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自己的女人我宠着
    这个女人这么蠢,就算是活着也肯定不会对自己有任何的威胁的吧。解慕这个时候已经完全忘记了是谁在最开始的时候一心一意的要让阮小溪去见上帝。

    解慕这样想着,伸手吧阮小溪抱了起来,现在把这个女人搬回自己的房间已经成为了一项日常任务。

    阮小溪做了一个梦,她梦到解慕任务失败,他胸口爆炸出一阵的血花,直接染红了她的眼睛。

    解慕的尸体倒在血泊之中,还在想和她说些什么,可是她却怎么也听不到。

    她哭着想要扑过去抱住解慕的尸体,可是却被乔弈森拦下了。

    乔弈森问她:“你这么难过看到我活下来,你难道是想我死么?”

    说着乔弈森就倒在了她的怀中。

    阮小溪忽然间就被惊醒了。她醒来的时候指尖都在颤抖,她不能够回想乔弈森倒在自己的怀中的时候的场景。

    她满脸冷汗的想,乔弈森怎么可能会死呢?这绝对不可能。

    解慕没想到阮小溪竟然在自己的怀里的时候就醒过来了,以前的时候可是从没发生过这样的情况,这个女人可是一向睡得比猪还要死。

    解慕对上阮小溪黑漆漆的眼神,一时间有些尴尬,他说:“你不要误会啊,我可没有别的意思,我看你在沙发上睡着了……才……”

    他的话话还没说完,任性却忽然之间一下子搂住了他的脖子:“太好了,你没有死。”

    解慕被阮小溪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得全身一颤。

    阮小溪的眼泪落在他的脖颈上,湿漉漉的温凉:“我刚刚做梦还以为你死了,吓死我了……”

    阮小溪没有提到乔弈森,她刻意的忽略了这个男人。

    解慕全身僵硬,他随后伸出手拍了拍阮小溪的后背:“怎么了?你看到我死了?”

    阮小溪语无伦次:“我看到你的胸口爆炸,我全身上下都是你的血。”

    解慕能够感觉到阮小溪全身上下都在发抖,他说道:“好了,我这不还活着么?”

    “我还活着。”

    解慕的声音一点点的落下来,平复了阮小溪刚刚还处在崩溃边缘的情绪。

    等待她注意到自己是一副什么模样窝在解慕的怀里的时候,就开始拼命地挣扎:“你干什么?你这个臭流氓,快放我下来。”

    解慕:“……”

    刚刚我可是刚刚解释了一遍的,是你自己没有听的清楚好么。

    解慕没有理会阮小溪的挣扎,他直接就这样的姿势抱着阮小溪回到了她自己的房间。

    然后直接把阮小溪扔在了床上:“我说你以后不要再在外面睡了好么?我还以为是我没给你安排房间一样,每天都要害我多运动。”

    阮小溪这才知道,她每天醒过来都是在床上,其实是解慕的杰作。

    她刚想要说一句谢谢的时候,忽然之间解慕又说道:“你要是想勾引我,也不用选择这种方法啊,你要知道我是不可能会上钩的,对你这种没姿色的女人。”

    阮小溪气急反笑:“哦?我没有姿色,该不会是你自己原本就不行吧!”

    解慕原本都已经伸出去的一条腿又伸了回来,他作势解开自己的腰带:“你要不要看看我是不是不行……”

    阮小溪被他这没有下限的动作惊的眼睛都要脱出眼眶,她直接就奔下床,直接就死死地合上了房间的大门。

    阮小溪现在也已经不知道她和解慕之间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亦敌亦友。

    她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完全的站在乔弈森的一边,她不能够自私的要求解慕为了别人放弃自己的生命。

    第二天阮小溪再醒过来,房间中已经没有了解慕的身形,也是,毕竟这可是关系到他的身家性命的。

    只是当时的阮小溪万万没想到这个本应该只有解慕一个人能够出入的别墅,在这天又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解慕坐在车上去医院看望乔弈森。

    虽然他并不认为乔弈森会在那场混战之中受什么伤,但他又因为这场风波已经停工了有半个月的时间。

    如果不是他真的身患重病,那么就是他已经对自己有了怀疑,正在尽量的拖延自己参与计划的时间。

    解慕来到医院之后,他想换上那种虚伪的笑容,可在门口摆弄了很久也没有能够做出来那样的表情。

    解慕叹了口气,果然是和阮小溪这个笨女人在一起久了,连最基本你的技能都已经忘了。

    这才多少天?要是再多多接触,可能他连枪都不会拿了。

    解慕在走进病房的时候好不容易才找回了原来的一点感觉。

    乔弈森的病房之中并不如他想的那样的寂静,相反的还有几分的聒噪,方晴儿坐在乔弈森的身边,她的脸上依旧是精致的妆容。

    这时候看到解慕来了,眼神一亮:“哎呀,是解先生来了,你赶快劝劝我家奕森,我说他受了伤让他在休息几天,可是他偏偏不听非要赶快开工,刚刚还说要让我把你叫过来呢。”

    乔弈森笑着看了方晴儿一眼,满脸都是宠溺:“我其实早就说开工了,毕竟好不容易才请来了解先生呢,可是她就偏偏的不让我动,你看我这都已经被她关了好几天了。”

    “每天都用大鱼大肉的补我,我只是伤了一点,真是小题大做了。”

    解慕心中冷笑,但脸上还是温柔:“那说明乔总还真的很宠自己的夫人呢。”

    乔弈森笑了:“那是当然了,我自己的女人我不宠着还能让谁宠着。”

    解慕忽然就想起来了阮小溪昨天晚上泪眼朦胧的模样,心中一阵气闷,竟然说了句:“我也可以帮您宠着的。”

    这话一落,方晴儿手上的东西都掉在地上。

    她没想到解慕竟然这样的喜欢他,竟然都会为了她直接顶撞乔弈森。

    乔弈森脸上的表情瞬间变了:“不知道解先生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解慕心中一惊,天啊,刚刚他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