电话,我先不陪着你了,你先在这里好好的逛逛,我去去就回。”

    解蓝现在巴不得乔弈森走呢,他笑着说:“那好,你可是要快点回来,带我去到处看看。”

    乔弈森刚刚离开,解蓝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微型摄像机把这里的样子一一的拍摄下来。

    “喂?解先生为什么忽然之间给我打电话了?”

    “……”

    乔弈森越听脸色越沉:“我为什么信任你呢?”

    解慕看了眼关着阮小溪的房门:“因为我喜欢上了阮小溪,我要她活着,所以你必须要赢。”

    乔弈森在听到解慕的话的时候,心中忽然狠狠的一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