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阮小溪是一个单纯的有点蠢的女人
    祁哲耀知道阮小溪的意思,这段时间没见,不得不说阮小溪聪明了很多。

    就在阮小溪决定要挂断电话的时候,祁哲耀开口:“你先不要挂断电话,带手机进去,我会直接定位你的位置,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会直接救你出来。”

    阮小溪:“好。”

    可阮小溪刚刚出现在解慕的别墅的附近的时候,就有人拦住了阮小溪的出租车,把阮小溪身上上上下下都搜了一遍。

    果然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阮小溪的手机被搜走的时候,不得不感叹一声解慕实在是谨慎。

    阮小溪被逮到解慕的面前的时候,阮小溪看着她的眼神再也没有平时的柔和,取而代之的是极其的犀利。

    阮小溪:“我的孩子们呢?”

    解慕还是以往那种温和的笑着,阮小溪曾觉得这样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可他如今只觉得虚伪。

    解慕看着阮小溪:“这个应该不用着急吧,孩子们现在正在玩的开心呢,我觉得你一个人抚养孩子的话也是为难了,所以说只是帮你代为照看一下。”

    直到了现在,解慕还是说着这样虚伪的话:“你放心吧,你可能以后都不能陪在孩子们的身边了,我会把他们带回去好好的培养,组织里可是缺少这种贵族的基因呢。”

    一把枪对上了阮小溪的额头:“只是十分可惜了,我还是蛮喜欢你的性格的,比起那个方晴儿来讲,你的性格简直是好上一百倍了。”

    阮小溪就知道自己如果要是直接来到这里,就是这样的境遇,还好她在刚刚已经做好了准备。

    阮小溪推了推解慕的枪:“你在开枪之前,请想好了,我是不是也有第二手的准备。”

    解慕眼神犀利:“你什么意思?”

    阮小溪:“我在来之前就已经把这件事告诉了另外一个人,只要我和我的孩子有什么意外,他就会直接把那些你不想让乔弈森知道的事情,通通都告诉他。”

    “但是只要我安然无恙,就不会有人为难你。”

    解慕一直以为阮小溪就是一个单纯的有点愚蠢的女人,可没想到在这种时候,他竟然还能安排的这样的精心。简直可以说是不可思议。

    如果不是在这样的情形下相遇,他还是真的对这个女人有几分的兴趣了。

    解慕慢悠悠的收回自己的枪:“那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也就只能让你继续在我家做客一段时间了,你放心我绝对不是那种小气的人。我会好好的对待你们的。”

    男人的语气好像就是在招待远方而来的亲戚,要不是刚刚解慕还用自己的枪口对准她的头,阮小溪还真的会以为这个笑面如花的男人,真的像变现出来的那样温柔无害。

    阮小溪道:“所以说现在能够带我去见我的孩子们了么?”

    乔弈森好不容易才让方晴儿喝下了自己下了致幻剂的水,他看着方晴儿一点点的闭上眼睛,这才快步的下了楼。

    可是门外早就已经没有了阮小溪的身影。

    乔弈森问门前的保镖:“刚刚她有说什么么?”

    乔弈森知道现在自己的行为实在不应该,他如果想要阮小溪安全,就不应该在这种时候对阮小溪便显出任何一点的关心,就算是这些一直跟在身边的熟面孔,你都不能够确认哪一个是对方插进来的间谍。

    可刚刚阮小溪声嘶力竭的声音总是一遍遍的回响在他的耳边,他的本意是想要阮小溪能够安全的,但是如果现在阮小溪出了什么意外,那不是得不偿失?

    有个保镖说道:“她没有说什么,就是好像很着急的样子,有个人在一直和她打电话,后来好像是有什么重要的大事,他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电话?

    乔弈森眼睛深沉:“好,你们今天做得好,以后要是见到了阮小溪,绝对不能把她放进来再有机会伤害少夫人晴儿,知道了么?”

    门外的一干人都点点头。

    乔弈森回到房间之中,就拨通了祁哲耀的电话,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乔弈森:“我想拜托你一件事,帮我去查一下阮小溪最近的电话记录,看看是有什么人联系威胁她了么?”

    祁哲耀这边也是一样的焦头烂额,这对夫妻到底是在搞什么,明明还互相担心,那为什么要离婚?

    祁哲耀:“这种小事你还要麻烦我么?你自己的人呢?”

    乔弈森眼神晦暗不明:“我最近应该是惹到了什么人,我不能够确认我身边的哪个人还可以用,小溪的事情最为重要,我要求百分百的安全机密。”

    祁哲耀心说,你要是让我说都不用去查了,阮小溪最后打过电话的那个人是我,在之前威胁她的人是解慕。

    祁哲耀的心脏一阵阵抽动,他忽然之间有了个大胆的想法:“奕森,我如果要是现在和你说一件事的话,你能不能保持冷静?”

    乔弈森皱了皱眉:“你先说是什么事情。”

    祁哲耀道:“这件事事关重大,有关阮小溪的生死,如果你不能够保证自己冷静的话我是不能直接把这件事告诉你。”

    乔弈森:“小溪的生死?究竟是什么事?”

    祁哲耀叹了口气,虽然小溪在那个时候说了一定要让他保密,但这个傻女人有没有想过,就算是这件事不让乔弈森知道,等到解慕到达自己想要的目的之后,阮小溪和孩子们就会成为了没有用的棋子,一样是会被舍弃。

    祁哲耀:“小溪……”

    第二天方晴儿醒过来的时候,感觉全身上下都是酸软无力,身上一阵阵的舒服,自从她开始沉溺于海洛因之后,她就越来越没有办法从正常的**之中得到快乐了。

    乔弈森给她的快乐简直可以说是这几年来的顶峰了。

    方晴儿看到乔弈森正在自己的身旁用笔记本正在记录什么,她娇滴滴的问乔弈森:“奕森,你在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