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已经不是乔家少奶奶了
    阮小溪最几天总是会想到那个孩子,自己也是曾经失去过孩子的母亲,她知道那种感觉是有多么的痛苦。

    阮点点问道:“那的确是妈妈做错了吗?”

    阮小溪想起那天的场景,她叹了口气:“是啊,是妈妈做错了。”那天要是她没有甩开方晴儿的话,应该就不会有之后的事情。

    阮点点想了想:“我觉得既然是做错了,不管那个人多么让人讨厌,也是应该对她说句抱歉的,不管她接不接受,至少我是表明了自己的歉意。”

    阮小溪听了阮点点的话,直接愣了。他没有想到点点这样小的年纪,竟然懂的事情比自己还要多,在某些事情上的做法可以说得上是成熟。

    阮点点有点紧张:“妈妈,是不是点点说错了什么?”

    阮小溪摇摇头:“不,点点说的很对,说的很好,不管怎么样,那个时候毕竟是我做错了,做错了就应该承担责任。”

    阮小溪已经有了这样的想法,就直接去了医院,打算去看望方晴儿,她也不指望这个女人能够原谅她,但是她还是想要表示一下自己的歉意。

    阮小溪来到医院的时候,正打算推开病房的门,就看到屋内还有一个人。

    解慕。

    阮小溪皱了皱眉头,这个人怎么会在这里?而且看起来还和方晴儿相谈甚欢的样子?他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病床上的方晴儿早就没有了前几天看到的那样的苍白,她满脸是笑的和解慕说着什么,解慕绅士的听着,还在她的身边帮她削着苹果。

    阮小溪总局的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貌似自己在医院中住的这段时间,解慕也经常会这样的来陪自己,只是她不会像方晴儿这样的开心罢了。

    解慕把手上的苹果切成了几瓣,方晴儿直接就伸出嘴去解慕的手上够,她的舌尖舔过了解慕的手指,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十分的暧昧。

    解慕不动声色的抽回了自己手,脸上绅士的笑容没有任何的变化,他像极了一个精致的人形娃娃,面对各色各样人的情绪都一一接受,却总是保持着一种矜持的姿态。

    虽然解慕看起来好像是拒绝了方晴儿的示好,但是他还是温润的笑着,没有让她感觉到丝毫的尴尬。

    如果说那时候解慕接近自己是因为当初自己救助过他,那么现在解慕接近方晴儿的原因又是什么呢?难道说他们原本就相识?

    阮小溪想起来那天在医院中初遇方晴儿的时候,一点也不能够看出来两个人是旧相识啊。

    难道说解慕想要接触的人并不是自己,而是乔弈森的枕边人?

    他没有一个特定的对象,只要谁是乔弈森在乎的,他就会出现在那个人的身边。

    阮小溪被自己大胆的想法骇到,那这个解慕会这样做的原因又是什么?他为什么会这样的处心积虑?

    就在阮小溪沉浸自己陡然生出来的看似荒谬的想法之中的时候,屋中的方晴儿注意到了门外的阮小溪。

    “嘭—”的一声巨响炸裂在阮小溪的耳边,方晴儿竟然用了桌子上的茶杯对着病房的门扔了过来,还好阮小溪是在门外,不然的话自己肯定就遭了秧。

    那茶杯中还有滚烫的茶水,阮小溪透过病房门上的透视玻璃,都能够看到地上丝丝缕缕冒出来的白色水蒸气。

    阮小溪隐约听到屋内的女人的声音:“你来干什么?你还害我不够么?”

    方晴儿的声音可谓是穿透力十足了,这样的特级病房的防护都抵挡不住她的声音。

    阮小溪舒了一口气,她今天本来就会说要和方晴儿说句对不起的,虽然方晴儿自己也不是什么好货色,但还是孩子真的是何其无辜。

    阮小溪推开房门,就听到加了分贝的女人的嘶吼声,方晴儿恶狠狠的看着阮小溪:“你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你难道不知道你自己现在已经不是乔家的少奶奶了?”

    “我要是想捏死你,简直是比捏死一直蚂蚁还要容易。”

    阮小溪嘴角勾起一点冷笑,开始的时候她还担心方晴儿会不会因为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伤心拿过一蹶不振,现在看来真的是自己想的太多了,这女人看起来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解慕在方晴儿的面前,听到女人的话,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毛。

    阮小溪对方晴儿说:“我这次来就是想要对你说一句抱歉的,那天我实在不是有意。”

    方晴儿要是这样容易打发那就不是方晴儿了,其实她原本就没有怀上乔弈森的孩子,那天阮小溪的确是把她推到,但是她那个时候身下的血完全是因为自己来了月事。

    之所以这个医院的医生会帮她演了这场戏,是因为她早就花了大的价钱买通了医生。

    她本来还在想自己要怎么才能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一直欺瞒乔弈森,毕竟乔弈森也不是一个傻子,她可么没有觉得自己能一直欺骗他。

    这下好了可算是有了一个好机会,方晴儿利用了这个机会直接解决了自己的困难,还把锅都摔在了阮小溪的头上。

    听着解慕的意思是阮小溪已经被乔弈森逼着签下了离婚协议书,现在的阮小溪已经彻底的没有了任何翻身的可能。

    在乔弈森的心中,阮小溪可能已经变成了一个不择手段的贱女人。

    方晴儿:“你害死了我的孩子,怎么可能这样简单的放过你,要是对不起有用的话,世界上还需要警察么?”

    阮小溪看着眼前的女人:“那你想我怎么做?”

    方晴儿转着眼睛想了想:“这样吧,你直接给我下跪的话,我考虑考虑。”

    方晴儿只是想看阮小溪难看的样子罢了,她自从接触了解慕之后,就觉得这个男人实在是完美,她可是还记得解慕在最初遇见的时候可是装成了阮小溪的情人的样子。

    虽然解慕之后也有解释说两个人的关系其实并没有那样复杂,只是在那个情况下,他没有办法推开阮小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