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已经追到你了
    解慕抢过阮小溪手上的一块蛋糕:“不要再吃了。”

    阮小溪有点委屈的看着他,可是我真的饿。有一种饥饿感从阮小溪的心底一点点的蔓延出来,她一定要把那种感觉压制下去。

    解慕端起了桌上的一杯酒:“这样吧,你今天就喝个水饱,喝酒吧。”

    阮小溪接过解慕手上的酒杯,毫不犹豫就喝了下去,那模样一点都不像是在饮酒,简直可以说是饮牛。

    终于阮小溪还是醉了,她的脸被酒水熏得通红,走起路来都踉踉跄跄。

    解慕很轻松地就吧阮小溪手上的酒杯抢了过来。

    阮小溪一看到自己手上的东西没有了,下意识就对着解慕扑了过来:“你换给我,那是我的!”

    她的脚下已经步子不稳,高跟鞋根本就不适合她现在的醉意,解慕在阮小溪就要摔倒的时候,紧紧的抱住了她。

    阮小溪一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在傻乎乎的笑:“我抓住你了。”

    解慕叹了口气,阮小溪刚刚虽然喝的很快,但是说实话也没有喝上几杯,她没想到阮小溪的酒量竟然差到了这个地步。

    早知道她这样就醉了,他得拦着一点。

    阮小溪窝在解慕的怀中,她没有落泪,甚至眼睛都是明亮的,她笑着揪住解慕的衣裳:“你看我是不是已经追到你了?”

    解慕从来没有哄过孩子,但是现在的阮小溪实在是像极了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

    “是是是。”

    解慕开始期待part的大门赶快打开,他已经不想再在这里了。

    可是明显老天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过解慕,主持人台上忽然之间拔高了音量,她说道:“今天获奖的人是解慕先生和阮小溪小姐。”

    什么?

    解慕正在愣神,四周的眼神就都投射了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个该死的part竟然还会有什么low到爆炸的抽奖活动。

    主持人说:“只要您和您的伴侣到台上亲吻一下对方,就会有五百万的奖可以拿哦。”

    解慕当然是不会在乎那五百万,就在他要拒绝的时候,阮小溪忽然间脆生生的说了一句:“好啊!”

    可已经醉了的阮小溪压根就没有了理智,她眼神明亮,趴在解慕的怀里,娇憨的说:“啊,五百万啊,这么多的钱,我就能够好好的照顾我的孩子们了。”

    解慕气的七窍生烟,现在竟然拿还在想什么她的孩子。

    主持人:“那么实在是太好了,就有请解总带着自己的女伴上场吧。”

    这时候已经有旁边的人在窃窃私语:“阮小溪?不就是以前的时候,乔总的前妻么?怎么今天他也来了?是来砸场子的么?还是自取其辱?”

    “是啊,她怎么能和方晴儿比?光是那张脸就不知道差到了哪里去。”

    “不过他也真的是很骚,竟然这么快就有勾搭上了解总,也算是换了个金主吧。”

    解慕原本是要拒绝的,可是听到周围的人的声音之后,他看着怀中欢欣雀跃的阮小溪,忽然之间有一点的心疼。

    他问:“你真的想要上去么?”

    阮小溪点点头:“当然了,五百万哎,我从来没见过那么多钱。”

    解慕被阮小溪的语气逗得笑出声来:“你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女人,只是五百万而以。”

    他搂住阮小溪的腰肢,对这台上的主持人回应道:“好,我参加。”

    谁不知道解慕是什么样的身家,他背后的势力成迷,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挖掘出他身后究竟是有谁在撑腰,但是他确实巧妙的控制着h市的各个医院。

    主持人没想到这小小的五百万竟然还真的请动了这个大人物,她脸上的惶恐一时间都无法控制好。

    解慕带着阮小溪走到台上,说是走,其实算是半抱着她。

    毕竟现在的阮小溪已经完全没有了力气,她走起路来就像是个孩子一样虚软,要不是乔弈森现在死死的搂住她,估计她早就已经瘫软在地上了。

    阮小溪倒是十分开心,她已经醉的迷迷糊糊,大脑都已经不再转动,还没到台上的时候就已经在解慕的脸颊上轻轻吻了几下。

    解慕感觉到自己的脸上有点痒,心里也像是有什么小小的爪子在轻轻的挠动。

    阮小溪在他耳边说:“他们该不会是骗子吧,你看看我已经吻了你,为什么他们还是不给我钱呢?”

    解慕又好气又好笑:“因为你问的不是地方,你应该吻这里。”解慕指了指自己的嘴:“你看到了么是这里。”

    解慕没想到解慕竟然二话不说就直接的吻上了他的唇,解慕的眼睛一瞬间就瞪大,他看着眼前阮小溪妆容精致的脸,心跳如雷。

    他以前也不是没有和其他的女人亲吻过,每一个好像都比阮小溪要漂亮,但是好像又没有一个比她漂亮。

    阮小溪愣愣的看着解慕:“我已经吻了啊,为什么还是没有人给我钱?”

    “他们真的是骗子。”

    说着阮小溪就要哭出来,红通通的大眼睛配上杯酒水熏得通红的脸颊,看起来像是个被欺负了小兔子,可爱极了。

    解慕的心跳都要停了,她看着阮小溪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主持人没想到这两个人竟然连上台都已经等不急了。

    解慕当然不可能让阮小溪哭出来,他抬头看着台上的主持人:“所以说奖励呢?”

    解慕投射过来的眼神犀利且极具杀气,台上的的女主持人已经愣了,她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尖锐的眼神:“好,颁奖。”

    五百万的支票交到阮小溪的手中的时候,她才稍微安静下来。

    解慕没想到喝醉了的阮小溪就像个孩子一样,他扯了扯阮小溪手上的东西:“我先帮你拿着。”

    再怎么说这也是五百万,就这么交到一个醉鬼的手上,他是怎么也不会放心的,到时候阮小溪要是清醒了,发现没了这笔钱,还不是要大闹一场?

    可他只是刚刚的碰到那张支票的一角,阮小溪就又要哭出来:“不行的,不行!”

    “这可是孩子的抚养金,谁也不能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