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来陪你玩
    阮小溪回过头就看到了解慕危险的举动,她不知道为什么解慕总会做出这种奇怪的事情来试探她的底线。

    阮小溪心惊胆战的开口:“你要做什么?你是不是疯了?你答应过我只要我来就不会伤害点点的。”

    解慕邪邪的笑了,自从他在阮小溪的面前揭下了自己面具之后,就再也不掩饰自己骨子里的邪恶:“我那是骗你的,也就你真的相信,不过你放心吧,我是不会伤害他们的性命的,不然的话我的行动就失败了,等到回去的时候,可能会丢了命。”

    “不过那不代表我不能玩玩他们。”

    玩玩他们?阮小溪心中一阵阵的发紧。玩玩?哪里有这样玩的。

    解慕的刀刃已经划破了阮点点的皮肤,细细的血丝已经顺着刀尖往下淌。

    阮小溪的心脏都要停了,要是点点真的被他剁下一根手指……

    “停!”阮小溪忽然间叫喊出声:“你不是想要玩么?你放过我的孩子,我来陪你玩。”

    解慕似笑非笑的看着阮小溪:“你可是想好了,我要是和你玩的话,也是这种危险的游戏哦。”

    “可能会一个不留神就直接切断了你的手指,可能会不小心挖出你的眼睛,你真的就不害怕么?我解慕可是说到做到。”

    阮小溪不是不怕,但是她实在不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就这样的被人玩弄。她是她们的母亲,在他们还没有能力自保的时候,她有责任好好的照顾他们。

    “我知道,你可以对我做任何的事,但是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虚伪,虚伪,虚伪。

    解慕的心中一遍遍的涌出来这个词,这种话谁都能够说的出来,但是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他就不相信,等到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在她自己身上的时候,她还能这样坚定自己的想法。

    “好……”解慕放开了阮点点:“虽然我不是很有兴趣,但是既然你这样说了,我倒是不怎么介意,毕竟你这样求我。不过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只要你觉得受不了的时候,你就直接告诉我。”

    “你可以随时叫停,但是我就只能继续和你的宝宝们玩了。”

    阮小溪简直是恨透了解慕的虚伪,她咬咬牙:“好,我答应你。”

    解慕走到阮小溪的身边,他的一举一动都是那样的绅士,只是这样的优雅都是掩盖在血腥之下的。

    解慕:“我刚刚对你儿子的小手指很感兴趣,他的手指真的可以说是完美,笔直修长,看的我十分的嫉妒。”

    解慕的手指也是十分的完美,只是因为从小的时候就开始摸枪,他的手上张了一层细细的茧子,虽然看起来也修长优雅,但是那其中掩藏着的痛苦,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吧。

    解慕握起阮小溪的手,看着阮小溪的手指:“虽然你的手没有点点的那样好看,但是既然你想让自己代替他成为我的收藏品,我也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了。”

    解慕在握住阮小溪的手的时候,他能够感觉到阮小溪的颤抖。

    所以说这个女人不可能是不害怕的,只是她依旧是伸出了自己的手。解慕恨得咬牙,这样的逞强,就只是为了那种所谓的母子情谊么?

    这世界上压根就没有感情的存在,更不可能有什么所谓的舍己为人。

    就让他一点点的来戳穿这个女人的真实的面目吧。

    解慕的刀尖一点点的划开了阮小溪的皮肤,殷红的血一点点的落下刀尖,像极了那天阮小溪流下来的眼泪。

    解慕:“你要是觉得接受不了,或者是觉得痛了……”

    阮小溪有些不耐烦:“你要是想要我的手指,你就利落一点,不要再这样的磨磨唧唧。”

    解慕被阮小溪说的一愣,他还是第一次见一个人在要被剁掉手指的时候,要求对方快一点的。

    解慕的眼神变了又变,他手上的刀刃又往前进了几分,他透过那已经被切割开的嫩肉,隐隐约约可以见到阮小溪的指骨。

    阮小溪已经全身上下都开始轻微的发抖,但是她还是忍着没有叫停。

    解慕已经开始觉得不耐烦,这个该死的女人,为什么要这么的拧,难不成自己的手指就不是手指?

    解慕:“你要知道,只要我的手上再用力一点,你的手指就真的离开你的身体了。”

    阮小溪已经全身陕西该都瑟瑟发抖,还要一边应对解慕突如其来的恐吓,早就没有心情去回应了。

    解慕看着阮小溪硬撑着的样子,心里忽然之间一阵烦躁,他直接抽回了刀。

    阮小溪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之间这个男人就停下了血腥的动作:“你?”

    解慕蹭了蹭手上的血:“我只是忽然之间觉得十分的无趣,所以说我就暂时的放过你了,只不过你也不要高兴的太早了,我迟早要它的。”

    阮小溪脸色惨白,她听到解慕的话,紧紧绷着的神经一松,竟然直接晕了过去。

    解慕接住了阮小溪软弱无力的身子,一时间有些无奈:“既然已经害怕到了这种地步,为什么又要坚持呢?难道自己的身子就不重要了么?”

    “怎么可能有人会为了别人,这样的付出呢?”

    解慕看着阮小溪外翻的血肉,叫了医生过来,给阮小溪诊治。

    阮小溪醒过来之后,解慕和阮点点都在自己的床边。

    阮点点早就已经看到了阮小溪手上缠着的厚厚的纱布,他问道:“妈妈,你这是怎么了?刚刚叔叔告诉我,你是因为我才会这样的,是真的么?”

    阮小溪看着阮点点泪眼朦胧的样子,一阵阵的心疼,她狠狠的瞪了解慕一眼,这个男人难道不知道这种事情不应该告诉小孩子的么?

    解慕无所谓的笑笑,反正自己在阮小溪心里也就是个大恶人了,恶人再做一些什么坏事,又有什么?

    阮小溪抱住了阮点点:“妈妈的手指没什么的,只是昨天妈妈一不小心的磕到了,和点点没有一点的关系的,你不要听叔叔乱说。”

    解慕不屑哼出了声,不知道谁在乱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