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再为乔弈森这种男人伤心
    结果检查了一大遭,都没检查出个一二。

    解慕这个时候才松了一口气:“我刚刚看你的脸色实在是不大好看,还以为你是有什么事。”

    阮小溪有点虚弱的笑笑:“我能有什么事,为了他们不值得。”

    阮小溪的样貌本来说不上是顶尖,但是她每每露出这种倔强的神情,就总会让人觉得有几分的心疼。

    解慕想起房强而那张精致的脸,那个女人虽然漂亮,可惜灵魂是真的已经腐朽了。

    “我送你回去吧。”

    阮小溪原本是想拒绝的,但是她附中一阵阵的绞痛,最后她还是苦笑着说:“那谢谢你了。”

    解慕:“有什么好谢的,举手之劳而已。”

    阮小溪回到家中的时候并没有邀请解慕进房间坐坐,她现在已经是腹痛难当,就连站着都觉得有几分困难。

    阮小溪:“我今天就不邀请你做客了,改天吧。”

    解慕看着阮小溪的脸色并不太好:“好,你好好休息。”

    阮小溪回到自己的床上之后,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梦中他觉得有人在自己的身边照顾,男人用很无奈的眼神看着她:“你啊,总是不听我在说什么。”

    阮小溪想要反驳,自己那里有不听人说话的毛病,可是她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随即陷入了昏昏沉沉的黑暗之中。

    阮小溪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了,房间之中只有她一个人。

    “嗯?”阮小溪有些喜欢过,昨天晚上的时候他明明就感觉到了有人的照顾,为什么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房间中只有自己一个人?

    就在阮小溪迟疑的时候,阮点点从一遍跑了过来,手上拿着个已经湿了的毛巾,看着阮小溪已经醒了,高兴的叫出来:“妈妈,你醒了?”

    阮小溪看着眼前的点点,一般在这个时候,阮点点都会陷入昏迷的状态的,今天为什么会醒的这样的早?这么说来阮小溪才发现在了,最近这段时间,阮点点好像真的醒的越来越早,也精神了很多。

    难道说点点的病快要好了?

    但是,在这个之前,阮小溪还是有一点奇怪。

    阮小溪一把搂住阮点点,问道:“点点,昨天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人进来?”

    阮点点没想到阮小溪会这么问,他吓了一跳:“奇怪的人?没有奇怪的人啊,我们的房间里为什么会有奇怪的人呢?点点可是有好好的看家,保护弟弟妹妹的。”

    说着阮点点就用手上的小毛巾擦了擦阮小溪的脸:“妈妈,你昨天看起来很不舒服,点点照顾你。”

    阮小溪:“昨天是点点在照顾妈妈么?”

    阮点点一脸的骄傲:“当然了,点点能够照顾妈妈的,只是妈妈昨天好像睡得很不舒服,一直在说梦话呢。”

    阮小溪这才知道原来昨天他感觉到的那个人竟然是点点,阮小溪舒了一口气,心中不知道是开心还是失落。

    昨天那个人笨手笨脚的样子实在是太像乔弈森了。

    阮小溪安抚好阮点点之后,就去上街给阮点点买早饭,阮小溪在报停中随意的一瞥就看到了报纸的头条新闻:方晴儿插腿导致豪门婚变,现已经和乔氏总裁订婚,有望嫁入豪门,飞上枝头当凤凰。

    “哎哎……你的粥已经好了,能不能麻烦让一下位置?”

    有人在阮小溪的身后排队,明明已到了阮小溪的位置,但她还是那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阮小溪:“啊,对不起。”

    说完就赶快拿着自己的饭离开了点餐台。

    阮小溪走的时候还听到她后面的人唠叨:“干啥呢么呢?不知道别人还要上班么?磨磨唧唧的。”

    嫁入豪门?订婚?

    这么快乔弈森就已经决定要娶她了么?就这样的迫不及待么?也是,毕竟方晴儿刚刚流产,乔弈森那么喜欢他的话,肯定是舍不得她受委屈的,一定会好好对她。

    没有直接结婚就已经算是慢的了。

    阮小溪苦笑一声,这时候忽然之间看到自己的手机亮了,是祁哲耀打来的。

    阮小溪知道祁哲耀会问她什么,可是她现在一点都不想回答,她直接挂断了电话。

    可是祁哲耀哪里是这么容易就放弃的人,阮小溪一次不接他就打第二次,总不可能一辈子不接通吧。

    终于阮小溪还是接通了祁哲耀的电话:“喂?”

    “你们是怎么回事?怎么这才几天不见,你们就闹到要离婚了?”

    阮小溪听到祁哲耀的声音,苦笑一声:“你去问问乔弈森吧。”

    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祁哲耀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给乔弈森打电话?你是不知道他现在已经多么焦头烂额了么?就算是给他打的话,估计他也没有时间接通。

    阮小溪回到了家中,阮点点正坐在餐桌前等阮小溪回来:“妈妈,你回来了?”

    阮小溪原本在外面的时候,还能够强忍着不落下了眼泪来,但是回到自己的家中,看到阮点点的一瞬间,最近积压起来的那些情绪瞬间就爆发了。

    阮小溪抱着阮点点拼命地流泪。

    她不知道为什么和乔弈森会忽然之间变成了这样,实在是太忽然了,快到让她几乎都没有时间理清楚自己的思绪。

    总之现在乔弈森要和方晴儿订婚了,她明明觉得自己是可以没有任何的反应,她觉得自己是不会难过的,可是在看到那个新闻的瞬间,她还是体会到了心碎的感觉。

    阮点点看着阮小溪忽然之间的崩溃:“妈妈,你是怎么了?”

    阮小溪没有回答他,只是一个劲的哭,后来阮点点也就不再问了。

    等到阮小溪终于收敛好自己的情绪的时候,这才发现点点竟然又一次的陷入了昏迷。

    “点点?”

    阮小溪叫了两声,孩子都没有回应,阮小溪直接把点点放回了床上。

    她想起来今天早上的时候,那个身后排队的人的话。

    是啊,她现在已经没任何的退路了,自己想要好好的照顾自己的这三个孩子,就一定要有钱。

    也是时候去出门找一份新的工作了。

    她没时间再为乔弈森这种男人伤心,就算是今天忘不了他,也有明天,后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