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解慕,谢谢你
    阮小溪却好像没有任何的反应,她忽然问道:“那你不能不听他们的话?”

    解慕看着阮小溪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你想让我死?”

    阮小溪:“我没有那个意思,你这人怎么想的,这可是法治社会,怎么就动不动要死要活?”

    解慕放下手上的勺子,他忍不住笑了:“那你想我怎么做?”

    “我说了你会听么?”

    解慕的手指轻轻的叩了桌面,沉吟道:“我先看看你说的出来什么,再考虑一下,如果真的可行的话,未尝不可。”

    “那你能不能去找乔弈森,把这一切的事情都告诉他,让他保你安全?”

    解慕看了阮小溪一眼:“pass。”

    “为什么?怎么就行不通?我倒是觉得这是个最好的办法,虽然我不知道你究竟是为什么要击垮乔弈森……但是……”

    “因为精神控制剂。”解慕开口。

    阮小溪满脸疑问:“你说什么?”

    解慕说道:“你还记得阮点点曾经有段时间被一种药物麻痹神经,昏迷不醒的事情吧。就是那个精神控制剂。”

    阮小溪一脸震惊:“因为这个?”

    解慕说:“这东西没有你们想得那么简单,这东西原本制作出来的用途比现在要大的太多,但是在制作过程中由于一些科学研究人员急功近利,这东西在没有发售之前就被泄露了一部分信息。”

    “他的未成品沦为了上流社会的暗杀行动的制定药剂,但是这个本来并不影响我们这药剂的开发,可怪就怪在乔弈森非要一查到底。”

    阮小溪知道乔弈森之所以会在这种时候对这东西深究,肯定是因为阮点点的事情。

    “老爷本来已经旁敲侧击的提醒他让他不要再继续追查下去,但他就是不肯开窍,硬是不肯收手,才会有了今天的情况。”

    “乔弈森也算是神通广大,竟然不知道通过了什么手段,搞到了这药剂的成分,现在要制作出和它完全相抗的药物出来。”

    阮小溪有些疑问:“那他也没有必要这么大的手笔吧。”

    “当然有了,不过这些就不用告诉你了,你只要知道,如果他不成功,他就会身败名裂倾家荡产。”

    “相反我们这里也是一样。”

    阮小溪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很久,她看着解慕,问道:“那你为什么会说自己会死?”

    解慕说:“虽然我没有看不起乔弈森,但是乔弈森的势力要是和老爷比还是差上一大截,他是毫无胜算的。”

    “到时候可能都不用等乔弈森救我,他能保得住自己就已经是万幸。更何况我们老爷手上还有牵制我们的东西。”

    解慕护住了自己的胸口:“他在我们每个手下的胸口都植入了一颗微型炸弹,只要我们做了什么违背了他的心意的事情,他一个按钮,我们就可以直接去见上帝了。”

    解慕说这话的时候,看起来极为轻松,但阮小溪却一点也没有回过神来。

    解慕说:“所以说,不是我死,就是乔弈森死了。”

    说完这话,解慕忽然之间靠近了阮小溪,满脸的坏笑:“所以说你有没有舍不得我死?”

    阮小溪看了解慕一眼,她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她原本一直想要奉劝解慕改邪归正,不要再针对乔弈森。

    现在她才知道原来解慕也是逼不得已。他也会是没有任何的选择。这个世界上谁有不想要活着呢?

    她也没有什么权利剥夺解慕想要活着的理由,但是……

    解慕:“你看你那纠结的表情,就这么舍不得我么?”

    阮小溪推了他一把:“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么?”

    解慕抽了抽鼻子,心说:这还不是看你太纠结了,想要让你放松一下么?

    “还有,谢谢你。”阮小溪忽然开口。

    解慕左右看了看:“谢谢?谢谁?我么?我有什么好感谢的?”

    阮小溪:“谢谢你能够把这一切都告诉我,谢谢你的信任。”

    “你可不要乱说,我可是真的没有信任你,我只是因为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困兽了,反正你都不能出去,说给你听也无所谓。”

    阮小溪看着解慕:“但是你也可以什么都不告诉我。”

    “所以说谢谢你能够告诉我这么多的事情。”

    解慕舒了口气:“你可不用感谢我,我把这些破事都说出来,我自己也会感觉十分的畅快的。”

    阮小溪笑了笑,其实这句话也是阮小溪一直想从乔弈森的口中说出来的。

    但是那个男人却没有一次在她的面前表现出自己的脆弱。从来没有。

    他好像是想让阮小溪把他的背影看作是一个神邸,好像希望能够把一切的风雨都自己阻挡,只留给她一个温园。

    这个看起来是十分的用心良苦,但那并不是阮小溪想要的。她不想要这种不平等的感情,她不是想要和一个神在一起共度一生,而是一个能够和她牵手的人。

    阮小溪以前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和乔弈森之间的感情中间,会不会也有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

    但是每一次刚刚有这样的想法,他就会沉浸在男人的柔情蜜意之中。

    阮小溪第一次产生了一种疑问,她和乔弈森之间真的是爱情么?还是一种习惯。

    习惯了在这个男人身边的生活,习惯了在他的身边,习惯了和他之间天长地久的誓言?

    阮小溪没有来得及想明白这个问题,解慕就直接从餐桌前走开了,他只留下了一句:“我吃饱了。”

    阮小溪脑袋里一片混乱,混乱到吃过晚饭,她在客厅看电视的时候,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了过去。

    解慕从房间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阮小溪在沙发上蜷缩成了一团,睡得有些瑟瑟发抖。

    “真是,竟然能够走到哪睡在哪,也是厉害了。”

    解慕走过来,走到阮小溪的身边,他的眼神落在阮小溪的身上有几分的温柔。他看着阮小溪白皙的脸,竟然有种想要吻上去的冲动。

    如果要真的能够成功的话,可不可以不杀掉她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