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不想你总是不开心
    阮小溪现在虽然已经对于乔弈森没有任何的留恋,但是被一个小三在头顶上叫嚣,这是让她无法忍受的。

    阮小溪冷笑一声:“实在是抱歉了,只要乔弈森的离婚协议书下来,我就会签上自己的名字,但是在他还没有把协议递到我的面前的时候,我就依然还是他的妻子,就轮不到你在我的面前大呼小叫。”

    阮小溪说完这句话就不想再看一眼方晴儿这个女人,空有一张漂亮的面孔,可是这心思实在是太丑陋了。

    方晴儿怎么可能看着阮小溪直接离开,她一把拽住了阮小溪的手腕:“不行,你不能够走,我们一起等着奕森回家,我一定要亲眼看着你签名。”

    方晴儿可是好不容易找到的机会傍上了乔弈森,要知道她得到这个机会可是多么不容易,现在眼看着自己就要成为乔家的夫人,怎么能够再拖?

    阮小溪被方晴儿弄的实在是头大,她甩了手直接想要把收回自己的手,可是随即就听到一阵椅子被拖动的声音。

    阮小溪回头就看到方晴儿跌在地上,她正脸色惨白的的坐在地上,满脸都是冷汗。

    “怎么回事?”

    门外忽然间传来一个男人冰冷的声音,阮小溪抬头就看到了乔弈森的脸。

    阮小溪一时间有几分的惊慌,她后退了两步,摆手说道“我不是有意的……”

    乔弈森径直走到方晴儿的面前,他直接把女人抱了起来,对屋外的佣人喊了一句:“来人,送夫人去医院。”

    阮小溪愣愣的看着乔弈森,刚刚他说的是夫人?

    乔弈森抱着方晴儿直接从阮小溪的身边经过,甚至都没有给她任何的一个眼神,男人匆匆的从她身边离开。

    阮小溪自嘲的笑笑,原来有没有这个离婚协议都是无所谓的,乔弈森早就已经把方晴儿当做是自己的妻子了。

    阮小溪也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虽然说方晴儿并不值得同情,但是她刚刚会摔倒的确是有自己的原因,这一点是没有办法否认的。

    阮小溪极为唾弃方晴儿,但是和这个孩子还是无辜的,她打了车去了方晴儿治疗的医院。手术并没有进行太长的时间。

    方晴儿再被推出来的时候,脸上血色全无阮小溪听到医生对乔弈森说:“孩子已经没有了,我们实在是已经尽力了。”

    阮小溪的心脏狠狠一缩,是我……是我害死了这个孩子么?

    乔弈森跟着方晴儿的车一起进了病房,阮小溪在门外也能看到乔弈森对方晴儿多的么深情,方晴儿在病房中哭的梨花带雨,那样楚楚可怜的模样实在是我见犹怜。

    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乔弈森才从房间中走了出来,方晴儿已经睡了过去。

    阮小溪看到乔弈森走出房间的时候,猛地后退两步,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面对乔弈森,虽然并不是有意,但是她的确是害死了这个孩子。

    “哎呦。”

    阮小溪在后退的时候,直接撞进了一个人的怀中,阮小溪抬起头,就看到了解慕的脸。原来是她刚刚在后退的时候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直接就把人挤在了墙上。

    “对不起,对不起。”

    阮小溪慌乱的想要离开解慕的怀抱,就听到乔弈森冰冷的声音:“阮小溪,你还真的是好手段,一边有着新欢,一边又要害死我和晴儿的孩子。”

    阮小溪的喉间一紧,她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又什么都不能说出口。

    乔弈森死死的盯着阮小溪:“我没想到你竟然是一个这样恶毒的女人,我已经答应晴儿今天就和你离婚,你直接来签字吧。”

    “我会留着你的命,也是因为晴儿一直在为你求情,不然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乔弈森说这句话的时候,一阵冰寒直接冷到了阮小溪的心里。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乔弈森助理手上的文件之上签上自己名字的。

    阮小溪浑浑噩噩,直到坐上车的时候才有了一点的意识。

    解慕在前面开车了,有些担忧的问她:“你还好吧。”

    阮小溪苍白着脸点点头,在今天一天之中,她和乔弈森签了离婚协议,害死了方晴儿的孩子,变成了一个杀人凶手。

    阮小溪头痛欲裂,她想起刚刚乔弈森冰冷的表情,男人这副模样她曾经见过,以前的时候,面对那些和他有过一夜情,还妄想要得到更多的女人,乔弈森就是用那样的冷淡模样打发她们的。

    阮小溪苦笑,她忽然之间想到,在现在的乔弈森的心中,可能自己就已经是那样的存在了吧。

    解慕看这阮小溪竟然还能笑出来:“小溪,你真的没有什么事吧?”

    阮小溪摇摇头,她忽然想起来了些什么,问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解慕:“你又忘了,这可是我的医院,我们怎么也算是朋友,听到是乔家的事情,我就直接赶过来了。”

    阮小溪听着解慕的话:“那这样说来的话,你还真的很重情重义,我只是帮了你一次而已,竟然能够让你紧张到这种地步。”

    阮小溪的话中已经把自己的怀疑表露无疑。解慕实在是每次都出现的太过于凑巧了,实在是让阮小溪没有办法忽略。

    解慕:“阮小姐你这样的话就让我有些伤心了,我的母亲可从小都教育我要知恩图报,我要是被你是以援手,但是之后就不闻不问,那样的话阮小姐你会觉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再说,我也只是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关怀自己的恩人而已,阮小姐也不用介怀。”

    阮小溪被解慕的话顶的不知道怎么反驳,解慕话里的意思实在是十分明显了,是在暗指自己想得太多,小人之心了。

    ……

    阮小溪在家中呆了几天,阮点点都发现阮小溪的魂不守舍,问道:“妈妈,你告诉点点,是不是你发生了点什么事情?我不想你总是不开心。”

    阮小溪眼神有几分的迷离:“点点,你说要是妈妈做错了一件事,但是这件事情牵连到了妈妈最讨厌的一个人,我应不应该道歉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