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看那个渣男过得多好
    阮小溪看着外面的男男女女,每个人脸上都带着虚伪的笑容,她忽然之间不想要去了:“你要带我去这?你不怕我跑了么?”

    解慕冷哼一声:“要是你能扔下你那群小崽子们跑,我也就佩服你今天的勇气了。”

    阮小溪的神色黯淡,她在今天不想要到这里还有一个原因,这样的场合……会不会遇见乔弈森呢?

    解慕看到阮小溪的失神,他心中微微的有一点的嘛软,他握住住了阮小溪的手:“你放心吧,今天我就是带你出来玩而已,我专门去查了的,今天不会有什么不应该出现的人。”

    阮小溪听到解慕的话之后,她才勉强的笑了笑。

    解慕现在都已经能够知道乔弈森的行程,她不知道是该怎么形容自己现在心中的滋味。

    阮小溪是被解慕拖出车的,解慕拉着阮小溪的手往台阶上走的时候,他脸上虚伪的笑都快维持不住了。

    解慕轻声说:“你这个蠢女人,你知道不知道自己的力气多么大?我的西装都被你扯皱了。”

    阮小溪不可置否:“那你就自己去啊,我说了我不想去,你硬要拉着我。”

    解慕简直气得要头顶生烟:“你看看请柬,人家要求的是情侣入内,是情侣!”

    阮小溪看了一眼手上的请柬,上面还真的是这样的写的:“那有怎么样?你随便找个人装一下不就行了么?”

    阮小溪这个时候早就忘了,解慕是为了让她放松才会带着她来的。

    总之两个人一路拌嘴的进入了别墅之中,阮小溪叹了口气:“你说这地方有什么好玩的?”

    解慕这辈子都成长在组织的压迫之下,他接触的人都是上流社会的男男女女,那些人好像都喜欢来这种地方,所以解慕以为阮小溪也会喜欢。

    但其实这两个人谁也不喜欢这样的环境。

    两个压根不喜欢参加上流活动的人来到这里,可以说是极为尴尬了。

    阮小溪听着主持人在台上好像是说着什么,她搂着解慕的手臂打着哈气:“你困不困?”

    解慕被阮小溪传染了,也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困。”

    阮小溪一听解慕也对这里完全没有兴趣,她忽然之间眼前一亮:“那我们就直接走吧,既然我们都觉得没有意思的话。”

    解慕看得出来阮小溪是真的不喜欢这里,亏他还想了想带阮小溪去哪里玩才好,他冷哼一声:“我也想走,但是这part的主人订下了规矩,这场聚会要是没有结束,谁也出不去的,马上门就要上锁了。”

    阮小溪皱眉:“这是什么破规定?他难道就不知道这样有多么危险,要是发生什么枪杀案,这里的人一个都跑不了。”

    解慕拍了一下阮小溪的脑袋:“你说你一天都在想什么?闭上你的乌鸦嘴,这里的每个人都是上面有头有脸的人物,你以为谁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阮小溪:“那你怎么知道不会有什么人混进来呢?”

    解慕简直是想打开阮小溪的脑袋看看她的脑袋里究竟是装了些什么东西,这种天马行空的想象真是幼稚。

    “你以为你自己是在演什么电影?这种事情只有在好莱坞大片里才会出现好吧。”

    阮小溪没说话,从桌子上抓了一块蛋糕吃。既然现在是出不去了,那就只能既来之则安之了。

    主持人好像是说到了什么激动的时候,她的声音瞬间拔高,哪怕是对今天的一切都没有任何兴趣的阮小溪都被她高亢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

    “我们今天的特别嘉宾就是乔氏的总裁乔弈森和他的爱人方晴儿!”

    阮小溪愣了,手上的蛋糕没有拿住,眼看就要落到自己的衣服上,解慕眼疾手快的帮了她一把才没有造成这副惨剧。

    阮小溪一把揪住解慕:“你不是说今天乔弈森不会来么?”

    解慕也有几分的诧异,他明明是特别的查过了的,按理说今天的乔弈森真的不会出现的啊,为什么他会作为特别嘉宾出席?

    这个时候主持人在台上说道:“因为乔总是作为特殊神秘嘉宾出现的,所以在这之前我们的请柬上并没有他的名字,就是为了给大家一个惊喜。”

    阮小溪心里一阵恍惚,还真是惊喜,有惊无喜。

    解慕也没想到会遇上这样的情况,他本来是想想要带着阮小溪出来舒缓心情的,但是眼看着阮小溪就更加的抑郁了。

    阮小溪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是解慕这是故意要整她,但是现在看来还真的是个巧合了。

    台上的乔弈森光芒万丈,他身边的女人方晴儿也是一副娇艳动人的模样,两个人站在台上,怎么看都是那样的般配,简直可以说是郎才女貌。

    阮小溪只是往上面看了一眼,就觉得心脏都要爆炸。

    算了,算了,是自己的就是自己的,不是自己的怎么珍惜都不会留得住。

    乔弈森和方晴儿两个人在台上说了些什么,阮小溪没有仔细的听,大概就是正式的公布了一下自己订婚的时间。

    阮小溪舒了一口气,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解慕把阮小溪的失落看在眼里,他忽然之间有些生气,他一把拉住阮小溪的手:“阮小溪,你往台上看看,你看看那个渣男现在过得是多么好,你再看看你自己,你不觉得自己输了么?”

    阮小溪顺着解慕的话往台上看了一眼,乔弈森看起来还真的是容光焕发,他依旧是以前的那个样子,甚至好像是更为亮眼。

    解慕:“我一看他那个样子就来气,他不是过得好么?我们就被比他过得更好。”

    阮小溪听着解慕孩子气的话,忽然就笑了:“为什么我感觉你比我还要生气?乔弈森到底是抛弃了我还是抛弃了你?”

    解慕被阮小溪的一句话顶的说不出话来,他闷闷的哼了一声:“随你吧,我就是皇上不急太监急。”

    阮小溪听到太监这个词,又想起来前几天解慕的“毛病”,她一本正经的说道:“以后不能这样说自己,就算是有什么毛病,也不能自暴自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