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希望自己女人被别的男人碰
    解慕刚刚和乔弈森本已经算是达成了合约,但是现在乔弈森的态度可谓是相当恶劣,丝毫都没有顾及到两个人在之前的约定。

    能让一个这样成功的企业家动辄如此冲动,应该是在他心里极为重要的女人了吧。

    解慕解释道:“对不起,你也知道我以前的时候是在欧洲国家长大的,所以我们的理解如此,希望你不要介意。”

    乔弈森听了这话,脸上的表情才稍微缓和:“虽然如此,但是希望你下一次还是要注意,我不希望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触碰。”

    解慕绅士的点点头:“我知道了。”

    这场饭局是乔弈森付的钱,趁着这点功夫,方晴儿给解慕传了一段音频。

    她对解慕说:“你刚刚说阮小溪现在在你那里?”

    解慕说:“是,但是你不要介意,我只是看她十分可怜罢了。”

    方晴儿想起那天乔弈森在听到阮小溪的声音的时候脸上的表情,虽然他从来不觉得乔弈森还会对阮小溪旧情未了,但是毕竟他们两个也是曾经孕育过三条小生命的。

    要说一点也不在乎,方晴儿还是不太确定的。

    “这段音频你可以放给阮小溪听,让她知道乔弈森的心已经完全都在我这里,你直接让她死心吧,就算是她出现在我们的楼下,乔弈森也是不会再见他一眼的。”

    解慕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意外惊喜,他微笑的点头:“我一定会把你的话转达给阮小溪小姐的。”

    方晴儿笑了:“那就拜托你了。”

    随后还没有过多久,乔弈森就回来了,因为刚刚两个人实在是太过放肆了,这次乔弈森回来的时候,看到两个人的行为举止还算是正常。

    方晴儿和乔弈森一起离开之后,解慕先打开这段音频听了听。

    他听着乔弈森在录音中一提起阮小溪的时候那种决绝,还有对待方晴儿的时候无微不至。他已经确认了,乔弈森现在应该已经是完全不在乎阮小溪了。

    他开始的时候废了那么大的经历去接近阮小溪实在是太浪费时间。如今能够用来牵制乔弈森的人是方晴儿。而且乔弈森在这样大的经济合作的时候还会带着那个女人,可谓是十分的在乎她了。

    要是当初阮小溪没有偷听到他的计划,他可能还会直接放过这个女人,毕竟解慕对于阮小溪的印象并不算差。

    只是现在他是绝对不可能让阮小溪活着离开了。解慕的眼神中露出阴狠,现在他还不能动阮小溪,等到乔弈森真的倒台之后,他没有了任何的顾虑,就要把阮小溪捏死了。

    解慕在组织中从小接收到的教育就是绝对不能留有后患,虽然阮小溪已经和乔弈森分手了,但是难免阮小溪不会对他心存怨恨,她的孩子如果有一天能够东山再起,第一个要杀的人肯定就是自己了。

    解慕整理了自己的衣服,他手上带着这段录音,直接坐了车回家。

    毕竟阮小溪这个女人还是十分的有趣,她的反应总是能够超过自己的预想,在她还没有成为自己的枪下亡魂之前,就让他好好的陪她玩玩吧。

    解慕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阮小溪在听到这段录音之后的表情了。

    解慕回到家中的时候,走到阮小溪的面前,他说道:“你知道我今天去做了什么么?”

    阮小溪摇摇头:“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解慕坐在阮小溪的面前:“不要这么说么,我今天去和乔弈森签约了,他已经同意让我进入他的研究中心了,但是这个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方晴儿那里得到了一个这样的录音,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回来和你分享了。”

    阮小溪冷冷的看了男人一眼:“我以前的时候可没觉得你是一个这么聒噪的人。”

    解慕笑了:“你不知道的时候还多着呢,着这段时间里,我会让你好好地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说完之后解慕就直接按下了播放键。

    “我就说你根本就不爱我,你其实心里想的还是那个阮小溪对吧,你根本就不在乎我是怎么想的。”女人矫揉造作的声音实在是让让人作呕。

    “你现在就去直接找她把,你不是喜欢她么?你现在就下去和她抱在一起,也不用我和你订什么婚了……呜……”

    “我怎么可能会像你说的那样呢?她有什么能够比得上你的?你哪里不比她好看?”

    “我又不是眼睛瞎了,怎么可能会选择她呢?”

    男人的声音传进阮小溪的耳朵,这个人的声音陪伴了自己很多了年头,也给了他人生中最好的回忆,可是现在他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让阮小溪痛彻心扉。

    “那你还问我有什么声音么?”方晴儿的声音还在继续,阮小溪却已经不想要听了。

    “那里有什么声音,我就只能够听到你说话的声音。”

    男人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阮小溪的心已经死了。

    解慕关了这段录音:“怎么样?你听之后有什么感觉?对了,你不用觉得这东西是我作假出来的,我还没有那么没品。”

    阮小溪坐在原处一动不动,姿势没有一点的变化,甚至表情也没有任何的变化。

    就在解慕觉得无趣的时候,他却看到阮小溪哭了,不是那种嚎啕大哭,却比那些更加让人触目惊心。

    大滴大滴的眼泪直接从阮小溪的眼睛里渗出,一颗颗淌过阮小溪光滑的脸,溅落在她的手上。

    阮小溪好像看起来没有什么大的情绪波动,但是那眼泪却是真是的反应了她的心。她静静的坐在那里流泪,像是倔强的不希望自己被打败,但是又无法控制自己。

    解慕之前也预想过阮小溪可能会有的状态,她要是真的还爱着乔弈森的话,可能会因为这段录音伤心欲绝。她要真的一点也不在意乔弈森这个人的话,可能会毫不在意。

    但是他还真的没有想到阮小溪会有这种反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