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话想和你说
    阮小溪听得一阵心寒,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之间有人在阮小溪的背后开口:“这位小姐,请问您是?这病房中的病人今天已经转走了。”

    阮小溪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再回头的时候,解慕已经走到了阮小溪的面前。

    “小溪?你什么时候来的?”

    阮小溪心跳如雷,在刚刚听到了解慕的计划之后,阮小溪知道自己要是在这个时候让他知道偷听的事,自己肯定会死得很惨。

    阮小溪强撑着说道:“我只是刚刚来而已,我想要找方晴儿。”

    解慕的眼中有几分的怀疑,但是他还是笑着说:“你找方晴儿有什么事么?她今天已经办理了转院,其实他的身体一直都没什么,早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家了。”

    回家?

    阮小溪冷笑一声:“回哪个家?乔家?”

    解慕意识到自己可能是说错了话:“很抱歉,我没有戳中你的痛处的意思。”

    阮小溪:“我现在已经重新回去上班了,我的老板告诉我让我去追踪方晴儿的一天。”

    解慕听完之后,轻轻的皱眉。

    阮小溪现在能够说出这样的话,真真假假额说给解慕听,完全就是在掩饰自己自己的心虚。

    她刚刚听到的那些可都是了不得的事情,要是让解慕知道了,肯定会直接杀他灭口,阮小溪在刚刚才知道解慕应该是什么人拍下来的。

    乔弈森正在研制的药剂应该是触碰到了他们的利益,所以他们才会想要从各个方面击溃乔弈森。

    解慕笑了笑:“这可真的是残忍的事情,可是现在方晴儿小姐已经不在这里了,你还是要找她的话就只能……去其他的地方了。”

    阮小溪点点头,现在她也早就不想继续待在这个房间之中了。

    “那好吧。”

    阮小溪回头对解慕笑了笑:“那我就走了。”

    解慕看着阮小溪的笑容,忽然之间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阮小溪越走越快,她必须要尽快的离开这里,这里的人全都是解慕的,要是再待下去,男人要是反悔的话……

    解慕问向旁边的小护士:“你是什么时候看到的刚刚那位小姐的?”

    小护士:“就是刚刚啊,这位小姐一直都站在病房门口鬼鬼祟祟的,也不知道在做什么,所以我就出口叫住她了。”

    解慕:“你说刚刚的她一直就站在门口?”

    小护士点点头:“对啊。”

    “该死!”解慕咬牙,对着阮小溪的背影追上去,说道:“小溪,你等等我,我有话想要和你说。”

    阮小溪一听到解慕的声音就已经吓得腿脚发软,解慕会这时候叫住她,一定是有什么发现,她必须快一点离开这里。

    阮小溪想也没想,直接撒腿就跑,阮小溪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跑的这么的快过,这可是逃命啊。

    解慕在阮小溪的身后恨得咬牙切齿:“来人啊,把他抓住!”

    解慕的声音一落下,周围的医生护士看到自己的东家都发号施令了。每个人都伸出手去拦阮小溪。

    阮小溪现在已经算是到了个绝境,他没想到自己只是日常的接了一个任务,就能够搞出来这样大的动静。

    她横冲直撞的拼命往前跑,因为医院之中本来就是复杂,结果还真的让阮小溪跑了出来。

    解慕看着阮小溪竟然真的跑了出去,他眸色深沉,直接拨通了方晴儿的电话:“喂。”

    方晴儿没想到解慕会给她通来电话,趁着乔弈森去洗澡的时间,接通了电话:“怎么了?”

    解慕:“刚我遇到了阮小溪,她说她决定要再挽回一次乔弈森,你要小心一点,她可能够会给乔弈森打电话,或者直接去见乔弈森。”

    方晴儿慵懒的笑了:“她想挽回就能够挽回的么?乔弈森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她算什么东西?”

    解慕:“你别忘了阮小溪可是乔弈森三个孩子的妈妈,要是她到时候用孩子作为要挟,中间会发生什么意外都还说不定。”

    方晴儿心中一跳,解慕说得对,现在她还没有坐稳乔家少奶奶的位置,万一中间发生了什么意外该怎么办?

    方晴儿:“好,我知道了,我绝对会注意这件事的,我绝不会让乔弈森有机会接触到阮小溪。”

    方晴儿看着乔弈森在桌子上的手机,眼神中精光闪烁。

    阮小溪喘着粗气,想要直接拨通乔弈森的电话。

    可每次拨过去之后,都是:“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阮小溪这才知道,乔弈森竟然直接把她的号码拉黑了,她不由得想要苦笑了,原来乔弈森是真的这样烦她么?就算是两个人不在一起,也不一定会把她的号码都拉黑了吧。

    阮小溪一时间有几分的心痛,但是这样丝毫都没有阻止阮小溪想把这件事告诉乔弈森的想法,就算是分开了,她也不想看乔弈森死。

    阮小溪打算直接去一次乔家,他必须见到乔弈森,他要告诉乔弈森一定要小心解慕,这个男人深不可测,很有可能会害了他的。

    可是阮小溪到了乔家大门口的时候,却被直接拦在了外面。

    阮小溪:“你们疯了么?你们知道我是谁呢?竟然敢拦着我……”

    保镖看着阮小溪的表情有几分的迟疑:“少夫人,实在是非常抱歉了,因为上面专门给了我们命令,是绝对不能够让您再进去的,您就不要再为难我们了。”

    乔家的人几乎都喜欢阮小溪这个少夫人,阮小溪这个人虽然是主子但是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也没有那么多烂七八糟的规矩,实在是个很亲民的人了。

    不像现在屋子里的那位,一眼看上去就是个不好相处的,今天才刚刚搬进屋子里来,就已经给他们一个下马威了。

    阮小溪被直接拦在外面,她知道这些事情也不是他们几个保镖能够做主的,直接在别墅外喊道:“乔弈森!我有话想和你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