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现在竟然这样对我!
    解慕伸出去的手僵硬在了原处,他从来都是不相信什么爱情友情亲情的。他这二十多年一直都是这样活着。

    他的母亲可以直接把他扔到那个地狱里,他以前最好的朋友也在危机的关头毫不犹豫的舍弃他。

    所以说有什么是可以相信的呢?这个世界上能够相信的人也就只有自己了吧。

    可是阮小溪出现之后他的内心有了一些崩塌,她是那样事无巨细的照顾自己的孩子,甚至可以为他们不顾生死,她也算是轰轰烈烈的爱着乔弈森这个男人,就算是他已经把她抛弃,但她还是坚持要告诉他有危险。

    她的朋友也是会因为她的一个短信就直接给她不算小额的现金。

    解慕忽然想,是不是真的会有那么一种感情,热烈且深沉?就像阮小溪一样,这么让人觉得温暖呢?

    解慕说:“好好好,我不抢你的,都是你的。”

    阮小溪已经开始觉得困倦了,她软绵绵的倒在解慕的怀里,她这个时候已经把解慕当成了另外的一个男人。

    乔弈森在人群中看到了阮小溪主动在解慕的唇间落下的那个吻,他手上一抖,猩红的酒水溅落在方晴儿的衣服上。

    方晴儿忽然叫到:“奕森!”

    乔弈森知道方晴儿在叫他,可是他不能移开自己的眼睛,他眼睁睁的看着阮小溪在另外的一个男人的身边巧笑嫣然。

    他想要冲上去把那个人抢回来,他想要告诉阮小溪,你要清楚,你是我的女人!

    可是乔弈森忽然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身份去这样做了,也没有任何的理由。解慕和祁哲耀不一样。

    他不知道为什么,解慕给了他从来没有过的危机感。

    乔弈森在害怕,他以前一直都觉得阮小溪对自己的感情是坚不可摧,两个人这辈子一定是要在一起的了。

    可是现在两个人分开之后,他才发现原来阮小溪对着另外的一个男人也是可以笑的这样明媚,并不是单单的只是对自己。

    乔弈森的心狠狠的痛着。

    可是现在完全醉的不省人事的阮小溪已经完全脱离了这些爱恨纠葛,她沉浸在一团白茫茫的光中,身边的那个人胸膛极其温暖。

    “嘭——”忽然之间的一声枪响直接打破了现在的宁静。

    “啊!”有女人的尖叫声响起。

    解慕顺着那声音看过去,就看到有人竟然带了枪进来,他应该是疯了,他手上的枪根本就没有目的性的扫射。

    “我马上就要破产了,就是因为你们这群人,你们虚伪不虚伪?以前的时候,我有钱风光的时候,谁都巴结我,现在竟然这样对我!谁都不伸手帮我一把,你们怎么能?”

    这个时候解慕忽然之间想起了阮小溪刚刚说的话,这个女人还真的是个乌鸦嘴。

    那男人双目通红:“反正我身上还背着几千万的债务,我是活不了,你们也都和我陪葬吧!”

    解慕距离那个发疯的人并不算远,那人的身边已经开始陆陆续续有人倒下,解慕心中暗骂,这个疯子是从那里搞到枪的?

    但是他来不及想这个问题了,被困在房间里的人开始疯了一样的涌向门外,解慕抱着已经昏昏沉沉睡过去的阮小溪,他想起刚刚保镖说的话,这房间内的钥匙他们也并没有,因为办理这场part的主人在之前就已经收走了钥匙,说是希望进来的情侣都能够完整的度过这美好的夜晚。

    解慕心中暗骂一声,偏偏就是这次。

    他不能随着人流走,他抱着阮小溪,向着人流相反的方向走去。

    果不其然,刚刚下意识冲向门前的人全部都遭了秧,解慕的身手很好,可是他怀中还有一个昏迷不醒的阮小溪。

    这是他不能扔下的人。阮小溪的存在极大限度的限制了解慕的行动。

    那男人的枪口没有任何的目标,解慕这辈子最为痛恨这样的人,自己活的像个蛆虫,还怨天尤人,甚至拉着其他无辜的命给自己陪葬。

    阮小溪这个时候也感觉到自己正在被人拖着走,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解慕的脸,刚刚一小段休息让阮小溪已经稍微清醒了一点。

    她迷蒙的睁开眼睛,黑漆漆的眼睛氤氲了水汽:“怎么了?”

    解慕紧紧的搂着她的腰肢,笑道:“没什么,你睡吧。”

    现在阮小溪一看就是并不清醒,要是她醒着可能还不如睡着。

    这个时候有人在人群中忽然间喊了一句:“第一等奖的人可是有五百万呢,就算你不想活了,也给自己的孩子留下一笔钱啊。”

    这个人说的话毫无逻辑,但是现在这种疯狂的情境下,他们都想要做的就是转移这个疯子的枪口。

    谁也是不想死的。

    阮小溪和解慕不知不觉就变成了所有人的目标中心。解慕看了眼正在施虐的男人,如果他现在手上没有阮小溪的话,他可以直接冲到他的身边把他解决掉。

    可是现在不行,他怀中还有阮小溪。其实在当时的情形之下,他明明可以直接丢掉阮小溪这个包袱的,这次的事情纯属意外。他不是一直都想要阮小溪死的么?

    她要是死在这里并不算是自己违约。

    可奇怪的是解慕完全没有这种想法,他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带着阮小溪离开这里,去到安全的地方。

    那男人已经疯了,他直接把枪口对准了两个人。

    乔弈森在听到人群中有人说出来这句话的时候,他恨不得直接把那人掐死,已经到了这种危机关头,他哪里还管的上那么多所谓的计划,就在他要冲出去的时候,有人死死的拽住了他的手臂。

    这个不是方晴儿,因为她在刚刚枪击案发生的时候,就已经疯了一样放开了他的手,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乔弈森转过头就看到一个眨巴着清澈眼睛的女孩,那孩子怯怯弱弱的拉着他:“你不能去啊,现在谁冲出去就是死啊。”

    乔弈森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管好你自己就可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