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她在你心中这么重要么
    乔弈森看着方晴儿醒了,脸上的表情越发的温和:“我只是在记录一些最近研制的时候的成果,你知道的,我最近在新开发一种药物。”

    方晴儿听到乔弈森这样一说,忽然之间想起来解慕的事,她忙在乔弈森的耳边说道:“那你成功了么?”

    乔弈森摇摇头,对方晴儿宠溺的说道:“那里有那么的简单,现在正到了瓶颈,要是真的成功我一定会告诉你的。”

    方晴儿沉溺在乔弈森的柔情之中,她说:“我认识一个人,他可能会帮到你。”

    乔弈森忽然之间有了几分的兴奋:“谁?”

    方晴儿:“解慕。”

    刚刚说出这个名字,乔弈森脸上的笑容就渐渐消失了,他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继续把话接下去。

    方晴儿看到乔弈森竟然会这样的没有兴趣,有些急切的问道:“怎么了?难道这个人不足以参加这场研究活动么?我怎么听说他还是挺厉害的?”

    乔弈森笑了:“它怎么可能不足以参与研制呢?我以前就听说过他,但是这人的背景势力极为强大了,一般来说是没有人能够把他请出山的,他被称为一代的医学奇才,我们还是算了吧。”

    方晴儿在乔弈森说这话之前也不知道解慕竟然是个这么厉害的人物,她匆匆忙的说道:“其实我和他还是有一点的交情,不然的话你让我去试试看?”

    乔弈森看着方晴儿的眼神都变了,变得更加的热切:“你说的是真的,你和他有些交情?如果你能够把他带过来的话,那实在是太好了。”

    方晴儿点点头:“我今天就帮你约他出来,你们可以先一起谈谈。”

    果然在当天,方晴儿就直接把乔弈森和解慕撮合到了一起。

    解慕依旧是那样绅士的模样,他说道:“我们又见面了,乔先生。”

    乔弈森起身和解慕握了握手:“是啊,我们又见面了。”

    方晴儿想起来这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是因为阮小溪的事情,她轻轻的咳嗽了两声:“既然大家都已经认识了,你们就好好的聊聊吧。”

    解慕温柔的点点头,对乔弈森说道:“上次见到您的时候,那事情您不介意吧。”

    乔弈森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事,他一把搂过方晴儿:“我当然不介意了,我现在已经和阮小溪分开了,就不会再在意她是和谁在一起,我有了晴儿就已经够了。”

    解慕眼中精光闪烁:“那就好,我可不想如果以后我们有机会合作,中间因为女人的事情优设呢么不愉快。”

    “对了,最近小溪暂时住在我那里,因为她之前租的房子实在是太昂贵,孩子们也不能没有奶妈的照顾,我就把她接过去了。”

    乔弈森的脸上开始有几分的不耐烦:“虽然我们离婚的时候我没有给她什么,但是孩子是她自己要照顾的,钱也是他同意的不要的,我都是按照她说的照办的。”

    “她还说什么以后孩子就和我没有关系了,我巴不得那些拖油瓶和我没有关系,现在她在解总那里装可怜又是怎么一回事?”

    解慕看着乔弈森的厌烦不像是装出来的:“是这样么,实在是很抱歉了,我不知道乔总和阮小溪之间最后那么不愉快。”

    乔弈森:“我和她之间就没有什么愉快的,要不是家里的长辈们把她硬塞给我,我根本就不会娶她。”

    方晴儿听着两个男人一直在谈论阮小溪,就算这女人现在已经被乔弈森彻底的抛弃了,她听着还是觉得有几分的不高兴。

    “所以说我是不是应该走,让你们再继续的说乔总的前妻的事情?”

    乔弈森看出来方晴儿这是不愿意了,他在方晴儿的脸颊上轻轻落下了一个吻,眼神里满是爱意:“怎么会呢?我真是再提起那个女人就觉得恶心,她和她的孩子怎么样都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我现在就只有你了,我们的第一个宝宝虽然没有了,但是下一个一定会是乔家的继承人。”

    解慕不动声色的听着乔弈森的话,看来这个乔弈森真的已经是对阮小溪没有任何的感情了,就连阮小溪现在是和谁在一起都不在意。这样的话他只用握住方晴儿这一条线就好了。

    这样事情就简单的太多了。

    解慕笑着说:“你看我,刚刚说话就已经吧事情说的跑偏了,我其实是一开始就对这研究有十分的兴趣,也是因为这样才会接近您的家庭。”

    “我对您的前夫人也是没有什么兴趣,只是看她有些艰难,所以出手相助而已,我觉得我已经拼命地出现在乔总的面前了,可是乔总放着我这样一个专家不闻不问,我还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能力不足呢。”

    乔弈森:“怎么可能,我只是不敢去麻烦你而已,万一我要是被拒绝了,那不是十分的尴尬么?”

    接下来的话方晴儿已经完全的听不懂了,她在两个人之间,只是看着他们的脸就已经足够了。

    最后乔弈森和解慕决定要合作之后,解慕在乔弈森上厕所的时候了,也在方晴儿的另外一边的脸上落下一吻。

    “谢谢你,我的小甜心。”

    方晴儿其实并没有做什么,她在中间只是做了个引线人而已,这两个优秀的男人其实早就都是有合作的意思的,自己只是小小的推波助澜,就让两个人男人更加沉迷于自己。

    方晴儿觉得自己最近的桃花运实在是太好。

    可就在这个时候,乔弈森却忽然之间出现在两个人的面前,男人脸色极其阴冷:“你们刚刚在干什么?”

    方晴儿被吓了一跳,刚刚她和解慕沉浸在喜悦之中,谁都没有注意到乔弈森竟然去而复返。

    乔弈森一把揪住解慕的衣领:“你刚刚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对我的爱人做出那样的轻浮举动?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解慕看着乔弈森的暴怒,心说这个方晴儿竟然在乔弈森的心中这样的重要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