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应该再继续爱他了
    解慕忽然之间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在把他送进组织之前,她的母亲也是这样默默的流泪,她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是那样的冷漠,可是她的眼泪又是那么真实,落在解慕的手背上的时候,烫进了她的心底。

    解慕本以为自己是忘记了那个时候的场景,但是一旦被触发之后,竟然还是那么清晰。

    解慕问她:“你还爱着乔弈森么?”

    阮小溪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但是这沉默已经代表了一切,她当然是还爱着这个男人,但是她又明白自己是不应该再继续爱他了。

    她知道自己不应该难过,却又忍不住的难过。

    解慕看着阮小溪现在的模样,忽然之间好像可以理解自己母亲了,当时她可能也是虽然舍不得,但是又不得不舍得。

    阮小溪没有听到这录音之前,她还可以骗自己,会不会是那天乔弈森没有在家,会不会是他没有听到自己的声音?

    但是这东西清楚地打破了自己所有的幻想,乔弈森就是已经不爱她了,甚至不想要听到她的声音,不想要再见到她。

    阮小溪想起来那天自己在楼下叫的歇斯底里,忽然觉得自己简直是傻的可以,乔弈森就已经讨厌她到了这样的地步,可是她还是想要紧紧的抓住以前的那一点点的微弱的情分,怎么也不愿意放手。

    她固执的想要帮助乔弈森,却也不知道乔弈森压根就不希望自己帮助,他可能是一点也不希望自己再出现在他的生活里打扰吧。

    阮小溪没有听到解慕在自己的身边说了什么,她此时早就已经沉溺在在自己的世界之中,眼睛里早就已经没有了其他的人存在。

    乔弈森带着方晴儿从酒店出来之后,他感觉到一阵的恶心,方晴儿也看出来乔弈森的脸色不大好,问道:“奕森,你是怎么了么?我看你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

    乔弈森的胃隐隐作痛,他才想起来这段时间他过的这样的没有规律,他原本就岌岌可危的胃可能已经承受不来这样大的压力了。

    “我没事。”乔弈森勉强自己笑了笑,心里无比的怀念阮小溪每天监督着他吃饭的样子。

    以前的时候总是觉得这样太过于小题大做,他都这样大的人了,怎么还会照顾不好自己呢?

    现在看来的话没有小溪真的是不行,这个女人已经用自己的细心一点点的把自己惯坏了。

    乔弈森沉默的时候又一次的笑了,方晴儿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的乔弈森笑起来和以前都不一样。

    但是她也不知道究竟是哪里不对,反正她觉得乔弈森的每一次微笑都不如这次来的真实,可那个时候两个人都分明谁都没有说话,他究竟是在想什么?

    该不会是阮小溪吧。

    可很快方晴儿有打消了这个念头,乔弈森刚刚已经在餐桌上说了自己是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还直接吧阮小溪说得一文不值,怎么可能是想到了她?

    可能是因为自己刚刚这么贴心,所以感动了吧。

    解慕在没有见过阮小溪的眼泪的时候,他曾经以为阮小溪可能就是无坚不摧,可能她就是一点也不在意乔弈森这个人,但这录音播放之后,他才知道原来阮小溪表面上的倔强都是强撑出来的。

    阮小溪在这之后好像也没有其他的反应,她依旧是照顾她和乔弈森的孩子,依旧的事无巨细,依旧的会对阮点点笑。

    解慕有一点的好奇,他问阮小溪:“你就不会在意这几个孩子的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渣么?”

    “你就不会觉得看到他们的时候就会想起乔弈森那张脸?”

    “你就真的一点也不会迁怒与他们?”

    阮小溪看了解慕一眼,他觉得解慕这个人真的是大惊小怪了,他要是知道与度度是宋舟鸿的孩子,是不是要直接跳起来。

    阮小溪:“这是我的孩子,我有责任好好照顾他们,让他们健健康康的长大,就算是他们没有父亲,我也要让他们得到一点不差的爱。”

    “没有妈妈是不爱自己的孩子的,可能中间是有很多的迫不得已,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在最初有这个孩子的时候,不希望他们能够健健康康的成长。”

    阮小溪的话触动了解慕心底最深处的那一点的柔软,当初他被送进组织,在血泊中成长的时候,他经常会想起他的母亲。

    因为那个时候的记忆已经非常遥远了,他现在只记得那种刻骨铭心的恨。

    解慕从来都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什么感情的存在,人只是为了活着而已,为了更好的活着,为了金钱利益和**。

    就连自己的母亲都可以一点都不在意的把自己送进那样的魔窟,那可是他最亲近的人,都能这样的冷漠,更不用说其他的人。

    解慕是这样想法度过的这十几年。可是阮小溪的出现打破了他的想法。

    最开始的时候,解慕用了阮小溪的孩子作为威胁,他也是还有一点的不能确认,如果阮小溪要是真的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的这几个孩子的死活,要是她在那个时候权衡利弊,就会发现自己投入这个网并不明智。

    毕竟没有人能向她保证,她来了之后,自己就不会停止伤害这几个孩子。

    这样的飞蛾扑火可能只会白白葬送了自己的命,但是阮小溪还是义无反顾的来了,她告诉了自己,她一定要保护好这几个孩子,因为自己是他们的母亲。

    解慕在和阮小溪的接触之中发现,阮小溪还真的还是他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一种类型,他往日接触的人大多都是能够为了金钱利益放弃所有的一切,但是阮小溪好像真的不是这样。

    虚伪,真的虚伪。解慕这样想着。

    你不是说自己可以为自己的孩子做到一切么?他倒要看看你这个阮小溪是不是真的能够做到。

    这天,解慕找到了一把水果刀,直接比在了正在昏昏沉沉睡着的阮点点的手指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