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的一切都和我无关
    但是方晴儿还是介意,在她心中解慕和乔弈森各有各的好处都应该是自己的,她阮小溪凭什么和自己抢?

    阮小溪冷笑一声,她没想到都已经到了这个年纪还能够遇上像方晴儿这样中二的女人:“那实在使抱歉了,我对不起了的是那个孩子,并不是你方晴儿,就算是我应该下跪道歉,也是对这个死去的孩子。”

    方晴儿一直都觉得阮小溪软弱可欺,可没想到阮小溪现在竟然没有那么好对付:“你知道你自己是做了什么么?我告诉你你杀了我的孩子,我可以直接去告你的,你最好现在好好的求求我,我还可能会放过你。”

    阮小溪冷眼看了方晴儿:“随你。”

    说完阮小溪也不管方晴儿是有多么的暴跳如雷,直接就要走出病房,阮小溪觉得自己今天实在是有病,对于方晴儿这样的女人,她就不应该用正常人的方式对待。

    阮小溪走出病房之后,方晴儿对解慕抱怨道:“你看这个阮小溪,明明已经被乔弈森扫地出门了,还这样的傲气,真不知道她有什么好骄傲的,一个破鞋而已。”

    解慕脸上的表情变了变,他说:‘我不是很喜欢听人说出这样的话来,背后议论别人可不是一件淑女的事情哦。’

    方晴儿看着解慕,虽然男人现在依旧是在笑,但是方晴儿感觉现在的男人就是和刚刚不太一样了。

    阮小溪走出病房之后,她心事重重竟然在这个并不算复杂的医院中转了向。阮小溪揉了揉发痛的头:对了,大门是在那一边来的?

    就在阮小溪准备拉住一个人问方向的时候,她看到了乔弈森。

    “你怎么会在这里?”乔弈森看到阮小溪的瞬间,脸上的表情就冷了几分,话说出来都是干巴巴的难听。

    阮小溪想起自己害了乔弈森的孩子的事情,她有几分的内疚,又想起来解慕额事情。说起话来也不如前几天那样的决绝:“我来看方晴儿,向她道歉。”

    乔弈森的表情更加的难看,他直接走到阮小溪的身边,一把捉住了阮小溪的手腕:“给她道歉?为什么你要给她道歉?我有没有在你签字的时候告诉你最近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你是不是傻?”

    阮小溪那个时候脑子都是乱的,根本没有注意到乔弈森在那个时候究竟是和她说了什么

    ,但是那个时候她没有听清楚的话,现在听的一清二楚。

    阮小溪的心中一阵剧痛:“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了,至于我和方晴儿道歉的事情,那也不是说我觉得自己有什么对不住你的,我觉得那是我对不起那个孩子的!”

    乔弈森原本是还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放他的眼神落到阮小溪的身后不远处的方向的时候,他的眼神闪了闪。

    乔弈森一把挥开了阮小溪:“我知道你现在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你想要引起我的注意,我觉得我已经对你仁至义尽,你不要再来触碰我的底线。”

    “我现在爱的是方晴儿,你不要再痴心妄想了。”

    阮小溪简直是想要笑了,刚刚抓住她的手腕的人可是乔弈森自己,怎么现在好像是自己纠缠他了?

    “你放心吧,我是绝对不会对你有任何的感觉的,我也已经告诉过你,我现在有自己喜欢的人了,他和你不一样,解慕他可是一个十分体贴的人。”

    阮小溪现在会提起解慕的名字,完全是因为想把这个人搬出来当做救兵。

    乔弈森本来是能够保持冷静的,但是在听到解慕的名字的时候,他简直是要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解慕,解慕,解慕!你这个傻女人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吗?就一直一直的叫他的名字!让你离他远一点你都是听不到的么?

    乔弈森在暴走的边缘还是控制住了自己,他眼神逐渐冰冷:“那好,既然你这样喜欢解慕,就祝福你们百年好合了,只要你不要再出现在我和晴儿的面前恶心我们,你的一切都和我无关。”

    说完这句话,乔弈森直接就从阮小溪的身边走过。

    在走过阮小溪的身边的时候,乔弈森说了一句:‘希望你能够控制住自己那颗躁动的心,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阮小溪不由得想要苦笑了,躁动的心?心都已经死了,去哪里躁动?

    阮小溪被乔弈森扔在了原处之后,有人走到了她的身边,阮小溪抬起头,是解慕。

    解慕满脸的担忧:‘你没事吧?’

    阮小溪勉强的笑了笑:“没什么。”

    就算是有什么她现在也不可能和解慕说了,解慕在阮小溪的心中已经挂上了怀疑的符号,这个男人应该么没那么简单,刚刚他和方晴儿的一举一动阮小溪全部都看在了眼睛里。

    解慕摸上了阮小溪的额头:“你没事吧?你的脸色看起来实在是太苍白了。”

    被这样一问阮小溪才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是有点不太舒服,自己的小腹一阵阵尖锐的疼,但她是是不太想要麻烦解慕。

    “没什么,反正现在就在医院,我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也可以直接去检查。”

    阮小溪忽然间想到自己这段时间好像是没有来过月事,前几次和乔弈森做的时候也没有用任何的保护措施,该不会又……

    阮小溪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现在她的身边已经有了三个孩子,要是如果在这个时候,她已经和乔弈森离婚的情况之下怀孕,那真的可以说是一件天大的坏事。

    解慕肯定是不知道阮小溪究竟是有什么不舒服的,他说道:“不管是怎么回事,你现在的脸色看起来实在不正常,就像你说的,现在我们就在医院,我们直接去检查一下好了。”

    阮小溪被解慕拉扯着做了个全身检查,这样一折腾,她的肚子更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