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不开心么
    解慕被阮小溪说的一阵愣神,随后就知道阮小溪又是在说什么,他的脸色都白了,解慕咬牙切齿的在阮小溪的耳边说:“你信不信我今天晚上就操哭你?”

    阮小溪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这句话了,她的眼神带几分的无奈:“你就不要硬撑了。”

    就在阮小溪和解慕斗嘴的时候,她忽然之间听到身后有人酸溜溜的说道:“没想到你们两个人的关系这么好?”

    阮小溪记得这个声音,是方晴儿。方晴儿的身边……是乔弈森。

    阮小溪原本搂住解慕的手下意识就要缩回来,可是却被解慕死死的抓住,动弹不得。

    解慕给了阮小溪一个放心的眼神,就带着她回过头来:“是方晴儿小姐啊,几天不见你还是一样的美丽。”

    阮小溪看了解慕一眼,这个男人又已经恢复了那种虚伪的绅士模样,也不知道为什么,阮小溪看到了这样的解慕竟然想笑。

    可能是刚刚解慕的模样还在自己的脑海中,现在他忽然之间变了样子,还真的让人十分的不习惯。

    想着想着阮小溪竟然真的笑出了声音。

    乔弈森看着阮小溪,忽然之间开口:“在解先生的身边,就这样的开心么?”

    乔弈森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说,这样的一句话可能会造成自己曾经苦心经营的一切都全部崩盘,他刚刚的那句话太像是吃醋了。

    可是阮小溪只觉得乔弈森这个时候的话是看她不顺眼,她收敛了脸上的笑容,退到了解慕的身后。

    解慕笑着看着乔弈森,他说:“小溪本来就这一个这么爱笑的人,她只是和以前一样罢了。”

    方晴儿明显感觉到两个人之间的氛围不太正常,这个阮小溪简直可以说的上是个灾星,以前的时候乔弈森和解慕之间的关系还好,现在竟然忽然剑拔弩张起来。

    她硬生生的插进来,她直接搂住了乔弈森的肩膀,声音也是甜甜腻腻:“奕森,你说我们今天都订婚了,怎么还摆着这样的一张脸呢?你不开心么?”

    乔弈森低头看了一眼拉着她的手臂的方晴儿,他心中有几分挣扎,但最终还是强忍了下来。

    乔弈森说:“怎么会呢?”

    方晴儿听到乔弈森的话,笑盈盈的对解慕说道:“今天是我们订婚的日子,感谢你们能来。”

    解慕看了眼阮小溪越来越苍白的脸色,该死的,他为什么就挑中了这个所谓的情侣派对呢?

    方晴儿从桌上端了两杯酒水下来,一杯递到了乔弈森的手中,她对着阮小溪举杯:“我们庆祝一下吧,都是熟人。”

    阮小溪自从听到乔弈森订婚的消息,全身上下的血液就已经冷了,她愣愣的呆在原地没有动作。

    还是身边的解慕从桌上端了两杯酒下来,他在把酒杯递给阮小溪的时候,另一只手轻轻握住了阮小溪。

    阮小溪下意识就想抽回手来,可是却被解慕攥的死死的,她抬起头想要让他放手,却看见解慕眼神落在自己的身上,里面满满的都是鼓励。

    阮小溪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真的觉得有几分振作。

    反正乔弈森都已经不爱她了,他已经娶了别的女人,我又为什么要为她难过呢?阮小溪勉强自己笑出来。

    方晴儿的酒杯已经在自己的面前,那女人看她全都是挑衅,阮小溪知道她在骄傲什么,但是她现在不能示弱,绝对不能。

    解慕握着她的手,好像是有温度源源不断的传了过来,阮小溪深吸了一口气,和方晴儿碰杯。

    “祝你们幸福。”

    阮小溪没有看乔弈森是什么表情,仰头就咽下了那杯酒。

    不知道解慕究竟是挑了杯什么,阮小溪喝的特别苦,苦涩的味道停留在唇齿之间,让她险些掉下眼泪来。

    好在解慕及时的抱住了她,他把阮小溪护在了怀中:“对不起,小溪好像是不能喝酒的,一杯酒已经是极限了,请原谅我们就不能再奉陪了。”

    他的就被和乔弈森碰了一下,直接就一口吧所有的酒水都咽了下去。

    阮小溪被解慕拉走的时候,乔弈森看着阮小溪的背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一次阮小溪不会再回来了。

    阮小溪终究还是掉下眼泪来,解慕看着她哭,一边帮她擦眼泪,一边数落她:“你看看把自己弄成了个什么样子,哭什么哭,丢不丢人。”

    阮小溪逞强说:“我才不是因为他哭的,是你挑的酒水太苦了,都怪你。”

    解慕愣了,他刚刚明明挑的就是味道最小的桃花酒啊,直到现在还有甜香味道萦绕在他的唇齿之间。

    只不过他没有继续拆穿阮小溪:“一点苦都吃不了,丢人。”

    阮小溪气的哼了一声,转过身不去看解慕,其实他还是十分的感谢解慕的,如过今天不是他陪在自己的身边,她可能真的以后这一辈子都无法面对乔弈森,无法直视方晴儿。

    很久,阮小溪才说了一句。

    “谢谢你。”

    解慕嗯了一声:“不客气,要是你真的想感谢我,不如告诉我你是把上次偷听到的消息告诉谁了?”

    阮小溪白了他一眼:“想都别想。”

    原本凝重的气氛一瞬间就和缓,解慕拉着阮小溪的手:“今天反正都已经这样了,不如你就敞开了吃喝玩乐吧,反正很快你就要继续你的监狱生活了,还不好好珍惜一下?”

    阮小溪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她胸中堵了一口气,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要压制下去。

    今天解慕可算是见识到了阮小溪究竟是有多么的能吃,简直可以说是神一样的胃了。到了就来解慕开始后悔让阮小溪肆无忌惮的吃了。

    因为周围人的眼光都已经变了。

    解慕乐乐阮小溪一把:“你疯了么?想把自己撑死?”

    阮小溪摇摇头:“我只觉得怎么都饱不了。”

    解慕叹了一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