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可伺候不了你这个大爷
    解慕发现按照阮小溪说的那样,像自己想活的样子活着,这就像是一剂剧毒。

    他越是体会到这样的快乐,就越是厌恶之前行尸走肉一样的生活。

    人总是是这样,若是从未见过色彩也就算了,但是一旦偶然看到那样的美好,就难以停下追逐的脚步。

    解慕和阮小溪越是接触就越觉得快乐。

    阮小溪的关心从来都不是假的,他已经逐渐习惯阮小溪给自己上药,在自己生活不规律的时候提醒他早些休息。

    早睡早起的习惯一旦养成,竟然摧毁了解慕之前的生物钟。

    解慕在阮小溪的建议下真的每天都光着上身在家中走来走去,虽然八块腹肌的身体看起来十分的养眼,但阮小溪还是越来越觉得不好意思,尤其是在解慕已经逐渐好转之后。

    终于有天,阮小溪忍不住开口问他:“你能不能穿上你的衣服?”

    解慕晃晃悠悠的走到阮小溪的身前,说道:“一开始的时候,不是你叫我这样做的么?怎么现在又叫我穿上?是我的身材不够好么?”

    阮小溪简直都没眼看他:“那是我怕你身上的血痂和衣服粘在一起,现在你已经好了快大半了,就不要这么……”

    “这么……”

    解慕看着阮小溪困窘的样子,笑道:“我怎么了?你是看我现在的样子受不了了么?”

    “可我已经养成了不穿上衣的好习惯……你说这可怎么办呢?”

    阮小溪推了他一把:“你这是耍流氓。”

    解慕满脸都是坏笑:“我这就耍流氓了,这可是在我家,我就算光着也没什么吧。”

    说着他竟然直接要把自己裤子脱了。阮小溪脸上一片血红,使劲把一边的解慕推开,径直躲进自己的屋子里去了。

    虽然解慕话是这样说了,但是他还是穿上了自己的睡衣,避免了阮小溪口中的“裸奔”。

    阮小溪小心翼翼的对待解慕的伤口:“你这么好的身材,要是留下疤太可惜了。”

    解慕听了这话,直接转身正面阮小溪,有几分的骄傲的说:“你这就不知道了吧,我这是男人的象征。”

    阮小溪和解慕呆的久了,觉得自己也脸面厚了起来:“你男人的象征可不是在这里。”

    这句话落下,解慕脸倒是红了。

    阮小溪忍不住笑道:“我发现你这人看起来挺不知羞耻的,但其实格外的清纯呢。”

    解慕一把就把阮小溪按倒在沙发上,眼神深沉:“那你要不要看看我是不是真的清纯呢?”

    男人的眼神似乎直射进她的心底,阮小溪的心脏一阵狂跳,这个人在某些角度实在是太像乔弈森了。

    她一把推了压在身上的人“还是算了吧,我可是伺候不了你这个大爷。”

    这近半个月来,解慕几乎是没有出门,阮小溪都已经习惯了照顾一个大男孩的生活。

    解慕在阮小溪的身边越呆越傻,急乎乎就快到了生活不能自理的地步。

    解慕有时候真觉得要是能这样一直下去就好了,可奈何天不能遂人愿。组织上的电话还是打了过来。

    解慕看着上面闪烁的号码,他看了眼在客厅中的阮小溪,走进厕所,接通了。

    “慕,你这个任务是不是也拖得时间太长了?”

    电话那边的人声音冰冷,没有一点的感情,就像是一台机器。

    解慕道:“乔弈森那边好像已经怀疑我了,最近他一直称病,也不知道真假……”

    “老爷是不会听你解释的。”

    解慕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他听到那边的人说:“你不要让他等不及了,要是有了别人过来,你也不一定能活得了。”

    “我知道了。”

    电话挂断的时候,他走出来听到阮小溪在外面问他:“怎么了?是出什么事了么?”

    解慕看着阮小溪在摆弄电视的遥控器,这个女人实在是有些笨拙,已经过了这么久,还是弄不明白每个按键。

    解慕勉强自己笑出来:“没什么,就是刚刚肚子痛而已。”

    整整一天,他脑海中还回荡着那句话:“要是有了别人过来……”

    要是上面派了别人过来,会怎么样呢?

    如果他真的让乔弈森家破人亡,那阮小溪还会原谅他么?

    不会吧,肯定不会。

    她现在对自己还算可以,那是因为他没有做出什么实质性伤害乔弈森的事情。如果事情到了那个地步,她是绝对不会站在自己这边的。

    阮小溪虽然说自己已经放下了,但是乔弈森要是真的有什么,她依旧会像是飞蛾扑火一般,奋不顾身。

    晚上。

    阮小溪看的出今天的解慕和往常不太一样,她放下手上的碗筷问他:“你今天是怎么了?心事重重的样子?”

    解慕抬头看了眼阮小溪,他最近发现自己是越来越不能憋得住话了,他忍了又忍,还是说道:“我……得去打垮乔弈森了。”

    阮小溪听的一头雾水:“你说什么?”

    解慕:“今天上面的人给我通知,说让我必须尽快的完成任务。”

    阮小溪这才想起来,那天她在医院里的时候,他也是听到解慕在和什么人通电话,像是在汇报自己情况。

    “所以说,我必须要去继续原来的计划了。我也不知道这件事应不应该告诉你,但是你问了我就说了。”

    解慕说完这话的时候,阮小溪愣了。

    在什么时候开始?解慕这样信任她了呢?他曾经和乔弈森有过很多次的争吵,大多数都是因为,乔弈森这个人总是不够坦白。

    他在某些事情上总是会下意识的想要把自己保护好,不让她经历一点的风雨,她明明是想要和乔弈森一起共同度过那些危机的,可是每次都是会被他推出去。

    阮小溪想要的不是这种金丝雀一样的圈养关系,她向往的是能够和乔弈森站在一起,两个人一起撑起这个家。

    解慕忽然之间想起来自己和阮小溪的关系明明不是应该这样无话不说的,就又加了一句:“我会和你说这些,是因为你现在被我关着,反正也不会泄露出去,就无所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